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在世界的尽头

文、斑马宁

『一』

一群孩子,互相拥挤着推搡着跑出教室,走在最后的,是个头矮小面黄肌瘦的任然,拖着小小的身体,从教室的最后一排,默默走到门口,一抬脚,被突如其来的一只脚绊倒在地,简直摔了个狗啃屎的姿势,她疼的皱了皱眉。

“哈哈哈,任然是个大笨蛋,大笨蛋。”绊倒她的人大声的嘲笑着,之后孩子们一窝蜂全拥了过来。

任然试图站起来,也许是胳膊太瘦弱无力,撑不起她小小的身躯,导致她又跌了下去。

“站都站不起来,就是个大笨蛋,哈哈哈,大笨蛋,任然就是个大笨蛋,没有朋友的大笨蛋。”所有的孩子全在嘲笑她,她低着头,脸涨得通红,眼里忍着泪,牙齿咬破了嘴唇,好像感受到了一丝血腥味。

“走喽,真是个笨蛋,我们才不要跟笨蛋玩。”人群中有人说了一句话,然后孩子们全都一窝蜂散了,三五成群,闹成一片。

任然站起来,擦了擦还未落下的眼泪,走到角落的台阶,抱着膝盖坐着,默默看着眼前打闹的孩子们,不说话,也看不出有任何表情。

突然一堆沙砸在了她的脸上,紧接着又是小石子,孩子们一边扔,一边让她滚出这个院子,他们不想看到她。任然无奈,只能用手臂挡着脸,逃也似的跑出了院子。

她坐在院子门口的大石头上,冷漠的看着远处,前面就是条小河,里面扔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散发着一种令人发呕的恶臭味,太阳火辣辣的照在脸上,让她有一阵的眩晕。

任然看到远处的小路上驶来一辆小汽车,在石子铺成的崎岖小路上,颠簸的似乎快要散了。由于路太窄,小汽车不得不在两百米之外停了下来,驾驶座走下来一位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绅士的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抱下来一个干净的女孩。

小女孩穿了一身漂亮的白色公主裙,脚上穿着黑色的小皮鞋,怀里抱着一个娃娃,背上背着个小熊形状的背包,嘟着嘴,似乎不太开心。男人蹲下去哄了哄,小女孩才伸出手,任男人牵着,一步一步朝着院子门口走来。

任然收回了视线,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看向了小河。男人并没有注意到任然的存在,拉着小女孩往院子里走,小女孩突然看到坐在石头上的任然,挣脱了男人的手,将背包脱下来,拉开拉链,掏出了一张创可贴,走到任然面前,拍了拍她腿上的灰尘,把创可贴贴在她的伤口上,大概是刚刚跌破的,任然经常这样,所以不以为意。

小女孩笑了笑,重新背上背包,跑到男人面前,拉起他的手,走进了院子。任然全程都冷着一张脸,略微有些警惕,看到她笑容的那一刻,突然心口的某个地方,狠狠地抽搐了一下,有些疼。

任然跟在后面也走进了院子,所有的孩子全围着小姑娘,就像是围观动物园里的稀有动物一样,小女孩眨着大大的眼睛,嘟着嘴,对于眼前孩子们的指指点点显然不太开心,男人走进了院长的房间,把小女孩一个人留在了外面。

任然离开了这里,偷偷溜到了院长房间后面的窗户下,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想听听男人会跟院长说些什么。

小女孩站的有些累,干脆坐在房间门口的石阶上,托着下巴等着男人。好像过了很久,男人终于出来了,小女孩笑着拉着男人的手,想要跟他一起离开这里,她不喜欢这个地方。

任然此时也走回了院子,院长和蔼的拉过小女孩的手,说在这里有很多小朋友,她一定会和他们相处的很好的。小女孩却挣脱了院长的手,紧紧的抱着男人的大腿。

男人从钱包里掏出一大把钞票递给了院长,院长拿着钱就回了房间,男人蹲下去安慰小女孩,说让她在这里玩几天,几天后就来接她回家。小女孩大大的眼睛里扑闪着泪光,哭着问男人到底过多少天才能来接她。男人说让她等着,之后便走出了院子,小女孩哭着追出去,男人坚定且冷漠的没有回头,开着小汽车,重新的踏上了颠簸的小路,离开了。

