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过你有病我有药》之七 男孩的心思你别猜

(一)

冬去春来,寒假回家过了一个春节,转眼又到了一年的开学季。

解小哥摊开他那半人多高的行李箱,兴致勃勃的掏出一大堆土特产,什么烤大虾干扇贝酱爆螃蟹各种特色肠……满满的摆了一桌子,我看了眼全是食物的箱子,问:“你的衣物呢?”

“没带。”

“为什么?”

“腾地方给你放吃的。”

“……”

对于在内陆城市长大的我来说,体块这么大的海中食物,都是新鲜玩意。我左手拿虾右手举蟹,放进嘴里一通乱嚼,只能砸吧滋味,根本没吃到精髓。解小哥看我吃得凶残,赶紧麻利的过来给我去壳,三两下就扒光了海中怪兽的衣服,再把肉统统塞进我的嘴里,我吃得不亦乐乎,大快朵颐的咀嚼着送进嘴里的一切,正吃得起劲,就听解小哥惨叫一声:“我的手指……”

吃饱喝足,我才想起自己也山长水远的给小哥带了东西,打开背包,从里面拎出两个绑在一起,单个足有五六斤重的大粽子:“这是给你带的特产,自己家包的,纯天然无公害特好吃,我为你千山万水的扛来两个,一个煮着一个炸着,都让你尝尝。”

小哥之前吃过我也称之为特好吃的鸡蛋粥,现在心里满满的都是阴影,再看着这两个能防身用的铁锤粽子,头都大了,话语中无限哀伤:“这个……这个吉尼斯级别的巨无霸,咱俩能吃得完吗?”

“不是咱俩,是你,我辛苦背来的,你看着办吧。”

解小哥眼泪都快下来了:“要不,给其他人分分?”

“其他人有别的礼物,你就甭操心了,这是给你的特供。”

小哥哭丧着脸拎起粽子掂了掂,直犯嘀咕:“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陈可汗他妹?”

“陈可汗是谁?”

“九七拳皇里那个扛着俩铁锤到处走的胖子。”

我白他一眼:“少废话,为了扛这两锤子,我腰都快废了,你要拿出点诚意,把铁锤给吞了,不然我告诉我哥去。”

解小哥一脸为难的用手敲了敲粽子:“哎呀,你说这又大又硬的粽子,这……能好吃吗?”

我拍拍胸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

解小哥还不死心:“臣禀大王,寨中没锅没灶,无从料理此物,如何是好?”

“这你甭管了,中午咱俩食堂见。”

解小哥长叹一声被我支走了,我借了师姐的厨房,鉴于我的零厨艺,我请师姐帮我把两个粽子收拾妥当,煮的炸的各留下一半当谢礼,然后带着满满两个饭盒的粽子在食堂等小哥。

小哥第一次吃肉粽,看着一煮一煎两大盒粽子,眼睛一闭,做好了多一次心理创伤的准备,小心翼翼的各尝了一口,忽然不说话了。

我满脸期待:“怎么样?”

解小哥眼神空洞的咂咂嘴:“咽得太快,没尝出来……”

为了减少味觉伤害,敢情你是生吞啊?

我把盒子往他面前又推了推:“有的是,你慢慢尝。”

解小哥叹了口气,再次举起筷子。

“怎么样?”

“不好说。”

“说!”

“不说了,小的用行动来表示对大王的一片忠心。”

(二)

半小时后,两个盒子被消灭干净,吃了一肚子不好消化的糯米,我俩溜达了一会小哥就开始直冒酸水,实在难受,小哥只能又吃了两包碱性的苏打饼干外加一包花生米才制止酸水,他拍拍滚瓜溜圆的肚皮叹口气:“鸡蛋粥是当场毙命,大肉粽是慢性中毒,我就快练出金刚不坏之身了。”

“我还有很多土特产没给你尝呢。”

小哥打了个饱嗝,艰难说道:“以后别再给我捎东西了。”

我一听就不高兴了:“我费劲巴力给你带吃的,你就这么不喜欢?”

“你傻啊,不喜欢我能吃完吗?我这不是怕你累着吗?”

“那我不是想带来给你尝尝嘛。”

“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

“什么时候?”

“陪你回娘家的时候。”

“……”

我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总觉得这世界变化太快,能坚持下来的东西又太少,我害怕承诺,更怕承诺落空,我和解小哥在一起,从来不说也不想以后的事。

但解小哥不同,跟我在一起的第一天,他就拉着我的手认真跟我说:“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我既然决定要跟你在一起,就是做好了以后要跟你结婚的准备,如果有一天我们要分手,主动权也在你手上。”

“什么意思?”

“就是无论你怎么作,我也不会跟你提分手,除非你跟我提分手。”

“哈哈,那敢情好。”

“不过,你提分手的次数不能超过三次,第三次我就会当真。”

“还要三次才能当真?我像是这么爱开玩笑的人吗?”

