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6随笔

      昨晚幼儿园开家长会,班主任说我们班的小盆友都属于过分稚嫩型的,她报了2个小盆友的姓名,说这俩小盆友是班级里相对来说比较独立自主的俩小盆友。

      这里头居然不包括张墨?????!!!

      我真的有点震惊了!在我眼里,张墨应该是属于思想够成熟,行为也算独立的中班小盆友了吧。。。带出去外面玩,可是很多人上来就问我,他上小学几年级了呢

      所以说,你看到的世界,不是别人看到的世界;你看到的他,也不是别人眼中的他。世界是客观存在的,世界是同一个世界,但世界确是主观地不同地反映在每一个人的映像里。


      今早,因为张墨奶奶临时有事,所以送张墨去幼儿园的事情就由我接手了。平时因为幼儿园附近不好停车,我都是开着车载着他们俩到幼儿园门口,再由他奶奶领着他去幼儿园。所以我每次与他分别就是在下车之时,每天我看他也都是开开心心下车,然后随着奶奶往幼儿园去了,但是往往在我没开车几分钟,就会收到班级里其他小盆友的家长微信,说张墨在幼儿园门口又哭了,不愿意进去班级。

      这件事情我一直搞不懂,我也有跟张墨聊天,问他在幼儿园里开心吗?他说开心;问他为什么早上到了幼儿园门口哭呢?他说他不喜欢呆在幼儿园,因为幼儿园都是玩一样的玩具,他玩腻了,而且老师管得多,事情做得不好要挨批评。

      这个时候,我通常都是在那听他说,我也不发表什么言论,因为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因为听起来呆在幼儿园的景象确实不如在家里自由

      但是小孩子嘛,他总要在不同的环境体验不同的生活。

      今天也是,张墨在到达门口我让他自己进去的时候,他开始有了一些情绪。他说,妈妈,奶奶都是送我到门口里面才走的;我说,好的,那我也送你到里面。

      我送他到里面之后,张墨说,妈妈,你抱我四次,你再回去;我说,好的。我抱了他四次,然后带他去队伍里面等待晨检,跟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我说,希望你今天在幼儿园里开开心心,然后我转身往校门口走。这时,张墨就崩了,他跳出他的队伍,回头找我,嘴里着急得喊:妈妈!等一下!妈妈!


      我听着这个呼唤的声音,突然脑子里出现当年自己上小学一年级,我的爸妈送我去寄宿学校的场景。学校很大,很陌生,他们是第一次来,我也是第一次来,他们在欣赏赞叹学校的硬件设施,我心里都是害怕,想着不知道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走,我就要一个人呆在这里,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一个人干,晚上还要一个人睡觉。

      那会儿,每一次的分别都是我哭得撕心裂肺,老师拽着我的胳膊,拖着我的腿不让我跑向我妈,然后因为力量上的悬殊,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坐车走了。


      我停下脚步并折回,问张墨,怎么了?他说,妈妈,我还想你抱我一下。他的脸部表情就是想哭又强忍着的样子。我抱了他,他又说,妈妈,我要亲你两下;我说,好的。这个时候,我特别能理解他的心情,我在门口一直等待着他的心情平复,在他亲我的时候,我还跟他开玩笑,我说,宝贝,你亲得太用力啦,妈妈脸都要变形了。

      他笑了。

      我就放心了。

      对于孩子,我有时候很有耐心,有时候也缺乏耐心,但这个时候我多半是极度有耐心的,我知道他需要我,我也珍惜这样的时刻。

      我因为自己能给他带来满满的安全感而感到幸福,同时我也知道我不能为了感受这份幸福感而放任他无时无刻地依赖着我,我想象着那个独立自主自信的他,有一个他自己创造的舞台,那会是他收获幸福感的来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