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埃塞||普通的一天,星期四

每次夜幕降临,我们家屋里屋外就成了蛐蛐的乐园。卧室有蛐蛐,客厅有蛐蛐,厨房有蛐蛐,阳台有蛐蛐。夜晚我在它们清脆的叫声里入眠,黎明又在同样的叫声里醒来。

突然遁形在我房间的蛐蛐

今天也不例外,因为八点要去机场附近参展,我早上六点就起床了。伴着瓶中精灵这首性感的闹铃和蛐蛐嘎嘣脆的叫声。

去楼下洗漱的时候,卡卡和大熊摇着尾巴围着我打转。大雄是我身边最胖的最自恋的狗,卡卡是最帅最萌的。

呆萌小帅的卡卡

我一向是最怕晒的,想着今天展会肯定得在户外晒一整天了。于是乎里三层外三层的在脸上糊墙:眼霜,原液,水,乳,防晒25的隔离霜,SPF30+的防晒乳,SPF50+的防晒霜,最后在刷一层素颜霜。。。直接导致涂完后熏得自己眼睛都睁不开。

打点好自己就差不多七点了,是昨晚跟司机约好出发的时间。司机先生迟到了,我们就把车开到他必经的路旁等他。我坐在副驾左等右等不见他来,只能低头玩手机。车门突然开了,司机先生对着我说了声:sorry Lilian I'm late. 我刚锻炼完在洗澡。一直知道他喜欢锤沙袋练哑铃晒肌肉,没想到今天这么早也不放过。他脸上还留着刚冲完的水珠,头发垂在额头上,我承认,这模样成功撩到我了。

和肌肉男小帅哥司机蹭照

一路上阳光从左边换到右边,右边换到左边。我的太阳伞就像向日葵,跟着太阳换着方向。

埃塞的节奏是很慢的,八点我们准时到了展馆。工作人员还在搭帐篷擦桌椅。

准备就绪后又是政府官员开幕致辞嘉宾演讲那一套。他们拿着演讲稿在上面念的时候,几只苍蝇嗡嗡嗡的围在眼前打转。众人无一不是拿着演讲稿猛的朝苍蝇抽一下。引得场下一阵爆笑。

虽然扰人的苍蝇到处飞。并不耽误我认识有意思的人。

展览一隅

现在记得最清楚的是米兰神经病。之所以记得清楚,是因为他又高又帅,之所以说他神经病,是因为该君一直站在我们展馆前面打电话。口里碎碎念只听得一个单词Italian,挂了电话后朝我耸肩膀,说自己不会英语,也不会阿姆哈拉语。问我知不知道米兰,我就说了三个词,漂亮,艺术,时尚。他就高兴得屁颠屁颠的重复着这三个词走了。后来又看见他,我跟Mr Lee说他是米兰的,Mr Lee恍然大悟,米兰的啊,怪不得穿得跟神经病似的!

还有可爱的斯里兰卡小老头,深沉的印度大络腮胡。

能在工作中认识这些完全不同,有趣又有个性的人真是不要太好。

性感的Meski

很久没写东西了,本来想继续再写一点,奈何我们家屋子里的蛐蛐已经不耐烦得开始鸣叫了,那声音快把我催眠了。我得赶紧睡美容觉了。

世界。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