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在

亲爱的,在吗?

她发来这条信息时,我在写文,为了不分心,手机静了音。一个小时后,我回她“才看到”,就接着忙去了。对她,我向来很“随意”,但这丝毫动摇不了我们在彼此心中的挚友地位。

“亲爱的”是我们对彼此的昵称,并非一个简单的口头禅,这三个字足可以说明我和她的亲密关系。当然,我们性取向正常。

再看微信时,她已经发了几段语音,一下子说了四件事,一问我为什么没去跳舞,是否身体不舒服;二问我明天去不去舞蹈室,要带南瓜馒头给我;三问家里妹妹的私事;四谈我俩的圆梦计划。

我分别做了回复,却忘了提馒头一事,她再次提醒我,她知道我胃不好,要蒸南瓜馒头给我吃。

她总是这样,让你温暖到想抱住她不放手,可我从未抱过她,也从未说过想抱抱她。生活中的我不善于表达,朋友说我把细腻都给了文字,给了孩子们。其实,我只是把自己藏得很深,我不愿把内心的颠簸和柔软轻易剥开给人看。

为了让日子过得容易些,我硬生生地把自己活成了粗枝大叶,把不肯外露的细腻都藏在了心里。有一天它们想出来了,我会在太阳底下一一打开,一一铺好,一一晾晒。


原创图片

前几天我们在微信上聊天,聊了很久。她是我为数不多的肯花时间陪伴的好友之一。谈起事业时,她发来一句:“你是一个心中有大爱的人,别放弃,要坚守初心。”

这样的话很多人和我讲过,但从她嘴里说出,我的感觉不一样。更多人看到的是我的努力,而她读懂了我的不易。迷茫困顿时,能看懂并不偏不倚正中你“痛点”的人,一生中遇不到几个。

我和她因舞结缘,记不得当初是怎么走在一起的。反正自此再没分开过,即使在我繁忙到几个月都不给她一句话的那些日子,她一直都在。

并不时常想起,但却无处不在。有些人一定是老天赐来的缘份,不必多言,无需刻意经营,即使隔着层层人海,她都始终在对岸望着你,等着你。

然后,你懂了——那是你的福。

我和她都是自命不凡的人,不甘就此跌入滚滚红尘,不愿被平庸琐碎而蒙尘,我们有着旁人难以触碰的梦想,那梦想——时不时在内心翻滚,不断提醒自己不要被世俗吞没。

精彩地活着,是我们对人生的渴望。即使生活一地鸡毛,依然心怀期待。

一日日,一年年,被岁月推着,被时光赶着。看着镜中日渐衰败的自己,愈加心疼,也愈发清晰:那梦想是老天的恩宠,人活一世,要对自己有个交待。


她说,我们练舞吧,趁着我们还跳得动,多拍些视频,留着老来回忆。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翻出那个和岁月一同老去的笨拙的笔记本电脑,导出那年我们一起跳舞的照片和视频。当时我问她有的照片不好看,都要留吗。她说都要留,将来拿来回忆。

时间就是这么快,那些日子瞬移成了回忆。我突然好想哭,兜兜转转半生走过,本以为看透人间百态年近半百的我们,却依然为心中的梦想蠢蠢欲动。

她说,那些年,除了照顾好家人,她的人生再无价值。我安慰她,顾家也是价值的一种体现,人生不可能圆满,不必遗憾。

除此,我不能给她更多的宽慰,我的内心又何尝不是被种种遗憾充斥着。日子循环反复,生活乏善可陈。还好,我可以写字,我可以把梦想放在格子里,摆放整齐,时不时拿出来擦拭,不许它们因时光流逝而蒙尘。

文字是对平庸的呐喊和对抗,是对梦想的拯救和成全。这文字,给你,也给我。愿它是身处牢笼的一缕暖,愿它是照亮前路的那束光。

“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两根穷骨头”——即便我们终归平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