“爸爸,你一定要来接我,果果会很想念你的,你一定要来。”小女孩跌在了地上,哭成了花猫脸,娃娃落在了身后,孩子们一窝蜂的拥上去,想要抢女孩的娃娃,任然见状,一把抱着娃娃,趴在地上,不让任何人夺走,任孩子们拳打脚踢,她只是咬着牙,一声不吭,孩子们抢的有些累的,便失去了兴趣,跑去一边玩了。

任然看不再有人抢了,便站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跟小女孩学着拍拍身上的灰尘,一瘸一拐的走到小女孩面前,把娃娃递给了她。

“笨蛋,哭过了就要学会一个人坚强。”

“可是,我怕爸爸不来接我,怎么办。”小女孩满眼泪水的望着任然,样子可怜极了。

“别怕,以后我来保护你。”任然坚定的说,脸上仍然看不出任何表情。

『二』

一辆红色的跑车在黑夜中疾驰而来,停在一栋别墅前面,车里走出一女子,大大的眼睛,干净的皮肤,一抹红唇仿佛照亮了整个黑夜,黑色风衣及膝,长筒靴刚好衬托了纤细的双腿,一双白皙的手骨节分明,微微拔了拔额前被风吹乱的秀发,踩着恨天高,哒哒声划破了天际,美得仿佛这黑夜的精灵一般。

女子刚把钥匙插进孔里,突然路灯闪了两下灭了,顿时周围变得一片漆黑,女子皱了皱眉,闭了眼睛,深吸两口空气,迅速扭转了钥匙,走进家门,打开了所有的灯。

见到灯光的那一刻,女子才睁开眼睛,舒展了皱着的眉,换了鞋,将钥匙放在桌子上,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封信,面色沉重,想打开却又不想打开的样子,信是今天下午寄到店里的,信封上写着林果果收,地址她不认得,字迹也不熟悉,她害怕信里的内容会让她想起很多事,所以不敢打开,索性扔在桌子上。

走到浴室,拧开水龙头,滴了些精油,果果脱光了衣服,躺在浴池里,最近她总是想起七岁那年,在孤儿院,第一次遇到任然的场景,明明过了很多年,明明早就想要忘记,却越发记得清晰。她的头有些疼,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

“那时候,你也才七岁啊,还嚷嚷着要保护我,你才是个傻瓜,大傻瓜。”果果一个人自言自语。

头愈发的疼,果果干脆躺下去,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了与任然的点点滴滴,既然忘不了,那就慢慢记起吧。今晚,大概又是个失眠的夜。

“傻瓜,永远不要相信别人的话,知道吗,就像你不能相信爸爸还会来接你一样。”这是八岁时,任然一脸冷漠不可反抗的对果果说的话。

“你骗我,我不相信,爸爸一定会来的,他说过一定会来的。”果果大吼着,早已哭成了泪人。

“他不要你了,你要学会面对现实,我早就听到了,他娶了新的老婆,一定要把你扔掉,扔的越远越好。”任然也冲果果大吼。

“别说了,我不相信,你就是在骗我,我才不要永远待在这个鬼地方,我要回家。”果果哭的快要哑了。

“傻瓜,你真是个傻瓜,别怕,以后,我来保护你,永远不会抛弃你的。”任然抱着果果,任由她哭,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抚着她的情绪。

躺在浴池里的果果,想起了这些,感觉嘴里有些苦涩,有什么热热的东西顺着脸颊流到了脖子里,大概是眼泪吧,果果想,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流泪了。

