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为文所为啥

写作为文所为啥

火山

写文一开始只是凑热闹、喷口水,也故作思考状,后来似乎也近乎成了思考者,渐渐贴近现实成了记录者——记录所见所闻,然后保持口水花喷喷的态势。

有人说是为了名,或者是的,眼球经济时代,谁都想博取流量关注;听说明星们转型做小品牌销售,也是盆满钵满,人家就是有超级魅力。吾属一教育者,以为分享所识所想可以延伸“教育”,其实也只是遭来各种白眼,受到各种现实与书经的“教训”。有时躲在自己的小窗,隔海相望也罢了。正如钱钟书所说,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社会群情变幻,好像看着一幕幕新派电视剧。

有人说是为了利,也或者是的,看到有读者打赏,心里不免有点窃喜,竟然这样也可以赚零花,实际上经年累月下来,多了数个聊友,偶尔作疯狂状,仿佛遇见了“竹林七贤”。虽然说要出本书晃晃,自觉估计也没有多少读者,迟迟还是扭扭捏捏——我对出书也是不太自信的,虽然名义上写了文章有二十年,实际上都是生活化记录口水文,甚至没有多少价值,最多是无病呻吟,故作神化,不过最大的好处是将不平渐渐放下,自行拍拍衣袖继续信步闲庭一下。

有人说是为了势,可能是的,发觉身边人愿意动笔的不多,于是就假装“逆行”,搅动曾经漫动的神经,作无厘头有准则的推举——实际是搞到社会联络多头出位,让更有能力的人出位,让喧嚣的更喧嚣,社会真的可以热闹起来了。一场疫情嘎然而止,网络神经道起了作用,各种组群兴起,各种特色联系软件兴旺,原来以前的耍,就是今日的“料”——好吧,我们料着料着,不知不觉就料出条道来了。

真正厉害的把手,还是那“三驾马车”,以及京东专营,还有各种特色圈人的软件,它们成了我们钻之弥坚的“战场”,社会普遍福利在哪里?是在的,在我们不知道的设计里,委托的设计就在各种学习中。有时会被问,您今天学习了吗?是要学习了,学习在大数据里搏杀,学习在现实中咬紧牙关,学习不断服从继续“精进”。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好吧,为了取悦自己、取悦社会,继续“学习”去,继续不断“喷口水”去。最终估计淹没了自己,也淹没了眼球经济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