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野:吸毒毁掉的不是自己,而是我们的情怀

昨天,朝阳群众又立功了。很多国内娱乐圈的明星潜意识里总认为吸毒是获取创造灵感的手段。

在美国民谣歌手鲍勃.迪伦,意外获得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时,国内著名的民谣歌手宋冬野却因吸毒被抓。

文艺青年们一边为鲍勃迪伦欢呼雀跃,一边为宋东野捶胸顿足,“不好好跟着国外的大师们学习如何提高创作水平,净学一些国外文艺圈糜烂的生活。”

宋东野吸毒,毁掉的不是自己,而是我们的情怀啊!

这世界上最残忍的事实莫过于把美好的东西一点点撕碎。

宋冬野就是这么残忍!

情怀是一种很美很玄的东西。

一旦染上毒品,瞬间变得面目可憎了。

不知道从何时起,明星吸毒已不再是新鲜事。

朝阳群众频频立功。

尹相杰吸毒毁掉了《纤夫的爱》。

柯震东吸毒毁掉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柯景腾”。

傅仪伟吸毒毁掉了“最美苏妲己”。

王学兵吸毒毁掉了“最帅包青天”。

宁财神吸毒毁掉了《武林外传》。

萧淑慎吸毒毁掉了《第一次》。

宋冬野吸毒毁掉了《董小姐》。

……

明星吸毒毁掉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是我们的青春记忆,以及对美好事物的憧憬。

昨天朋友圈有人问“宋冬野吸毒,你还听民谣么?”

有人说,“吸毒有罪,民谣无罪!”

是的,民谣无罪!

可是当我们再听《董小姐》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宋东野吸毒的样子,美好的东西和万恶之源放在一起,所有的情怀与文艺青年一样,更多的成了一种讽刺。当许巍唱起高晓松的新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我们总是忍不住跳戏想起被无数作者写烂的鸡汤。不由的怀念《蓝莲花》、《同桌的你》。

当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完爆《老男孩》成为洗脑神曲。

我们不禁感慨情怀到底都去哪儿了?

全都毁在毒品和越来越低俗的流行审美里。

今天早上看到一个段子“国外写歌的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国内唱民谣的还在吸毒进牢房。”其实这正是国内文艺圈的一个真实写照。它就像国足一样,从里到外都已经烂透了。

我一直想,为什么明知道毒品是万恶的深渊,很多明星还趋之若鹜的铤而走险?

很多国内娱乐圈的明星潜意识里总认为吸毒是获取创造灵感的手段。

知情人士暴露,宋冬野吸毒为找灵感 毒瘾大一天吸多次。

因为思想的浅薄,越来越多的男明星们靠吸毒解压、提神、激发灵感。而女明星们更可笑到靠毒品减肥。

我不知道这些明星从来哪里得来的这些谬论。

我只知道毒品会付腐蚀一个人的身心健康,让身体器官受损,精神失常,最终会夺去人的生命。

如果生命都没有了还要可笑的灵感作甚?

有人说,国内对明星吸毒太过苛刻。

昨天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迪伦不也曾经吸过毒。人家不照样拿诺贝尔文学奖。


美剧《绝命毒师》,至少可以反映很多美国人对吸毒的态度。世界上不禁止大麻的国家寥寥无几,科普一下,不要再有人说“吸毒在其他国家是很正常的”这种话了。

毒品到底有多么恐怖?

我曾经看过一个戒毒所发布的冰毒科普贴。《世界那么大,一旦染上冰毒,你将无处可去》

现在国内很多戒毒所都拒收冰毒成瘾者。

海洛因是镇定剂,而冰毒是兴奋剂!吸食一次就会对大脑产生难以磨灭的伤害!

对!一次就上瘾,终身戒不掉,而且没有戒毒所想要收留!

两年之内必得精神病!几年之内,必死无疑!

最恐怖的是,必得艾滋病!

一旦染上冰毒就是全家的灭顶之灾!

最可怕的是,现在很多新型的毒品都是无色无味,毒贩子也正如此,骗无知的年轻人说冰毒不会上瘾。

令人痛心的是,在吸毒的人员中,冰毒的比例越来越大,而且人员越来越年轻化。

为什么国内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走上吸毒这条不归路呢?