『三』

孤儿院的孩子们,缺爱缺的厉害,总喜欢欺负任然来获得存在感,看她越是不说话,越是忍让,他们便欺负的越是厉害。任然大概是习惯了,总是忍着,果果来之后,她的整个人生好像都变了。

院长因为果果爸爸塞钱的原因,对她特殊照顾,吃饭时,会额外给她加个鸡腿,其他的孩子们看着眼馋,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果果有什么吃的,总会分一半给任然,这让孩子们更加仇视她,顺便连带着果果一起仇视。

任然不在乎其他小朋友怎么对待她,她只觉得果果像是老天给她的礼物,看到她在身边,总是心安。以前任然睡觉,半夜总是会被噩梦惊醒,害怕的缩在墙角,现在拉着果果的手,总是睡得很安稳。

果果慢慢的开始适应了孤儿院的生活,她总是笑嘻嘻的,每天都很快乐,生气时,喜欢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嘟着嘴,任然有时候会故意惹她生气,看她背过去,踢着脚下的石子,样子可爱极了。

果果不再穿她的公主裙,也不再背她的小熊背包了,换上了跟任然一样洗的发白的衣服,只是到哪里她都会抱着娃娃,她没有提到过爸爸,任然以为她真的学会了坚强,又或许是忘记了。

果果的性格大概是真的适合生活在这种地方,一方天地,放肆的生长,整天暴露在烈日下,皮肤略微有些黑,只是好看的脸庞变得愈发的秀气。

果果会拉着任然的手,跑到很远的地方,爬树掏鸟窝,任然在下面一脸担心,果果爬的开心,下来的时候却怕了,抱着树枝,不敢动,任然一边担心,一边又觉得好笑。

任然让果果跳下来,说自己一定会接住她的,果果真的从树上跳了下来,跌在了任然身上,两个人躺在地上哈哈大笑。

果果说任然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任然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果果还下河摸鱼,偷别人家的鸡蛋,捉弄别人家的孩子,用石子扔别人家的窗户,每次院子问起来,果果总是将责任一股脑推给任然,任然总是默默的跟在院长进了房间,挨一个多小时骂,果果便坐在门口等她出来,每次打开门的时候,任然总是冷漠着一张脸,见到她的时候,又换上了一张温和的脸。

果果说任然不说话冷着脸的时候,谁都不敢靠近,院长只敢骂,要是她自己进去,早被打的嗷嗷叫了,任然也只是笑笑,由着她任性。

任然知道,果果做的事,都是为了她,果果高了任然半个头,任然比同龄人要发育的晚一点,所以果果总是会弄点吃的给她,捉弄欺负她的孩子,把石子扔进嘲笑她矮的人家里。

拉着果果的手,任然会笑,会有安全感,她认为,果果会跟她一起长大,她们会在一起一辈子,做一辈子的朋友。

孤儿院的孩子们还是会欺负任然,往她身上扔沙扔石子,会把她写好的作业撕个粉碎,会在她的饭里撒满盐,会嘲笑她矮,嘲笑她笨,绊倒她,但她觉得没关系,因为他们再也不会嘲笑她没有朋友了,每次望向她旁边位置上的果果,她能把所有不开心都忘得一干二净。教室最后一排,大概成了她们两个的天地,也成了整个院子里任然最喜欢的地方。

可果果见不得别人欺负任然,经常跟其他孩子们打架,谁敢欺负她,二话不说就上去打,直到对方道歉,身上永远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有时候自己脸上也会青一块紫一块,任然看了心疼,果果却只会对她傻笑。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果果会挤进任然的被窝,跟她聊外面的世界,说以后要带她去吃哈根达斯,草莓蛋糕,巧克力,糖果,要把所有的东西全都送给她,任然对外面的世界完全没有概念,但看果果说的一脸兴奋,自己也很开心,同时又有点害怕,她真的很怕失去果果。

