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51)

凤九随承吞到得前厅时,恰好见登泯等在那处。登泯还是照旧着了一袭紫袍,其实以他得年岁来说,实不该中意如此另类中显华贵、跳脱中含大气的服饰,但是偏偏他却是除了东华外,也爱着紫衣的年轻人。

登泯见承吞与凤九一同过来,忙行礼道:“登泯见过蚌王、女君。”

承吞、凤九急忙还礼。

上次登泯与凤九在青丘一别已是数月,这次乍见面,却觉得凤九好似有些不同,仔细一看,她似乎消瘦不少,便道:“登泯不知两位贵客驾临连荒,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承吞道:“殿下客气了。本王此次本就是微服前来,殿下又从何而知呢?”

登泯见承吞着一身瑚晶冰丝制成的玄色袍子,低调中是藏不住的奢华,腰间环佩叮咚,显然都是极为精巧贵重的玉饰,更难得的是蚌王那份浑然天成的王者风范。虽早就听闻西海乃是四海八荒中最为富庶的一处,可今日一见蚌王,才方知其中一二。登泯见到承吞通身的气派不由得羡慕不已,更觉得自己的这袭紫袍颇上不了台面。

承吞见登泯一直望着自己也不说话,便又续道:“敢问殿下,不知兔帝是否将本王的相托之事转告于殿下?”

登泯回神答道:“这个自然,父君已与登泯尽数说了。殿下希望登泯如何做?”

承吞对此胸中早有主张,便道:“因本王对连荒着实不熟,故此甚需殿下出手相助,广派人手帮本王把这个林亥揪出来。”

登泯应道:“登泯明白了,待登泯回去便即刻加派人马搜寻。若一有消息会尽快通知殿下。”

登泯又在厅内望了一圈,而后道:“听父君所言,似乎东华帝君也来了连荒,可为何不见帝君?”

承吞解释道:“帝君他受了伤,现正在养伤,所以不方便见殿下。”

登泯却道:“此言差矣,帝君是何等身份,自然该由登泯去参拜,何况他现下受了伤,登泯身为晚辈自然应该前去探望,还请殿下带路。”

承吞委婉推拒道:“殿下有心了,只是帝君一向深居浅出惯了,又不喜人多伺候,殿下的好意本王替帝君心领了,不如就让帝君好好养伤吧。来日方长,殿下还是待以后再寻个更为合适的机会拜见帝君吧。”

登泯也意识到帝君这等地位的神仙可不是自己想见就能见的,因此也不再坚持,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帝君好好休息吧。只不过,帝君的仙法早就登峰造极,寻常的神仙根本难以望其项背,登泯实在很好奇,帝君到底是被何人所伤呢?这人的仙法恐怕也是可怖得很。尤其,帝君是在连荒境内为人所伤,登泯真是难辞其咎。”说罢长身一揖。

承吞连忙双手将登泯扶起,安慰道:“这一切变故同登泯你又有何关系?都是那个林亥捣的鬼。登泯不要过于自责,何况你马上要帮本王捉拿林亥,本王谢你都来不及,又怎会怪你呢?”

登泯于是轻松了一些,许诺道:“那登泯唯有竭尽所能,早日抓到林亥将功赎罪。”

承吞道:“那就有劳殿下了。”语罢二人相视一笑。

同承吞说完正经事后,登泯又走向凤九道:“凤九殿下,好久不见,殿下是否在连荒受了不少罪,登泯瞧着殿下的精神好似差了很多。”

凤九正不知该如何接话,承吞插口道:“她这是照顾帝君的伤势给累的。”

登泯望着凤九,眼神中饱含钦佩道:“登泯果然没有看错殿下,殿下确是一个仁义的神仙。”

凤九扬了扬眉,道:“殿下谬赞了。凤九一直以为殿下仍在青丘,倒不知殿下已回了连荒。”

登泯道:“已回来数日了。因殿下不在,倒也无法向殿下辞行,还望殿下恕罪。”

凤九自然不会同他计较,便道:“殿下客气了。殿下难得来青丘一趟,结果凤九却因故不能陪同,凤九得先向殿下赔罪才是。倒不知殿下在青丘可有收获?迷谷可有好好招待殿下?”

说到这个,登泯着实感激这一趟青丘之行,因此由衷感叹道:“登泯在青丘数月学到了很多治理之术,实在是受益匪浅。迷谷仙君也尽心尽力的为登泯安排一切,否则此事也不会进行得如此顺利。这么说来,登泯又要谢谢女君了。”

凤九见登泯有所收获,也颇觉得与有荣焉,便道:“这正是凤九该做的。”又想起另外一事。“对了殿下,你是如何得知凤九在连荒的?”

登泯回忆道:“是某一日东华帝君座下的司命星君突然来青丘找殿下,因殿下当时也不在青丘,他便向迷谷查问是否知道殿下现在何处。殿下也知,因迷谷整日里大半时间都陪着登泯,所以登泯模模糊糊听到司命星君同迷谷说东华帝君很担心你的下落,怕你独自来连荒找一个什么人,登泯还依稀听到司命星君说帝君已经去连荒找你了。正好蚌王殿下前几日见过父君,登泯便知蚌王殿下正与东华帝君在一处。再想以东华帝君之威名远播,想要找的人又岂有找不到之理?因此本君便猜测殿下与他二位在一起。”

凤九有点不太明白登泯的意思,帝君如何知道自己来连荒,帝君又是从何得知的呢?成玉是绝对不会主动告诉他的。而且,帝君不是特意下界来救原芹的吗?如何成救她了?

凤九心中疑虑重重,但也知登泯无法解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将自己的疑惑放于一边,而是笑道:“原来如此,殿下果然心思细腻,又机敏聪慧。以后连合二荒在殿下的治理下一定会更加的蒸蒸日上。”因赤兔族有个约定俗成的规则,下一任兔帝多半立嫡或者立长,除非嫡长子实在是不成器才会另行考虑,倒不像他们青丘,讲究的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而登泯既是嫡又是长,将来横越多半会传位于他,因此凤九便真诚的赞美他。

登泯则谦虚道:“自古有能者居之,殿下此言实在言之过早。”虽然如此说,但他的眼神里分明藏着许多的豪情。

凤九见登泯不骄不躁、不卑不亢的态度甚是喜欢,又见他显然是个有大志的神仙,不禁对他越发欣赏。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