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宇宙(7-4)

96
东旭鹰
2017.05.28 08:22* 字数 5227

原创连载

序言及卷首链接

上一章

第七卷 光暗交错

第四章 旧情难舍

厄尔莱的拳劲、塞文的毒液,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容易化解,洛汾臣与杨戬只是暂时用异能控制住自己的伤痛,再以二郎变身术化为跳蚤逃出。一离开地下室,两人就重新化为人形。

厄尔莱的持续猛力攻击,造成大幅度区域地震,让宪兵队驻地遭受巨大损失,甚至有一栋七层高的大楼被拦腰截断,质量如此之差,也不知那家建筑公司是否建完大楼就立即自行解散。

于是,断楼中没来得及赶往外围的官兵,有不少人被压在断壁残垣中。本应在外围死守的宪兵们,急忙一边叫救护车,一边进入救人。

趁此机会,洛汾臣和杨戬趁乱伪装成刚从断楼里逃出的伤员,顺理成章上了救护车去了医院,最后又带着那神秘的小盒子消失在病床上。

两人几次变幻外貌与身份,绕了幻都星半圈,才从光明区域走入黑暗区域的某处地下通道,回到了秘密基地。

刚进入基地,金毛等就兴奋告诉两人,西岐来人了。

洛汾臣、杨戬大喜,立即奔往办公室,却刚刚接近,便听到了管鲜的吼声:“你就是一个叛徒,你应该接受西野门的内部调查!如果不是因为你,盛迪就不会死,你必须承担全部的责任!”

接着,又传出周宫翔的声音:“三师兄,你不要激动,这怎么能怪他呢?他在西岐兢兢业业为我西野门立下汗马功劳,不能因为那个人是叛徒,就说他是叛徒!”

管鲜:哼,如果他当初处决了那个叛徒,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这时,又有一个熟悉声音响起:“三师兄,放过那个人,不去计较,是当时掌门临终前的嘱咐。虽然那个人堕落到今天这地步,我也应承担少许责任,但我绝对不是叛徒!”

管鲜:你别拿师父来压我!师父临死前说的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你说师父让你放过那叛徒,也许师父是让你杀了那叛徒,你故意篡改师父的命令来袒护叛徒。就像你把掌门令牌交给姬发,如果真是师父遗命,你为什么在柴桑星时不说?哦,现在你到说了,师父让姬发当掌门,让我跟老四辅佐,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你以为你就是师父了,是吗?

听到这里,洛汾臣与杨戬顿时明白过来,这一定是他们熟悉的吕尚来了。不过对于吕尚的身份,杨戬是一清二楚,却始终没有人告诉洛汾臣,吕尚还是玉虚在金乌星系的负责人。

如今,听到那讨厌的管鲜又在为难老友,洛汾臣不耐烦地一把拽开门嚷了起来:“干什么,那马娣当初还是老掌门亲自收入西野门的,如果说跟马娣有关系的就是叛徒,难道老掌门也是叛徒吗?”

管鲜:(更怒)洛汾臣你说什么,不许污蔑我师父!

洛汾臣:那我也不允许你污蔑我朋友!

管鲜:(冷笑)对啊,吕尚是你朋友,他以前还故意隐瞒自己是个异能人的事实,你们都是一伙儿的,都是叛徒,是不是?

周宫翔:(忍无可忍)三师兄,如果我们西野门中有本事的异能人都是一伙儿,都是叛徒,你我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别忘了,雷震子也是异能人,而且也跟吕尚、洛汾臣是老朋友,你是不是也要说雷震子是叛徒?

管鲜:(尴尬)这个……我……我没这么说。对了,洛汾臣,盛迪的尸体呢?

洛汾臣:(没好气)跟我出来!