『四』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她们八岁那年,有那么一天夜晚,果果抱着她的娃娃在角落的台阶上,不说话,显然心情低到了极点,任然试遍了所有的方法,果果还是不开心。

任然只能坐在果果旁边,陪着她,过了很久,果果才说她想爸爸了,爸爸答应过她每年生日都会陪她,可他今天没来,等了整整一年了,还是没来接她。

任然才知道那天是果果的生日,可她骂果果傻,告诉她爸爸不会去接她的,她的爸爸早就不要她了。果果哭的嗓子都快哑了,脾气上来,直接把娃娃扔进了院子前的小河里。任然才知道那是果果来的那天,爸爸给她买的生日礼物。

任然跟果果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永远不会抛弃果果,她会永远保护果果。果果哭的有些累,任然拖着瘦弱的身体,费力的将果果搬到床上。

哄她睡着之后,任然便借着月光,去满是污垢的散发着恶臭味的小河里,花了好长的时间,才找到了果果的娃娃。任然抱着果果的娃娃,坐在河岸边上,看着天上的星星,觉得心口的地方,又有些疼,好像第一次见到果果笑容时那样疼,她突然哭了,很悲伤。

夏日夜里的风吹在人身上很舒适,任然在夜色中洗了洗身上的污垢,也将娃娃洗干净,挂在了院子里,随后躺在果果旁边,拉起她的手,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果果还没醒,任然就起床离开了,因为没钱,所以逛了好久,也没找到什么适合送给果果的礼物,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在转弯处的地摊上,被两只漂亮的手环吸引了,停下的脚步再也难以挪开,她想象着果果看到礼物时冲她露出的甜甜的笑。

也许果果永远不会知道,那天任然跟老板说她有个妹妹过生日,想送她那个手环,可她没钱,老板赶她离开时,任然咬紧了下嘴唇,脸涨得通红,一把抢过手环就跑,她脑子里只有果果的笑,只有果果开心的样子。

不幸的是,她跑的时候跌倒了,也许是老板看到她落满眼泪的脸庞棱骨分明,清瘦的身躯孱弱不堪,一时间大发慈悲,竟答应将手环送给她,但是要帮他摆几天地摊,任然含泪答应了,如果那时候有人留心,便能看到小路上有一个女孩,用力的握着手环,一阵风似得跑着,嘴上笑着,脸上却流满了眼泪。

任然在离院子不远的地方,看到门口崭新的小汽车正要发动,果果的头从车窗伸出来,着急的张望着,任然突然慌了,大喊了一声果果,果果回头看到任然,便开始哭。任然加快了速度,追上了果果,将手环递给她,告诉她这是生日礼物之后,车子便开走了,果果哭着,求着爸爸把任然一起带走,可她不知道除了她自己根本没人在乎那个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任然。

任然在汽车后面,一直跑了很远,她一直在说,别怕,哭过之后就要学会一个人坚强,我会永远保护你。果果一直哭一直哭,任然跌倒了,路上的石子硌得她疼的皱了眉,鲜红的血一直流,她坐在石子路上,看着汽车逐渐消失。

任然一直坐了很久,突然感觉不到痛,她不想哭,可眼泪就是一直流,心很痛,后知后觉的才发现,汽车带走了她的果果,她的果果丢了。

天黑了,任然一个人走到院子里,膝盖上的血已经凝固了,她仿佛失去了灵魂,无力的坐在台阶上,抬头看到院子里还挂着果果的娃娃。任然走过去拿下来,抱在怀里,贴在心口最痛的地方。

任然还在流泪,她记得跟果果说过永远不会抛弃她,却不曾想过有一天,果果抛弃了她,就像扔娃娃时那样决绝。来的时候,猝不及防,走的时候,匆匆又匆匆。原来被抛弃的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整个黑夜都被孤独笼罩了,看不到星星和月亮。