“我是怕你再也遇不到我这么好的人,所以多给你两次机会。”

“……”

当时刚满二十岁的我觉得结婚就像天方夜谭,觉得刚确定恋爱关系就谈结婚的解小哥是个奇葩,虽然他的告白让我有些雷,但他对这场恋爱的认真态度和对以后的长远计划却让我这个从小生活在吵架和随时离婚的家庭里的人来说,尤其的记忆深刻。

日子一天天过,大学里无非就是吃饭睡觉谈恋爱,没有职场中的勾心斗角和每月催命的房贷车贷,最大的难题,也不过是挂科和补考。

我是及格万岁党,能考六十绝不拼六十一,每次考试临近,我们宿舍就集体写小抄,贴得满身都是,夏天还好说,把裙子一撩,大腿上整版的风湿膏上都是答案,让我养成了一闻这味就觉得特安心的习惯,一身的风湿止痛味,走过路过,闻到一个味的,都是同道中人。

靠着这法子,我还每次都能踩着线过去了,跟学霸小哥在一起后,我更放心了,有了这个行走中的答案,我连小抄都不用准备了。

没想到考院里的英语四级时,小哥提前把一沓复习答案丢给我,让我在考前把这些都看了。

我把资料丢回给他:“我最近在追剧,宿舍就那几个时间段有电,我根本没时间看这些啊,考试时你就给我传六十分的答案就行了,不用搞这些个形式了。”

小哥认真脸:“不行。”

“啊?为什么?”

“我是帮人作弊的人吗?”

“啊?那我怎么办?”

“自己看书。”

我很生气,弯也不遛了,早早的回宿舍看片解气去了。

(三)

第二天小哥就拉着我上自习,我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陪太子读书,但我惦记着韩剧,哪里坐得住?就跟小哥说:“你在身边我都没法安心复习,我还是自己在宿舍复习吧。”

小哥本来不同意,想想又有点道理,于是临考试前的半个月,我和小哥除了在一起吃饭,其它时间都是各自安排。

拿着小哥辛苦为我划出来的重点资料,其实我是打算着看了一集电视剧之后就抽空看看的,很但宿舍里大家打游戏的打游戏,视频的视频,氛围实在太好了,我这人基本没什么自制力,很容易被腐蚀同化,跟着热烈的气氛一看就看到了断电前的几秒钟,等一片漆黑时才想起看书这茬。

猴舍长躺在上铺,听我在下铺唉声叹气,安慰道:“放心吧,小哥不救你我救你,我把小哥给你的复习答案抄全了,等交卷路过你身边的时候,我把答案丢给你。”

我一听那个感动啊,果然还是舍友情深,悄悄给猴舍长又塞了条巧克力:“不要写太多了,六十分就行。”

考试的前一晚,小哥问我:“给你的资料你看完了吧?”

“看完了。”

“你撒谎。”

“你怎么知道?”

“你每次一说谎准抠鼻子。”

瞒不住了,我只能坦白:“放心吧,猴舍长会给我传答案的。”

事到如今,小哥也没法了。

考试当天,猴舍长一起床就不顺,先是牙刷掉地上了,出门又忘了带准考证,好不容易坐到了考场上,刚开考半小时,就被监考老师逮着了。

舍长被监考老师请出去的时候,还英雄一般的嚎了一嗓子:“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你们好自为之吧!”

因着舍长这句拉人陪补考的话,接下来的时间里,监考老师就像长了八双眼,火力全开的扫射着整个考场,所有拿着小抄的人都暗骂着已经在外面吃豆包的舍长,我在心里长叹一声: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看来这次的补考是躲不过了,早知道就应该听小哥的话,看一眼他给的资料啊。

我望了一眼远在三排之外的小哥,他淡定的低头答题,看都没看我一眼,我心里一横,心想反正这次补考的人不能少了,丢脸也不止我一个,我拿出笔来,准备开始乱填。

就在此时,就听得后面一阵脚步声,小哥快速走过来,路过我旁边的时候,手一抖,留下一个小纸团,他身形高大,竟然挡住了监考老师的视线,我都快吓尿了,没想到在这么严的考场里,小哥还敢顶风作案。拿着小哥冒着零蛋风险给的纸团,我小心翼翼抄够六十分,在最后的三十分钟里,趁着监考老师分神,我又把纸团传给后面的舍友们。

因为小哥的帮助,我们宿舍除了猴舍长,全部低空飞过,舍长捶胸顿足:“失策啊失策,我怎么就没想到,小哥肯定不会不管你这个学渣呢?”

为表对小哥打脸相助的感谢,我屏住呼吸,亲手给小哥扒我最讨厌而他又最喜欢的大蒜,自从跟我在一起后,小哥就没在我面前吃过蒜,现在看我主动给他扒蒜,深感满意。

我把几颗扒得惨不忍睹的蒜放到他的碗里,跟他说:“帅哥,这次的期末考试就拜托你了。”

小哥边嚼蒜边摇头:“我是帮人作弊的人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