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浊体》【一】墨洛温

一段传奇开始于一个睡眼惺忪的早晨


早上6:00整,床头的白色iPhone响起了陈奕迅的《红玫瑰》,他温柔的嗓音显然不适合用做闹铃。安羽乔的双眼睁开一条缝,他熟练地按了一下机顶的电源键,屏幕黑了下去。

白色的蝴蝶犬早已习惯六点的音乐,它没有醒,侧躺在自己的窝里肚皮均匀地起伏。

他再次醒来是在6:30。iPhone播放起了汪峰的《破碎的歌》,他从床上弹起来,抓来T恤往头上套。蝴蝶犬也醒了,它在窝里站起,走到地上前后各伸了一个懒腰,去喝小碗里面的水。

安羽乔一边嘟囔着“完了完了”,一边匆忙地把脚伸进裤腿。他能感觉到他的头发乱得很难看,可是卧室里没有镜子。蝴蝶犬悠闲地趴在窝里看着主人即将进入暴走状态,它打了一个哈欠。

“下辈子咱换换,你来当我我来当你。”安羽乔打开卧室的门,早餐已经在客厅的桌子上放好,旁边的主卧里传来男人惊雷般的呼噜声。

他照着卫生间的大浴镜,镜子中出现了一个看起来三个星期没有洗过头的疯子:“头可断,发型不能乱啊……”安羽乔取下内嵌在墙里的沐浴喷头,水还热。他把头凑过去,温热的水流冲刷过他的后脑。他闭着眼睛摸索着沐浴露,挤出一点胡乱地抹在头上,白色的泡沫落到脚上。他冲刷掉多余的泡沫,湿漉漉的头发贴在前额与脸颊上。大功率的吹风机发出呜呜的声音,干燥的热风把他的头发吹干,镜子中出现了一张并不帅气但是耐看的脸。

他理出一个普通的斜刘海,蹿回卧室穿袜子。两分钟之后,他穿戴整洁来到餐桌前,从桌子上抓起面包往书包里塞,火腿与煎蛋被无情地留在原地。他咕嘟咕嘟喝下一大杯低脂牛奶夺门而出。

“早安吴阿姨。”安羽乔急匆匆地向着出门遛狗的邻居打招呼。他跑到地下室,推出一辆自行车然后跨上车座猛蹬起来。

只相隔一个街区的另一侧是一片高档住宅区,两层的小别墅分布在草地上。安羽乔记得他的同桌墨洛温的家就住在这里,他一直觉得墨洛温这人有点怪。可能法国人都是这样吧,他想。

墨洛温留着布拉德·皮特式的发型,有着湛蓝色的眼睛,嘴角经常挂着痞里痞气的微笑。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安羽乔就把他定义为了花花公子,可是这位邪魅的花花公子竟然没有女朋友——他看不上学校里任何一个女生。

安羽乔骑着自行车路过墨洛温家门口,恰巧看到墨洛温关上别墅的大门。看着墨洛温一身蓝白色系的校服,安羽乔不禁感叹真是脸好穿校服都像穿着最新的时装走在T台上的国际男模,男模穿的新款式叫做“炫酷蓝白”……怎么突然有点像牙膏......

安羽乔本想叫墨洛温快点要迟到了,转念一想人家坐着高档跑车分分钟到学校了。他冲墨洛温喊:“喂喂,我先走啦!”

墨洛温淡淡地说了一句“等一下”,走到前院的灌木丛后推出一辆自行车,“我和你一起。”

安羽乔顿时受宠若惊:“这…没有豪华跑车送你么?”

墨洛温跨上自行车:“司机恰好出差了。”安羽乔只好也蹬起车子和他并排。他知道这位墨洛温少爷性格有些古怪,可也不会至于放着豪车不坐和他这个屌丝一块骑自行车吧……难道是想用我衬托他的他高富帅?不对把……从豪车上下来好像更高富帅吧......

安羽乔在脑中吐着槽,墨洛温突然问他:“看过《X—战警》么?”

“啊?”安羽乔惊异墨洛温为什么问这么突兀的问题,“高富帅也看商业片么?我还以为你只看《肖申克的救赎》这么有品的片子。”

墨洛温笑了一下:“高富帅也是人啊。你看过吧?”

“当然看过,那片子谁没看过啊……”

“那好啊。你最喜欢里面的谁呢?”墨洛温伸手捋了一下身后的头发,骑自行车让他的发型被风吹得有些散乱。

“金刚狼……爷们儿,还钢筋铁骨打不死。”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你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你认为你会拥有什么样的能力?或者你想拥有什么样的能力?”

“大哥你在做《关于高中生对影片「X—战警」相关看法》的问卷调查么?”

“你就当是这样好了。”

“我想要透视……”

墨洛温的自行车突然刹住,车轮在地上擦出漆黑的辙印。安羽乔能看出墨洛温一脸黑线,他觉得高富帅对自己的屌丝气质忍无可忍了:“那个我只是随便说说……想到透视没过大脑就说出来了……消消气,消消气。”

墨洛温做了一次深呼吸:“没事,我欣赏你的坦诚。”

“谢谢夸奖……”安羽乔知道墨洛温这句话只是在哄自己。避免尴尬他迅速转移话题,“那你希望有什么样的能力呢?”

墨洛温重新骑上自行车和安羽乔并排前行:“我么?催眠吧。”

安羽乔的自行车突然刹住,车轮在地上擦出漆黑的辙印:“我靠……还是你有想法。”

墨洛温听得出安羽乔话里的内涵,他突然想把车轮胎卸下来砸在安羽乔脸上。他沉默了,因为他不知道该对这个宇宙级屌丝说什么。

宇宙级屌丝的神色黯淡下来,他低着头:“我胡乱说的……你是我同桌,你知道我说话不经大脑,细胞又比较活跃。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一笑而过……”

他们没有说话,兀自骑着自己的自行车。

墨洛温用余光瞥着自行车的后视镜,后视镜里反射出一辆黑色的厢式轿车。令墨洛温在意的是厢式轿车与他们的自行车的距离变化幅度不超过5米。在空旷的大街上严格控制距离,墨洛温知道他们被人跟踪了。

“喜欢《千与千寻》么?”墨洛温突然问,这是他与尚千寻的联络暗号。

此时在几千米之外的豪华住宅里,尚千寻正在吮着冰镇可乐抱着电脑看《欢乐颂》。她窝在双人沙发里,抽着盒装纸擦眼角的泪。她哭着单击屏幕,画面聚焦在安迪焦急的脸庞上。

“这种时候干嘛叫我…”

安羽乔被金发高富帅突然摔出的问题砸懵了:“千与千寻?墨洛温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墨洛温并没有理他:“懒散女王也会哭鼻子的啊,宝贝儿,我需要你的帮助。”

几千米外的另一边,尚千寻迅速抹干眼泪,她仿佛进入了入神状态。与此同时墨洛温所在街区的全息景象涌入她的大脑。如果她的大脑是一台电脑,那么CPU正在高速运转,大量的数据像远程传输一般进入磁盘。刹那间仿佛锁定区域的四面八方都出现了属于尚千寻的眼睛,它们用一切可能与不可能的视角窥视着目标。

域·侵视。

加持了域·侵视状态下的尚千寻可以把十平方千米范围内的地域以任意角度成像在她的大脑中。简单来说就是她可以随时看到附近的全息景象,她一个人就是一座绝对不会出错的情报机构。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