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衰老,本可避免

2011年,我写出了一篇对我来说极具特殊意义的文章,在我们教学基地落成的第一天,我就把它贴在了我们课堂里最显要的位置。这篇文章的名字,叫做《衰老的真相》。文中表达出这样一个观点,我们人类的身体,乃至于其他动物,一切有型之物的基本结构,都是由无数根管道、无数条河流组合、编织、拼接而成。这无数根管道和河流的通畅程度,同时也决定着我们的健康程度、衰老程度。虽然,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人从理论上和实践中实现过对衰老的逆转。然而,在我看来,所谓衰老也不过仅仅是物质和生物内部自然循环的暂时的现象罢了。至少我们人类普遍所认识的所谓衰老,并非事实真相。我习惯于用一条毛巾来比喻我们的身体,无论我们整个身体还是其中的某个部分,其本质结构都与一条毛巾并无分别。人活着的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又或者是每一分每一秒,体内的这无数根管道、无数条河流,都在周而复始的循环、流淌。无论粗细长短,或者百转千回,在每时每刻的循环里,这些管道河流,都在悄悄的从未停止的淤积着各种垃圾毒素,越积越深,越累越深。从而出现了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这些管道与河流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变得更加堵塞,越来越堵塞,直至完全被堵住,并且无可挽回。

这个构成我们身体的无数根管道河流被日渐堵塞的过程,伴随着我们从出生到死亡。这个过程,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名字——衰老。换言之,一切生命走向衰老的过程,实质上就是,构成生命本体的无数管道、河流、脉络淤堵程度加剧的过程,这就是衰老的确凿真相。

这个叫做“衰老”的东西在过去的数百、数千乃至近万年的时间里,像一道牢不可破的枷锁一样,禁锢着所有探寻者的认知,死死的封锁住了任何试图从思维方式和理念上想要打破它的人,那充满绝望的挣扎。

然而,衰老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它虽然看似可怕,其实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中,要打破它,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情。

虽然此刻我相信,当这个观念被众人知晓之后,会迎来无数的讥讽和嘲弄,但我坚信,揭示这个真相所需要付出的努力,是可以用语言、文字和越来越多的案例事实,表达清楚的。我们可以把每个人的生理活动,无论是我们主动的工作、学习、生活还是被动的吃饭、睡觉、一呼一吸,都可以被归结为对身体的“使用”。这个使用身体的过程,一定会不可避免的造成身体里这无数条管道河流的堵塞。然而,某一天,我突然发现,这种堵塞日渐加剧的走向衰老的规律,其实是可以被轻易的干扰、打断、甚至逆转的。最形象的比喻,就是身体被使用的过程,就如同一条毛巾被使用的过程。毛巾被用来擦桌子、擦窗户、擦地板的过程中,当然会不可避免的在无数条纤维上附着、粘连上无数的灰尘、污垢。只要被使用,用的过程中,毛巾就一定会变得越来越脏。回过来看,人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会衰老。然而,毛巾变脏的过程,是可被我们阻断、干预和逆转的。我们只需要把已经用的肮脏不堪的毛巾,放进清水中,反复的搓洗。毛巾就一定会渐渐变得越来越干净,直至恢复到崭新的初始状态,便可以很好的供我们再次使用。这样的道理复杂吗?深奥吗?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的身体是如此的奥妙复杂,是否具备足够的意义和条件,可以拿洗毛巾这样的事情来解构衰老呢?在我看来,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我们的目标样本的结构看起来有多复杂,而是在于我们能否找到,相互对抗,并作用于这些管道、河流、纤维上的两股力量。而这两股力量所发挥的作用,就如同洪峰一样,把堆积在河床中的一切造成淤堵的东西裹挟带走。

我们不妨在此时此刻平静的坐下来在脑海里描绘一下这些场景。把毛巾搓干净的过程,把衣服洗干净的过程,在洪峰作用下一条河流从淤堵变通畅的过程,是否可以引领我们探索并最终掌握到人的身体阻止衰老,重回少年。

当这个叫做“逆转衰老,重回少年”的想法从我的脑海中清晰浮现的时候,一向自诩为理性、务实的自己,也被不可思议的感觉强烈而持久的震撼到了。这究竟是一种荒谬,还是真理在远处向我隐隐约约的招手?我不知道答案。我只是在想,是否也有人也曾遇到和想到过这些?又或者生命在亿万年的进化中无独有偶般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案例和示范……

就在几年前,我在成都附近的金堂县一处不知名的寺庙中,无意见到了一些记载于佛经附页之后的文字,内容不慎清晰,甚至可称之为残缺不全。但其中有一部分古人对龟鳖类动物长寿奥秘的研究,引发了我巨大的兴趣。此后的我的自行研究若着墨展开,未免繁复冗长,在这里,我只想先提出一个独家观点。即:龟鳖类动物之所以能获得远远超过人类和其他任何动物的长寿能力,其根本原因在于“我们人类和其他动物的身体,只能被单次使用。就如同好好的一件衣服,仅仅因为穿脏了,就被贸然扔掉,而不是洗干净了反复使用。龟鳖类动物的身体,却是可以被反复使用的”。这中间的差距之大,实不可以道里计。

根据我的研究,龟鳖类动物,在亿万年的自然环境的调整和适应中,逐渐进化发展出了一套特殊的生理习性。使其拥有和具备了可以将身体几乎无限次反复使用的能力。这种能力的具备,使其生理寿命达到了一个我们普通人类根本不可企及的夸张程度。但究其根本,也仅仅不过是“把一件衣服穿脏了扔掉或者穿脏了洗干净再接着穿的差距而已。”

然而,再深入的探索研究之后,我在理论上还取得了更加令人感到兴奋的研究成果。如果说龟鳖类动物是因为生存状态和环境的改变而被迫做出适应性调整,进而发展出特殊的生理习性的话,那么我们人类,则完全可以在透彻掌握了龟鳖类动物这一特殊生理习性的核心构成要件之后,模拟出以身体自身条件为唯一物质基础的一套应用方法,及衍生而出的训练体系,使我们人类同样能够获得反复使用身体的能力,亦可以如同这类动物一样长寿。需要更进一步指出的是,人类的身体结构,拜生物进化序列优势之所赐,在模拟并掌握了龟鳖类动物特殊生理习性的核心构成要件之后,我们在生理结构和进化程度上拥有着更完善的条件和更大的优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职场中,有些事情做不好,极易导致被领导辞退,后果影响惨重。员工要极力做好这几件事,以免后悔莫及。 职场中,这3点做...
    哈默老师阅读 1,030评论 2 5
  • 今天去超市购物,花了两百多,感觉北京的东西很贵。回来做了火锅,吃得很温暖。晚上回家看家人,爷爷睡觉了,奔奔又不舒服...
    小王加油啊阅读 105评论 0 0
  • 陪父母去了召家楼,一个不大的小镇,因为是周日,不宽的道路上挤了不少人。路两旁,都是各类小店,最多的是各类食品,我...
    草中藏珠阅读 102评论 0 0
  • 野水闲山拥翠柏,夕照石涧余晖,山风入松涛声催,数只鷓鸪、直唤离人归。 凌霄壮志空自许,落行云中孤雁,抟翅也曾䎐九天...
    平天下之文世界阅读 124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