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老把我给惊着了

     不知为何喜欢上汪曾祺的文字,最近更是迷得不行,经常随身带本他的小书,忙里偷闲时品读。

    孩子开始认字,那天去露营,在公园里我便带了本《人间草木》。小家伙拿过去,煞有介事的读了起来。“夏天的早晨真舒服。空气很凉爽,草上还挂着露水……”虽然断断续续,却竟读了个差不多。此时正值夏天,我随声附和着,“夏天的早晨真舒服。”两个人都有种说不出的愉悦感。

     欣喜同时,我也在想汪老的文字朴实清淡,题材亲近自然,非常适合孩子读。自然的和谐在孩子心中播撒美的种子,是件好事。

      孩子去玩,我转过来继续往下读。文中提到了栀子花,好香的花。再往下看,文人对栀子花香过于外露,以为品格不高时,汪老写道“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这下文风急转,可把我惊着了。我便笑的不行。

原文如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