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

01005.jpg

我从哪里经过都是经过,
直到我从小树林经过。

这世上真的有鬼火,
在泥土之下燃着,
在白云之上燃着,
也在我眼前燃着。

很多很多的黑色,
不是墨色,不是泥色,
只是很多很多的黑色;
不是瞳色,不是烬色,
只是很多很多黑色;
飞着,绕着,游动着,
跳着,舞着,旋转着。

我脚一住腿一定往旁边一坐,
夜,太深了,
此地,太安静了,
那明火,太太光亮了。

但愿风吹过,但愿雨猛落,
但只有我的心狂跳着,
像心脏病人的最后,
像子弹带来的恶果。

它,那么明显又明白地燃着,
它,那么纯粹又天然地烧着,
我,一个经常到此地的过客,
来了,又走了,
走了,又来了,
终究是一个过客。

应该拿手电筒照一照,
那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于是我走近,又走近,
直到它近在眼前,
原来是路灯高照着。

原来是,真的是,
夜,太太深了,
我的心里有一片炙热的荒漠。
生活的风景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