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字数 3174阅读 843

夜色如水。百石城一片肃静,城头上整齐地亮着三十二柱火把,将一面橙色大旗照得通亮,大旗随着轻风微微舒展,上面赫然是两个大字:东黎。

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片刻之间,声音已到了城下。守城军士借着火把的光亮朝下望去,只见两匹骏马正停在城门口,一匹马上坐着一位身材挺拔的青年军官,另一匹马上则是一位青衫老者。

“来者何人?”守城军士喝道。

“西厂青衣使者云光。”老者答道,声音清亮浑厚,显然内力已修炼至炉火纯青的境界。

听闻来者竟是来自西厂的云光大师,守城军士心中不禁一惊。东黎乃是当今世上三大诸侯之一,西厂则正是东黎的总部所在,这位云光他也略有耳闻,如果记忆无误,此人应是军情处的高官。军士立刻拿起数字令牌,拨了一个数字,朝城下掷去。

青年军官看准令牌来路,竟直接从马上跃起,在空中翻转了一圈,正好接住令牌,之后双脚在城墙轻轻一点,又稳稳地落回马上,这几下干净利索,尽显大家风范,显然也是一位高手。

青年军官拿到令牌,双手恭敬地递送给云光。云光接过令牌,却也不看,只用手一摸,便已有数。军营通行的令牌乃是数字令牌,上面一般刻有四个数字,通行所需的口令亦是四个数字,验证身份时,一方向另一方随意报一个四位数,另一方需将这个四位数与口令做按位异或运算,并答复结果。倘若不知口令,是断然无法回答正确的。

数字令牌的数字皆可旋转,云光手指轻动,已将令牌的数字更改为位运算后的值,随即交给青年军官,青年军官手臂一抬,令牌便飞回城楼。守城军士核对无误,赶紧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迎接二位进城。

两人即已进城,却不作停留,继续策马,径直向城中一处大宅奔去。

近期天下形势突变,百石城正处在东黎、南循两军边界,是故早已实行宵禁。此刻城中几乎灯火全无,街道上除了巡逻士兵整齐的脚步声,则只有这两匹飞奔的骏马踏过青石街道的蹄声。

两人很快到达目的地,一位身着戎装面色凝重的中年人接待了他们,此人正是百石城守将千橡。

“云光大师,一路辛苦!”千橡拱手道。

“事关重大,这点路途却也不算什么。”云光道,虽然连续赶了一天一夜的路,但他依然精神矍铄,看不出丝毫疲惫。“事不宜迟,经书现在何处?”

“请随我来!”千橡道。

他们正在谈论的乃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算经》,此经最早为图灵老祖所著,后又经冯·诺伊曼、佛瑞德·布鲁克斯等大师整理补充,据传包含了无数精妙的武功心法,习武之人若能得之,用心揣摩学习,少则三月,多则数年,必能功力大进,成为罕有匹敌的高手,因此,此书可谓武林之中人人向往的宝物。不过这件宝物在二十年前随着一桩血案不知所踪,从此成为江湖中一大悬案,为了寻找它,各大门派及军阀都派出了大量高手四处寻找,却始终一无所获。但神奇的是,前天百石城守军于城中一久无人居的旧宅中找到一个锦盒,打开一看,里面赫然便是《算经》一书。守将千橡赶紧召集城内高手研究,然则遗憾的是他们都莫能辨别真假,于是只好飞鸽传书向西厂求助。如果说《算经》只是一本武功秘籍倒也罢了,但据传其中还有大量行军布阵、项目管理之法,若是军队将领得之,对战事必定大有裨益,因此甫一接到传书,参谋部立刻决定派遣云光大师前来鉴定。

三人穿过走廊,来到里屋密室门前,云光正待迈入,千橡却突然止步。

“失礼了,事关机密,请问这位是……?”千橡拦住青年军官,面露难色。

“这是我的助理,季立。”云光道,接着他转向季立,道,“既然如此,你且在此守候。”

季立点了点头,退到一旁。

二人随即进入里屋密室,门外数名士兵紧紧地看住了大门。

约一柱香的时间过后,二人一前一后出了密室。

“如此说来,《算经》可算是重现江湖了!”千橡一边关闭密室的门一边说道。

“正是。”云光踱了几步,一边欣赏墙上的书画,一边道,“此书为我军所得,实乃大幸。我即刻修书,连夜送至参谋部,调遣大军前来押送。话说你这一次立功不小啊!”