见洛汾臣如此无礼,管鲜又要发脾气,被周宫翔匆忙哄了出来。

当盛迪的尸体从并行空间中被搬出,移到事先放好的棺材中。周宫翔、管鲜等四名西野门首批弟子不由潸然泪下,其他人目睹尸体的惨状,也是悲漫心头、怒生胆边。

根据吕尚的建议,盛迪被火化后,骨灰将由吕尚带回西岐星,安葬于西野门烈士大楼。那座大楼内已经摆放了近千万个骨灰盒,其中大半是在西岐星及附近牺牲的战士,就算尸骨无存,也会设置灵位以作纪念。

不过,管鲜自己不愿去西岐,也不肯就此放吕尚离去。因为马娣始终是幻都星西野门弟子的心腹大患。毕竟马娣在羑里城生活了太久,周宫翔、管鲜、毕高、罗切芬利、洛汾臣,她个个脸熟。至今,马娣依然还在幻都星上开着夫妻炸鸡店,这说明她对西野门的威胁依然存在。

就算马娣肯就此离去又如何?她已经触及了不出卖同门的底线,即便是身为西野门老六的采尔多乌,也因出卖哪吒和企图开设假西野门,而最终死于伯邑考跳楼处,那么区区吕尚的前妻更加不可以例外。

按照管鲜的建议,必须让吕尚亲自来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便不足以证明吕尚对西野门的忠诚。

毕高和罗切芬利对此十分赞同,周宫翔等人也一时无话可说。不过,吕尚坚持要将事情始末调查清楚,才肯自己下手,他现在毕竟是西岐军顾问,他与管鲜争执起来,管鲜也拗不过他。

因此,当马娣提心吊胆卖炸鸡的时候,见到了她最不愿见到的人。

吕尚看似轻松平常,买了份炸鸡便在店内坐下品尝,一切都和普通客人没什么两样。实际上,他已暗暗观察了马娣现在的模样,心中无限感慨。

真是岁月无情啊!当初见马娣时,虽然她算不上什么美女,也算是有几分姿色。而如今的马娣,已经再无丝毫青春痕迹,完全是市井妇女的模样。

外貌的改变也就算了,在马娣眉宇之间似乎充斥着无限愁思与恐惧,让她显得如同五十多岁一般,而她明明才刚过三十啊!

吕尚吃完不健康的油炸食品,便转身离店,走过两个街口,进入一个还未进入黑暗的僻静公园,孤独地坐在长椅上貌似闭目养神。其实他的内心就像炸鸡锅内的滚油,久久不能平息。

过了没有几分钟,有人也坐到这张长椅上,闻到隐隐传来的油腻气息,吕尚知道来者必然是马娣,她总有办法溜出炸鸡店。

两人不知在这张长椅上坐了多久,谁也没有看对方一眼,谁也不肯起身离开。

马娣终于忍不住目不斜视地问了一句:“吕尚,你又结婚了吗?”

吕尚:(摇摇头)没有!

马娣:(惊奇)听新闻说,你已经是西岐军的顾问了,难道西岐星上就没有你喜欢的姑娘?

吕尚:有的人,一辈子可以有很多次爱情。有的人,一次爱情就可以将他这一生的激情耗尽。我已经年近四十,没有那份激情了。

马娣:那……就没有女孩子喜欢你吗?

吕尚:(苦笑)我颜值很低,又忙于军务政务,我这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不是女孩子喜欢的类型。实际上,你也没有真正喜欢过我,不是吗?

马娣:(略怒)不是我没喜欢过你,是你不懂女人的心!

吕尚:(不由感慨顿生)是啊!我从来都不懂女人的心,只是一味地自相情愿地投入。我从来没有认真想过,我爱的人到底需要的是什么!所以我最后只能选择放手!

马娣:你是选择了你那愚蠢的信仰,选择给西野门殉葬。虽然你现在了不起了,当了小小西岐星的顾问,但你们胳膊再粗,能扭过大腿吗?迟早还不是被殷商军剿灭!你别傻了,你这样下去,你什么都得不到!

吕尚:马娣,我从来不了解你,你又何尝了解过我?我需要的是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马娣:(怒)我根本就不想知道,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点用都没有,只能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无穷无尽的苦恼,你不懂吗?

