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氏三十五

图片发自简书App


心情被夏火烧得通红

风想翻译暴晒的阳光

诗歌的脾性不好

与曾经的光膀时的童年一起

酿成一杯杯黄酒

又被知了翻唱着

摇曳步舞

曲谱对它们来说是多余的

理解不理解已然不再重要

稻草人

才是诗歌的意象

而知了

又是意象的抽象

其实

还有愚之

都是诗歌的抽象

三十五度

一切早已晒成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