“哪里,这全是主公吉人天相,如此看来,与南循之战我军必胜。”千橡笑道。

“钟楼着火了,快去救火啊!”云光正待回答,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嚣声。

众人正在惊疑,一阵金石破空的音声传来,门口的数名士兵缓缓倒下,随即几个黑影突然窜出,直奔密室而来。

“有刺客!”千橡拔出佩剑大喊着向一个黑影劈去,另一边云光、季立也分别与一个黑影斗在了一起。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室内的打斗声完全被外面的救火声掩盖,院外的士兵无一发现这边的异常。云光、千橡、季立都是高手,但这几个黑影看起来也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一时间双方竟打得难分伯仲。

正在缠斗间,季立突然瞥见门外围墙上正站着一胖一瘦两个黑影。虽然只是一瞥,但从两人的站姿来看,功夫只怕比现在正在进攻的几个黑影更高。但几个回合之后再次抽得空隙看过去时,却只见那个瘦的身影了,正待寻找,突然听到千橡惨叫一声,仿佛是受了伤,转头一看,千橡已口吐鲜血摔倒在墙角,那个胖黑影则正站在刚才千橡的位置。再一瞥时,正看见那个瘦黑影跃入屋内,向密室跑去。

云光怒喝一声,用重手震翻了面前的黑影,也待奔向密室,却被那个胖黑影挡住了去路。云光运足力气,挥掌击去,胖黑影也不躲避,抬起肥厚的肉掌一挡,竟把云光这一击接了下来。云光心中暗暗惊了一下,未曾想到刺客中竟有此等高手,他情知不能快速取胜,于是调整呼吸,使出了缠字诀。云光大师已在C/C++上浸淫了数十载,功力无比深厚,此刻他专心对决,每一招都看似平常,实则凌厉无比,对手讨不着半分便宜。但同时,云光也被对手缠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瘦黑影进入密室又抱着一个布袋子出来。那个布袋子正是密室中的物品,里面装的,必是刚才云光与千橡所看的《算经》无疑。

季立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他奋力逼退两个黑暗,向那个瘦黑影追去。

与擅长徒手搏击的云光不同,季立手中持有一柄长剑,使用的乃是JavaScript门派的功夫。只见他脚尖轻点,两三步就欺到了瘦黑暗身旁,然后身形转动,手中长剑向瘦黑影刺去。

瘦黑影身材娇小,似乎是个女子,但轻功了得,身体轻轻一挪便躲过了攻击。季立一击不成再起一击,长剑如雨点一般不断刺出,黑影继续轻巧地腾挪转移,虽然接连后退,但季立一时却也奈何不了对方。

几个回合之后,季立突然喝道:“着!”说罢,长剑一抖,使出了闭包诀,只见剑光如流星一般划过,直指黑影心脏,黑影一个侧身,再一次避开攻势,不料季立的这一刺还有变化,即将刺到底时剑锋突然向右偏转,眼见就要重创对手,黑影见状,却不再躲闪,而是将手中布袋子向前一送,挡在剑前。见到此景,季立不禁一惊,这一剑下去,黑影固然难以幸免,《算经》却也必定受损。想到此处,季立手腕急转,调整剑势,只见剑身在布袋上重拍了一下,便径直向上挥去,只将黑影衣衫飘起的一角削了下来。

季立正欲举剑再刺,但只刚才一惊的功夫,攻势已然中断,黑影已趁机跳到了一丈开外的空地。此时,那位胖黑影也摆脱了云光的缠斗,跳到一旁。接着,只见那位瘦黑影往地上掷了几个小物件,瞬时便烟雾四起,待到烟雾散去时,众黑影早已不见。

季立跃上墙头,四处张望,却只能看见四处抬水救火的军民,哪里还有刺客的踪影。这种烟雾他曾经见过,他知道此乃是江湖中最神奇的烟遁术,善用此术者,纵然在千军万马中亦可来去自如,而当今世上会此术者,应当只有江宁梅氏。想到这里,季立突然间一个激灵,又落回了院子。

几位军官直到这时才发现院子中的状况冲了进来,见到院子中一片狼籍竟一时不知所措。千橡在云光的搀扶下站起身,对为首的一位军官道:“传令全城戒备,捉拿刺客!”

“是!”这位军官惶恐答道,随即转身向外奔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季立不禁轻轻摇了摇头。这几位刺客身手了得,显然早有准备,其中更有精通烟遁术的高手,恐怕此刻他们早已逃出城外,这些军人多半难有收获。

季立一边思量,一边从地上捡起一块黑色的东西。这是一块碎布,刚才从那位盗走经书的黑影衣衫上削下,布上有一朵用红色丝线绣成的梅花,似乎还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就着暗淡的火光,季立仔细地端详抚摸着那朵梅花。

“莫非是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OAuth是一个关于授权(authorization)的开放网络标准,在全世界得到广泛应用,目前的版本是2.0版。...
  • OAuth是一个关于授权(authorization)的开放网络标准,在全世界得到广泛应用,目前的版本是2.0版。...
  • 最近发现公司里有很多人都不理解Oauth,而且目前国内大部分的oauth实现也都是基于标准oauth2.0的改版,...
  •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大概是单身太久,如今看到很多场景都会感慨万千。不管是现实里的,或是虚拟世界里的。 学生...
  • 文/禺诚 懒起倚木墙, 暮霭绕窗。 明眸映斜阳, 颔首低语。 春来春去, 螓首蛾眉。 日复一日, 青丝抚肩; 欲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