吕尚:是啊,我的麻烦与苦恼确实很多,但你呢?你现在似乎比我还麻烦,还苦恼。

马娣:那还不是你害的!你在西岐星当顾问的事情,通过殷商军三山军团传出来,在朝歌的我就被星龙社注意到了。他们本来想派我去西岐星找你,看能不能劝你弃暗投明。但我已经又结了婚,我不想去,他们见到我以后,不知为什么也放弃了这个想法。可是,他们又让我到这幻都星来,非让我帮他们找什么西野门的大人物,因为他们确定你吕尚的前妻,一定认识西野门的高层成员。

吕尚:结果你没有让他们失望,你出卖了盛迪师兄!

马娣:(眼中含泪)那你让我怎么办?我只是一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的普通女人,我不想在这幻都星提心吊胆地生活着,我想回朝歌继续过我的生活,所以我才……但出卖了盛迪师兄又有什么用?他们还是不肯让我回去,非要让我再抓一个西野门叛党。我只是个普通女人啊!我无法自己做主啊!

吕尚:唉,对不起,确实是我害了你!

马娣:你现在知道对不起我了,当初你如果肯跟我一起悔过,就不会有这种事了!

吕尚:是吗?也许最好的结局就是,在这里提心吊胆认人、出卖西野门的是我,而不是你。

马娣:反正……反正我现在都是被你害的。

吕尚: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不会悔过。因为殷商会的紫寿、卓尔文之流心中无人民,他们只相信自己的强权与诡计,相信军阀暴-政与特务统治,这样的社团不会给金乌人民带来幸福,只能带来无尽的苦难。

马娣:(不耐烦)够了,我不想听你的大道理,那些大道理跟我这样的小老百姓没有关系!

吕尚:但这些大道理跟金乌人的后代子孙有关系。

马娣:子孙自有子孙福,你想那么多干什么?管好你自己这一辈子就够了!

吕尚:人类的历史,就是由一代又一代的进取者,用毕生奋斗去不断推动社会发展、文明进步,才有我们的今天。如果人人自私自利,只管眼前、只管自己,不考虑人类的未来,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我们现在很可能,还是留在震旦星的原始森林里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

马娣:(大嚷,转向吕尚)我说了,够了!我不愿意听你这些大道理,我已经不是西野门的信徒了!我只想普普通通地活下去,你到底明白不明白?

吕尚:我明白!但是你触犯了西野门的底线,你已经不可能普普通通地活下去了!

马娣:(惊)你,你是来杀我的!

吕尚转向马娣,眼眶内泪水在打转:“我本应杀你,但你让我怎么下的去手!毕竟你是我曾经爱过的人,那不是虚情假意,那是我至今为止所有的爱啊!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出卖盛迪师兄呢?出卖一个全心全意要为民众争取光明未来的英雄!你也许能活下去,但你终生都会活在愧疚与恐惧中。我希望,如果你一定要靠出卖才能活下去,我是你出卖的最后一个人!”

马娣:(疑惑)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

吕尚:你该走了,被你引来的人已经到了。

这时,马娣才发现,周围正缓缓走出数十名特工,为首者是一白一黑两名精英特工。

那白人特工狞笑说:“不错啊,马娣,你居然为我们引出一条大鱼。堂堂西岐军的顾问,可比那个盛迪值钱多了。”

黑人特工:马娣啊,你总算是有点价值了,快回你的炸鸡店吧!这里交给我们处理。

马娣:(惊愕低声)我,我没有出卖你,真的!

吕尚:(低声)他们一直在监视你,就等着西野门的人去找你。听我的话,快走,无论用什么方式离开幻都星,走!

在吕尚越来越严厉的声音中,马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慌慌张张地离去。

吕尚慢慢站起身,特工们吓得后退几步,虽然他们不知道吕尚的真实情况,但对于协助姬发消灭三亿以上殷商正规军的顾问,他们难免会有几分警惕与恐惧。

吕尚:领头的两位,报上名字吧!至少让我知道,栽在谁的手里!

