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香椿有关

最近我经常去光顾菜市场,因为下班顺路的缘故,心血来潮想吃什么了,就一定要买到。其实很多东西是因为看见了,就勾引起了食欲,然后就想买回来。

比如香椿,上个星期有一天下午,我和吴先生带着闺女去溜达,因为去菜市场常走的路,要经过一个村子,近一段时间一直封着,我们就绕道另外一条路,路的一侧载满了樱花树,在午后的阳光里星光闪闪。

闺女一路上都很开心,一直赞叹着风景多么美好,或许是太长时间没有出来了,看什么都觉得稀奇,毕竟上一次出去还是冬天,再出来就春暖花开了。

樱花树下,有很多小商小贩,东西都摆在三轮车上,有草莓,苹果,菠萝之类的水果,也有莴笋、西红柿和各种青菜,都很新鲜,卖菜的叔叔阿姨说菜是自己家种的,所以价格都很便宜。

一个平放在地上的黑色拉杆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走进一看,原来是一小扎一小扎的香椿,散发着香椿特有的香气,香气浓郁。而且很鲜嫩,长度就不到10厘米,价格也很便宜,10块钱4扎,我当即就买了一些,卖香椿的是个大叔,人很朴实,可能是才学会用二维码收款,有些小心翼翼,像极了我的父亲母亲。

在我的家乡,香椿是一道很普通的食材,每年三月中旬左右,大家都会采摘一些,或当下拿来吃,或晒干留着以后吃,或腌起来放在冰箱保鲜。

记得以前我家房前就种了一排香椿树,每年摘香椿的时候,先是用梯子爬上树,把够的着的先摘下来,剩余的就用一根长长的竹竿,顶端绑着镰刀,一朵朵的往下勾。妈妈说我小时候像猴子一样,能顺着光溜溜的香椿树,爬的很高,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爬树的样子了,或许是童年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所以就无所顾忌。

摘来的香椿,有很多种做法,最常见的就是和鸡蛋搭配,可蒸可炒,把香椿洗干净,再放在开水里烫一下,然后切碎,和打散的鸡蛋搅拌均匀,炒着吃香气四溢,蒸着吃鲜嫩爽滑。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炸着吃,把香椿腌好,再晒得微干,容器里加入面粉,淀粉,还有鸡蛋和调味料,搅拌均匀,把一朵朵的香椿放进去,裹上面粉,放进热油锅炸,等到两面变黄就出锅,稍微凉一下,就可以吃了,一口咬下去,外酥里嫩,唇齿留香。

我外出上学后,回家很少,每次回家不管是什么季节,总能吃到妈妈做的这道菜,因为妈妈每年都采摘一些,存起来,等我们回家,所以妈妈的味道总也忘不了。

成家后,每次回家,妈妈总会整一些特产让我带回来,比如自家晒得豆瓣酱,萝卜干,酸菜等,当然还有香椿,每次我都尽量带一一些,因为妈妈说她也没啥好让我带的,其实这些天然的,充满感情的就是好的。

今年妈妈去了上海弟弟家,前两天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有些遗憾地说,今年不能摘香椿,以后我回家就不能吃了,我说自己买了一些,并问了她怎么处理,妈妈给我说了方法,并叮嘱我不要把叶子弄掉了。

开心的是,闺蜜的妈妈托人给闺蜜捎了一些老家的香椿,并叮嘱闺蜜给我拿一些,所以我也吃到了老家的香椿。婆婆说闺蜜的妈对我真好,谁说不是呢,有些情谊就珍藏在食材中,让人留念。

我想我记忆深处的香椿,那种浓郁的香味里,都包含着浓浓的深情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