当然不可否认,明星吸毒对很多三观尚未健全的青少年有很负面的影响。

以前我认为青少年吸毒是因为三观不端正,受西方和娱乐圈糜烂文化的影响。

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在杨熹文的博客里看到一段文字,才恍然大悟。那段文字写到:奥克兰的电影院里,我坐在座位上等一场电影开始,听见了角落里一个父亲和他十几岁的儿子在聊着天。

儿子:爸爸,什么是大麻,什么是冰毒?

爸爸:大麻是xxx,冰毒是xxx……

儿子:为什么会有人去尝试呢?它们是好东西吗?

爸爸:当然不是好东西,它们能让你身体器官受损,比如心脏衰竭,记忆力减退,患癌率增大,很多人有太多烦恼了,没有人倾听,他们就选择去吸食大麻,也顾不得那么多危害了。如果你有烦恼,找我说就行了,爸爸会听的,你不必去吸大麻。

我脑补了一下,如果国内同样十几岁的男孩问他的父亲,“什么是大麻,什么是冰毒?”

一直盯着手机看的父亲,会愤怒地把手机摔到沙发上,怒气冲天地咆哮到“不好好学习,天天研究这些鬼东西干嘛!警告你,要是敢碰毒品,老子打断你的腿!”

如果同样遇到毒品,奥克兰的男孩肯定要比父亲只知道刷手机,发脾气的男孩意志力要坚定

或许对于宋东野诸类的明星来说,也有同样的痛苦,名利和欲望带给他们烦恼,身边没有人愿意去倾听,于是他们选择用毒品,饮鸩止渴。

然而,再多的烦恼和痛苦都不是他们吸毒的理由。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得对大众负责。

因为你毁掉的不仅是自己,还有人民大众的情怀。

作为一个母亲,我特别害怕那些所谓的偶像带坏了自己的孩子。

因为现在曝光明星吸毒的新闻和曝光未成年人吸毒的新闻几乎一样多。

更何况,我一直觉得媒体对吸毒明星越来越宽容。

柯震东吸毒后,照样可以入围提名金马奖最佳男主。

宁财神吸毒后,不仅态度不端正,坦言不后悔。七年磨一剑的《龙门镖局》一样火热播映。

最近《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票房一路飙升,大家似乎忘记了,导演张元有着8年毒龄,曾因为吸毒两次进公安局。

你看,这些所谓公众人物,肆无忌惮的用毒品一点点撕碎我们的情怀。

或许是因为大家对吸毒明星越来越宽容,所以很多明星对吸毒的态度才那么不端正吧!

宋冬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记者询问他对于明星吸毒的看法,他说:很多地方可能是合法的,可能大家想的有点严重,其实是没有那么严重,还是可以改正的。

正因为他对毒品这种宽容的态度,才使他跌入万丈深渊。


毒品真的会带给他们快乐么?

著名心理学家丹尼斯•韦特利曾经说过,快乐是一种赢得自我尊重和他人尊重的自我体验。不应该把快乐混同与放纵自我、逃避某些事情或者追求享乐。

你不可能吸入快乐、喝到或者抽到快乐。

你不可能买到、穿出、驾驶出、吞下、注射或旅行出快乐。

对宋东野来说,唯有把中国民谣发扬光大,像鲍勃.迪伦一样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吸毒只会毁掉他的身心健康和名誉,还会毁掉我们那点可怜的情怀。

在大众鉴赏水准越来越低的当下,被称为“新时代鸦片”的手机,让音乐和文学界的小人物们越来越迷茫,越来越焦虑。

为了爆红、为了所谓的10万+,情怀成了讽刺又可笑的东西。

一个不重视阅读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

一个没有情怀的民族是没有信仰的!

其实当感到痛苦和无助的时候,阅读带给我们的快乐远远超过毒品。

如果没有人倾听我们的烦恼,我们可以让心灵去旅行。

期待文学和艺术的真正回归。

也希望民谣歌手和写作者们能守住最后的那点儿情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