白人特工:我叫库尔道英,他是胡安乌。我们都是星龙社的高级特工。算起来,我们星龙社与西野门在这幻都星上斗了也有一年了吧!你不会不知道星龙社吧?

吕尚:(笑)当然知道,我知道的或许比周宫翔师兄还多一点。

胡安乌:哦?你还知道什么?

吕尚:我知道碧游!

听到“碧游”两个字,库尔道英与胡安乌都脸色大变,其他特工却茫然不明其意。他们更不会想到,两位高级特工已经决定,等抓到吕尚,就将所有手下灭口。

吕尚:我听说碧游中有些三流高手,自称什么“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天罡混入殷商军当军官,大部分地煞则成为星龙社的主力,少数地煞到地方以领主身份协助碧游成事。不知道你们是地煞中的什么人?

听吕尚将天罡地煞都称为三流高手,黑白特工顿时怒不可遏,胡安乌大声怒吼:“那你就领教一下三流高手的厉害吧!看我的‘地损瓣刃术’!”

随着胡安乌的吼声,他那漆黑皮肤内居然冒出数不清的粉红能量,所有能量又瞬间化为疾飞花瓣,以撕肉拆骨之势冲来。当初洛汾臣的手下,就有几人死在这种招数之下。

可是,吕尚并不是行动队普通成员,他微笑中杏黄光呈圆盘状出现,所有花瓣在光盘内消失无迹,令胡安乌大惊失色。

但更让他吃惊的是吕尚下面这句话:“原来是地奴星,连天暴星都死在我手里,你这点雕虫小技又算什么!看招!”

金光一闪,从吕尚手中闪电飞出,穿过胡安乌的咽喉,又回到主人手中隐没。

目睹胡安乌缓缓倒地,小特工们吓得纷纷举起激光手枪,库尔道英也惊慌大喊:“都傻站着干什么,开枪啊!”

激光连绵不断从四面八方射来,但杏黄圆盘又变为光罩,将主人护住。

在光雨之中,吕尚微笑依旧,缓缓走向库尔道英,柔和询问:“你又是地煞星中的哪一位?别让部下无谓送死了,你自己上吧!”

随着吕尚的接近,库尔道英的慌张神色渐渐化成诡笑,这反让吕尚暗叫不妙。就在此刻,吕尚突然感到阵阵心痛,他不由骤然单腿下跪,捂住胸口眉头紧蹙。

库尔道英示意部下们停止射击,上前轻声说:“告诉你,吕尚,我是地奴星,使用的是我碧游的‘地奴碎心术’,我可以控制别人的心跳,让敌人的心脏跳到碎裂而亡。即便对方是一流的异能人也没关系,只要距离够近就行!”

吕尚:原来……原来是从震旦……震旦星古代杀手……心……心魔那里……抄袭来的……招数!

库尔道英:(得意)是不是抄袭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管用,你看,这不是很……

说到这里,这位白人特工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因为打神鞭猛地飞出,反将库尔道英的心脏穿透。

吕尚缓缓站起身,揉着胸口说:“地奴星,你离我实在太近了。这种招数是用你的心跳来控制我的心跳,只要毁了你的心脏,我就没事了!”

等轻轻推倒了濒临死亡的库尔道英,吕尚又高声叫阵:“还有谁?!”

周围特工们纷纷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然后……全部转身逃了个一干二净。

是啊,连黑白特工这样的一流高手都被对方轻松干掉,他们这些只会开枪却打不穿杏黄光罩的普通杀手,不跑等什么?留下来等死吗?

吕尚嘀咕着“星龙社里还是胆小鬼多啊”,正打算离开,忽然心中骤生阵阵伤感。

他惊愕下望向马娣离去的方向,不知为何,泪水顺着他的面颊缓缓流下……

下一章

文学作品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