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3

我现在没有外婆,也从没见过外婆,甚至我爸也没能见过我的外婆。

就算有,也不会是这样疯狂的外婆,因为从名字我就知道。我家也没有这样疯狂的基因,这,我从来就知道。

那种疯狂,可不是我们封建传统下的产物。

那种疯狂,可能转变于很深厚的感情,来自于很深刻的痛苦。

那种疯狂,也可能是厚植的爱与保护,是对从众和墨守成规的反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