『五』

果果走了,任然又恢复了以前平静的日子,好像做了一场梦,梦醒之后她还是一个人。她变得更加不爱说话,更加冷漠,再也没有笑过。

孩子们渐渐忽视了她的存在,也不再欺负她了,她便更加没有了动力,连恨都不会了,生活仿佛没有了希望,于是变得更加孱弱清瘦。

直到有一天,她收到了果果寄来的信,才将她的心重新唤醒,果果告诉任然她回到了爸爸家,可是她过得并不快乐,因为后妈不喜欢她。果果还说她自己要忍,要学会坚强,等有一天长大了,便将任然接过去,她们要做一辈子朋友,一直在一起。

任然读完信,露出了久违的笑,原来果果没有抛弃她,大概果果也永远不会抛弃自己的,信封里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果果开心的笑着,大大的眼睛像极了天上的星星。

那之后,果果隔一段时间便会寄来一封信,说些生活中发生的琐碎的事,比如果果去了新的学校,交了很多新的朋友,漂亮的果果到哪里都会招人喜欢,还有就是非常想念任然。任然每次都认真的读完信,闭着眼睛想象着果果现在的生活,每一封信都附带一张果果的照片,任然发现果果皮肤变得越来越白,原来圆圆的脸变得清瘦许多,更添了几分美感。

任然帮老板摆了几天地摊之后,老板觉得她还不错,问她愿不愿继续帮忙,每天会付一点工资给她,任然一口便答应了。

任然现在每天都把挣的钱放进一个盒子里,另外一个盒子放着果果寄来的信和照片,这两个铁盒子是她最宝贵的东西。她想等她攒够了钱,再长大一点,便一个人去果果的城市,带她去吃哈根达斯,草莓蛋糕,巧克力,糖果,给她买很多很多的东西。

果果的信从不间断,任然却没有回过一封,因为她想等见到果果的那一天,拉着她的手,睡在她旁边,聊一个晚上,把心里的话一股脑的全告诉她。

可是,生活中总是充满太多可是,来日方长总是那么遥远,这世界如果有早知道,便不会有那么的悲惨结局。

『六』

伊木开着车,拐了个弯,停在了红色跑车旁边,别墅前一片漆黑,大概是路灯坏了,他看到别墅里灯火通明,突然捂着胸口的地方,呼吸有些紧张,没有停留多长时间,他便开着车离开了。

这些个夜晚,这个地方总是牵引他的心,他渴望敲开门,见一见里面的主人,偶尔还会有些心痛,可他没有勇气。

伊木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家,开了灯,脱了鞋,拿了些酒出来,猛灌了几口,瘫坐在沙发上,沙发尽头放着个娃娃,颜色早已褪去,伊木放下酒,拿过娃娃,抱在怀里,靠在心口最疼的地方。

酒不醉人,人自醉,悲到深处泪自流,伊木喝光了所有的酒,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娃娃跌在了地上。

空旷的街道上,传来急促的刹车声,尖利的刺耳,伊木回头看到一个孱弱的姑娘,重重的跌在了一米外,瘦弱的身躯让人看了不禁想要保护,铁盒摔在了旁边,空中飘落着许多钱、信封还有照片,一只娃娃还紧紧的抱在姑娘怀里,沾了些血迹,银白色的手环发出脆耳的声响,滚在了伊木的脚边,他弯腰捡起,看着不远处的姑娘奄奄一息,嘴唇动着好像在说些什么,伊木被这一幕惊呆了,泛白的嘴唇越发惨白。

伊木突然吓醒了,这些个夜晚,他总是梦到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心愈发的疼,突然很想握起另外一只手。他捡起地上的娃娃,走到阳台,点着一支烟,烟雾缭绕中,他突然落泪了,可他并不想哭。

