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个人在夏风雨露在寒蝉凄切

在夏风雨露里,在寒蝉凄切里。在晨雾弥漫在灯火阑珊里。
且让我去历经,且赠予我情深,我仍然期待,我会等。

2017年9月2号      星期六        晴 

文/苏篱落

此刻,13点00分。

当司仪激昂的说着那些窠臼语言的时候,台下的我竟莫名的被触动。当“我愿意”三个字在耳畔响起的那一刻,我竟颇有些热泪盈眶。

我微微叹气,怪只怪我这一生矫情且格外戏多,怪只怪这场景分外撩人。

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婚礼。

四年后第一次见她是在昨天,婚礼前夕。彼时的她已是青丝微挽,待嫁闺中。

我是她的伴娘。

见到她的那一瞬间,记忆在脑海里飞速翻涌。那个高中时期走路带飞的短发姑娘此时早已褪去青涩模样,流光溢彩的灯光下,一席白纱加身,锦绣妍妆,温婉可人。

岁月无情催人老去。岁月有情却也总是把一个又一个少年少女都雕刻成最动人模样。

望着眼前的姑娘,往事在脑海翻涌,不断的拼凑着那些年的画面。

那些课堂上小纸条里偷偷写下的奇怪语言,伴着暮色在操场上低喃过的悄悄话以及临别时互赠箴言的笑脸。 

此刻,历历在目。

一别四年,再见时已是即将为人妻母。

我暗自庆幸着,幸好彼此的青春都没有错过,幸好我的年少有她,她的青春有我。

倘若不是因为婚礼,我想着我与她大概也会如同很多人那样,毕业之后便是佳期遥遥。

很多人大抵是如此的,总是在微信里火热的约着下次见面却彼此都心知肚明的再无会面机缘。

4月。

她说她九月结婚要我做伴娘,我隔着屏幕与她打趣到还未怎么见着你秀恩爱转眼便要结婚,猝不及防的狗粮最为致命。

她只是隔着屏幕与我聊着,幸福跃然于字里行间跳跃在屏幕之上。

她问我什么时候结婚,屏幕另一端的我沉默了两秒。

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白衣少年,两秒后,我淡淡说着很早便已分手。

我怕往事太浓烈,满纸情深无处安放。以至于后来每当有人提起那个少年我总是匆匆话题一转,故作轻松的略过。

过了一会,大概是略显尴尬,我们便咸咸淡淡的唠着家常,陆陆续续的一直聊到婚礼前夕。

她告诉我高三宿舍时的那几个姑娘都会过来。

那一刻,我笑了,是的,她们如同她一样,都已四年未见。

而后我便在朋友圈敲下这样一段话“毕业后,可能婚礼便是一场场同学聚会,而我要表达的是我这两年之内都不会有结婚的打算,我要给你们挨个做伴娘。”

朋友圈里都在挨个打趣着我,他们说仙女是不结婚的,我只是笑着附和着,笑过之后满脸落寞。

这世上哪有人天生爱孤单,谁又何曾是一座孤岛。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而独来独往,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自己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

如此反复,周而复始。

而此时,高中一个宿舍的姑娘,各有都要奔赴着各自的归宿,良人皆已在旁。

在婚礼上,我对着另一个姑娘打趣到“你们呐,单身狗表示受到万吨伤害。”

而后便傻傻的笑了。

打开微信,又发下一个动态“大意是单身狗,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伤害,万箭穿心。 ”

这很显然的是一条自黑。

我是不擅长在朋友圈赤裸裸的表达情感的,我害怕意表错人,我害怕写着无心看者有意,平白的为自己招来“矫情”甚至更多的标签。

即使我自认为自己矫情的要死,但是还是不愿意被别人贴着标签。

我讨厌被孤立,千万百计的磨着自己怎么也磨不平的棱角孤独的合着群。

你看,我总是如此,倔强的顾忌着虚无的顾忌。倔强的自以为是。

过了几分钟,朋友Z发微信给我“他说找对象其实是不难的。”巧的是,身旁的姑娘那一刻也对我说着同样的语言。

我一遍一遍的揣摩着他们说的话,而后,我便笑了。

是的,我承认找对象是不难的,只是你喜欢的而又恰巧喜欢你的,刚好遇见且又合适的人总是太难。

更何况我倔强一生又怎会甘愿将就。

日子是自己的,爱情与婚姻更是如人饮水。

过来人总是一遍一遍的用着他们的经验对我说着那些我听腻了的语言。

是的,我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完美,刚刚好的遇见可遇不可求。刚刚好的人更是如同天上月。

过来人说的或许都是对的,可是我也并没有做错。

一生太过于漫长,我只愿一生被爱。漫长余生几十载,只盼良人早来,可是良人未来,我又怎么敢轻易将光阴所托非良。

我承认对于奔着结婚而去的爱情我总是过分小心翼翼,慎重害怕胆小慢热且安全感全无。

对于爱情我总是胆小如蜗牛,安静的瑟缩在自己的壳里,一步一步的彳亍在光阴里,一寸一寸的煎熬,即使前方已是春暖花开,亦不敢轻易抬头。

我曾经跟朋友说过,如果遇见另一半需要花光我余生所有运气,与他结婚便是要花光我余生所有勇气,那么,漫长余生里,我还拥有什么。

朋友说你有一个家,一个孩子,三餐四季。

我沉默了一会,蛮温情的说辞。

那一刻,我突然也很希望有人与我粥可温,有人与我立黄昏。有人与我知茶冷,有人与我诉衷肠。

只是这二十年遇见太多人,合得来的太少,合得来而又恰巧秉性相投相谈甚欢者更是寥寥无几。

阳春白雪也好,下里巴人也罢,我只想过一段有温度的后半生。

执子之手举案齐眉,在春光灿烂里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一双人一世界。

仅此而已。

这一刻,婚礼上的音乐依旧大声的喧闹着。扣在我的心弦上方,拨动我心房。

我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我会有结婚的冲动,但我也承认那不过是冲动罢了,良人毕竟未来。

人生路远,道阻且长,我不知道我需要见证多少场幸福才会对爱情鼓足勇气,我只知道在岁月这条河里我只能做自己的摆渡者。

我想,婚礼是一场浪漫,婚姻是一场平淡。风花雪月经年短,油盐一场余生漫。

在夏风雨露里,在寒蝉凄切里。在晨雾弥漫在灯火阑珊里。

且让我去历经,且赠予我情深

我仍然期待,我会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