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无极-银河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银河。

  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北斗七星。

  在北疆的一片草原上,在草原上的一顶哈萨克族绽放旁。

  “玉烟青湿白如幢,银湾晓转流天东。”

《溪晚凉》描写恰到好处。

  看到银河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

  北疆的时间总是很慢。已经八点了我却感觉还是四五点的日光。我们今晚宿在这片草原上。

  草原不是很广阔,在盘山路的一旁,说是牛羊成群大约不是很准确,三三两两散落在草原各处。穿草原而过的是一条小小的溪流,溪里碎石散落,溪中草堆散布。溪流自山上来,山脚是草原的尽头。草原的尽头到山顶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雪岭云杉的森林。站在草原的尽头,森林外泄了一股浓厚的原始气息。雪岭云杉大概有三四十米高,高者甚有五十米左右,笔直的树身划分天地,浓密的绿色宣示着自然。森林草甸下可以明显感觉到溪水潺潺流过,遍地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偶有一株雪岭云杉的枯木屹立在森林中,显得格外醒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看到哈萨克牧民在溪边喝水。

  溪水流自山上,水来自雪山的融水。水流经过长途的跋涉,虽然早已远离了寒冷的雪山,但仍然无比的冰冷。哈萨克牧民一定早已习惯了溪水的寒冷,才不至于像我一样喝了一口便腹痛难忍。

  胃部的不幸竟让我有幸看到了银河和北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夜幕降临,群山静寂。

  夜里的温度实在太低了,我夹紧了单衣步入了黑色的草原,周边虫鸣阵阵,溪水谣吟,群羊蹄踏,风铃脆响......

  霎那间,一道白光划过我的眼帘,我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流星!

激动不止如此。是我从未见过的景象,是我在书本上读到过的东西。

  极目所见,星汉灿烂。

  一条弯曲的银灰色飘带穿天而过,灰白交错,密星成网。银河之下是漫天的星星,颜色比银河更为的明亮。银河两侧分别有一颗超级亮的星星,我想是牛郎织女吧,他们隔河相望,交相闪烁,不知万里之外的天空上是怎样的光景。

  在银河的不远处,我还看到了北斗七星,勺状陈列,很是迷人。我已经忘了当初课本上学习的关于北斗七星的一系列知识,就算我还记得,恐怕我的心里也全然顾不上了。

  从小到大,人人都说银河,人人都谈北斗。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离我那么遥远,我却感觉如此的接近。

  我生于城市,长于城市,所见的皆是霓虹闪烁,霓虹闪烁远不及星汉灿烂。

  我怕这森林里的野兽,我忌惮这草甸上的蛇虫,可如今,我就是星空下的野兽,我便是苍茫里的蛇虫。

  此刻我的眼里定然有光。

  此刻我的眼里有最深邃的世界。

  此刻我的眼里是星辰万钧。

  此刻,最好留在此刻......

  手机无法记录此刻,无法留下银河和群星。

  群山沉默,在黑夜里深沉,山的边缘泛起了一层淡淡的光,牧羊人早已入睡,这番景象说与何人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文: 以著经济皇帝曰金石刻尽始皇帝所为也今袭号而金石刻辞不始皇
    尹堃阅读 168评论 0 1
  • 今天是哀悼日。 昨天的新闻上就已经说了,今天降半旗,举国哀悼,所有的娱乐场所关闭,所有的网络游戏等娱乐性质的东西都...
    OO碰到OO阅读 1,003评论 0 0
  • 这几天出差,状态真的非常不好。 首先高铁做的时间太长,以致我觉得特别难受,然后到酒店后就直接歇着,快准备睡觉才去洗...
    书宸阅读 129评论 0 0
  • 最近大火的《欢乐颂》还没着手看,就被各种分析各种剧透刷屏。中长微卷波波头,干练的职业装舒适冷淡的休闲装,刘涛刘...
    ID发芽阅读 357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