去世界的尽头创造世界

大约四万年前,一个尼安特人部族袭击了一队因为外出捕猎走得太远的智人。他们像对待猎物一样对待这些俘虏,将他们宰杀、分食。

随后不久,附近的几个智人部落联合起来对这个尼安特人部族发动了猛烈的报复。部族的领袖们遭到残忍凌虐,最后作为贡品血祭。剩余的部族成员们也在经受不同程度的虐待之后被屠杀殆尽。

他们的血肉大部分被埋入黄土,作为肥料滋养了智人部落在新领土上实验性种植的农作物,同时也滋养了那里的杂草和树木。植物的种子被高原来的风带往南方,一条长河顺着风向蔓延,种子便沿河落地,生根发芽、长出枝叶,又孕育出新的种子,顺风南飞。

一代又一代过去,那里的智人们扩张、纷争,在抢夺来的土地上种满新的作物。在战斗中死去的人们化为黄土,与开荒时烧成灰烬的草木一起被雨水冲刷,汇入长河,顺流直下。下游的植物吸收了这些逝去生命的养料,发育得枝繁叶茂,它们结出饱满的果实,将平原上的动物们喂养得无比肥壮。在这里,花鸟鱼虫都享有着来自死亡的慷慨恩赐,于是终于有人发现了这片鱼米之乡。随着人口大量迁徙到此,这里建立起城市,孕育出文明,而上游的人们将原本就不富足的土地消耗殆尽,在困苦中死去,同样化为黄土,顺着长河流往下游,但人们早已将祖先遗忘。

直到某天,一个文明世界的探险者出于对蛮荒的好奇迈出了第一步。他开辟出的路线引导着更多的人向北探索。人们挖掘出那些尼安特人的头骨,将它们带回文明世界巡回展览。

站在橱窗前的人们想象,自己的祖先们曾在四万年前曾被这些尼安特人作为食物吃掉,滋养他们的血肉。组成这些血肉的原子又在尼安特人们死后归入尘土,被长河带到南方,融入那里的万物。它们留在那里,和世代一起轮转,进入那里的一草一木,也进入每一个人身体里。

就这样,身体里带着那些尼安特人原子的文明人类,现在站在橱窗前,各怀感慨地观看那些尼安特人的头骨,啧啧称奇。

没有人觉得看到的是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