他想起那天手术结束后,醒来看到太阳的感觉真好,医生告诉他手术很成功,新的心脏已经开始工作了,在过一段时间,磨合好了之后,便可以出院了。

护士给他喂过药之后,说他运气真好,那个姑娘太可惜了。他不解。

护士们聚在一起聊天,说半个月一场车祸,一个姑娘抢救无效,才二十岁的好年纪便去世了。送来的时候,浑身是血,死活抱着个娃娃不放手,哭着用最后一口气说,如果救不回来,请让她的心活下去。

心就被换给了他,护士指着伊木说着。所有人都看向伊木的方向,伊木有些震惊,突然想起半个月前,路边看到的那场令人心悸的车祸,不会那么巧吧,伊木不敢相信的怀疑着。

他觉得心跳的愈加厉害,有一种迫切的想要活下去的冲动,又有一种兴奋,一种害怕,一种孤独,一种怕被抛弃,一种怕被遗忘,五味杂陈,难以想象。

护士还提到了那姑娘一直叫着果果,不知道果果跟她是什么关系。

伊木听到了果果这名字,突然心疼的快要缩起来一样,痛苦不堪,脸色惨白没有任何血丝,咳嗽不停,护士立刻散了,叫来了医生,检查一番,好在伊木平静下来了,医生让他不要在激动。他仿佛什么都没听,眼神在发呆,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回荡在他脑海,替我好好爱她。

出院那天,医生把两个铁盒和一只娃娃送到他面前,说那姑娘是个孤儿,东西就交给他保管,最起码她的心还活在这世上,也许这里面还有她未完成的心愿。

伊木带着东西离开了,打开铁盒的时候,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信封上照片上沾着血迹,血迹再深,怎么都难掩相片上人的清秀。

伊木看到所有的信全都是从一个地址寄来的,只有一封上面写了收件人林果果,地址还未写。他做了个决定,换掉有血迹的信封,将信塞进去,写好收件人和地址,寄了出去。

掐灭了烟头,伊木抱着娃娃,坐在阳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他觉得照片上的女孩大大的眼睛,跟星星一样散发光芒。夜晚的心有些孤独,但很美。

『七』

果果从梦里惊醒,发现自己躺在浴池里,脸上全是眼泪,半个月前院长告诉她任然去世的消息,她不相信,躺在床上哭了两天,她骂任然骗她,说好的不会抛弃她,最后还是离开了她,她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去找任然。

“给你寄了那么多封信,你从来没有回过,傻瓜,你是不是在怪我丢下了你,我不敢回去找你,怕你不原谅我,怕你说再也不要理我。”果果哭干了眼泪,从浴池里爬出来,披了件浴袍,拿起信,拆开了。

致果果:

果果,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我终于攒够了钱,去找你就可以一起去吃你说过的好多吃的,我们已经长大了,以后可以住在一起,看星星月亮,陪你疯陪你闹。

明天就去你的城市找你,今晚突然想给你写封信,你寄了那么多我都没回,我只是想拉着你的手,跟你说好多好多的话。

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我都会保护你,在世界的尽头等你。

读完信,果果抑制不住心痛的感觉。突然门外一阵慌乱,有人叫了一声,果果放下信,平复了一下心情,打开了门,看到门外路灯被修好了,梯子倒在地上,一男生捂着胳膊肘,疼的皱着眉,这神情颇像任然。

伊木看到了果果,立马站了起来,痛感仿佛消失了一般,他低下头,不敢看她。然后走到车旁边拿出了铁盒和娃娃,果果看到娃娃的那一刻,伸出手捂着脸,哭了,伊木看到她手腕上带着同样的银白色手环,心疼了一下。

伊木说,我的心的主人是另外一个带着银色手环的女孩,她知道你怕黑。

果果一直哭,伊木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慌。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故事,但我能感受到她的心是有多爱你。伊木说完,也流泪了。

果果蹲在夜色中,放声哭泣。

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颗流星。

伊木走过去,抱着果果说,以后,我替她来保护你。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