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爱的作家

        咸鱼猛地睁开眼,我最喜爱的作家?脑子里的第一想法,没有,不知道。看着身边的金鱼、鲤鱼等娓娓道来自己最喜爱的作家,咸鱼有些自惭形秽,这就是它只能是咸鱼的原因吧。虽说也是看过几本书的,却因为从来没有输出过而不知道自己最喜爱的作家。这一次咸鱼想努努力,找一找最喜爱的作家,于是它顺着记忆的隧道往前游。

        一只小咸鱼坐在新华书店的地板上翻着小说,原来这是小学时的它。这里是它知道的唯一一家书店,靠着马路边,一共三层。而现在只剩下两层,第一层已经改成了一家服装店。在这它没有喜欢上哪个作家,或者哪本书,好像一切都是为了应付,抑或是消磨不知如何处置的时光。

        顺着隧道来到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午后,这是咸鱼的初二暑假。它坐在老地主家门口的三轮车上翻着《飘》,草绿色的封面,厚厚的上下两册。书中的人名都太长,咸鱼竟然连作者的名字都记不住,只是百无聊赖地翻着,咸鱼还是那只咸鱼。

        突然远处闪现微弱的暗黄灯光,好像那里不一样,于是咸鱼游向了那点光亮,来到一间狭小的几平米房间内。咸鱼看到两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台缝纫机,这四件家具已经把整个空间塞得满满当当。这里原本是一间谷仓,所以一张床是架在旧有的分隔板上,读高中的咸鱼就睡在这张床上。此时的咸鱼正坐在桌前,翻看着《红楼梦》,一旁是咸鱼的父母由于白天的劳作已经沉沉地睡去,不时还发出鼾声,磨牙声。咸鱼喜欢看《红楼梦》,喜欢前八十回曹雪芹写的部分。经常想象如果还在封建王朝,它的家境估计比刘姥姥家还差,庆幸自己生在好年代,能识几个字。咸鱼找到了喜爱的书,但对作者的生平经历却知之甚少。

        有些垂头丧气的咸鱼继续往前游,看到它正在朋友家做客。看着飘窗上好几摞书,咸鱼惊叹于书多时,朋友却推荐了一本,书名叫《女人明白要趁早-三观易碎》,这时的咸鱼已经毕业两三年。一个人时,咸鱼一口气看完了大半本,被满满当当地打了一身的鸡血,冒出了第一个想法“原来还可以这样活”。咸鱼一边惊叹作者的执行力,一边佩服作者长期持续的规划能力。作为咸鱼的它从来没想过五年计划、十年计划,更不用说“一生的计划”。 到目前为止,它都是靠本能鲁莽闯天下。满血复活的咸鱼买了第一本效率手册,2015年的,从此开始关注这个品牌,关注作者王潇。

        在接下来的几年,咸鱼辗转了好几个城市,王潇不仅又出了好几本新书,而且公司也越做越大。此时的咸鱼才意识到,它最喜爱的作家叫王潇。因为是她的书改变了它,不仅让它看到了王潇是如何变成了力量,变成了希望;也让它看到许许多多普通女性的“变形记”。一个知行合一的作家,不单靠写,也用实际行动做出来让人看到。即便是咸鱼的它也开始相信,自己还是有很多可能性,并且愿意为这些可能性作出实际行动。

       咸鱼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原来它也是有最喜爱的作家,她的名字叫王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