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太宰“极丧”的《人间失格》

什么时候,我竟丧失了作为人的资格?

我一直都不太了解日本的文化。

后来,我知道了一个叫夏目漱石的男人,他用浪漫的“月色真美”,翻译了英文中的“I love you”。他的学生因此对他非常的崇拜,称他“浪漫诗人”。

因此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以为,一个能被万人敬仰的作家,应该是充满正能量的,积极向上的,能给人一种阳光般的感觉的人。

直到后来,我听说了日本史上有一个比夏目漱石影响力还要大的人,名叫:太宰治。

我对太宰治的认识几乎全是负面词汇。

吸毒分子,赌徒,酒鬼.....可以说,所有用来形容人类的负面词汇,太宰治都可以驾驭的了。但就是这么一个人,能给无数的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太宰治生前写过许多著名的书,从小学开始,他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作家,是别人眼中当之无愧的小文豪。

他也获得过许多的成就。1935年《晚年》一书中作品《逆行》列为第一届芥川奖的候选作品。结婚后,又写出了《富岳百景》及《斜阳》等作品,成为当代流行作家。

但要说他最出名的作品,莫过于他写得《人间失格》,也是他生前最后的“绝唱”。

“人间失格”其实并不是一个中文单词,而是由日语的汉字直接引用过来的词汇,在日语之中,“人间失格”翻译为:失去作为人的资格。

失去作为人的资格,是太宰治对自己短暂人生的点评。

其实放到现代,太宰治一定是幸福的,他出生在一个富豪家庭,如果没有人生各种的变故,他可以说一辈子不愁吃喝,纵享人间荣华富贵,美女、金钱可谓手到擒来,想有就有。刚出生的他,就已经含着金汤匙,是注定走向人生巅峰的。

可现实很残酷,太宰治的生命,只有短短的39年。

1948年6月13日深夜太宰治与崇拜他的女读者山崎富荣跳玉川上水自杀,时年39岁,留下了他最后的作品:《人间失格》。

我很好奇,为什么生得如此舒适的环境,最终却选择了自杀?有人说,《人间失格》是太宰治在自杀前,对自己生前经历的反省,和对自己生命最后的救赎,我带着好奇心,去阅读了这本书。

太宰治把自己的一生都投影在了叶藏身上(《人间失格》的主角)。

青少年时期,叶藏运用自己身上充分的滑稽细胞,去逗乐自己身边的人,让男佣演奏乐曲,而自己则跟着乐曲跳着疑似印第安舞蹈的诡异舞蹈,逗得众人捧腹大笑;在学校,用自己在几十本杂志上看的滑稽故事,写成一片文章,让同学们咧嘴大笑。叶藏就在这一场场的“滑稽小丑”地扮演中,成了大家的“崇拜者”。

太宰治曾说过:早晨,我睁眼醒来翻身下床,又变成了原来那个浅薄无知、善于伪装的滑稽角色。胆小鬼连幸福都会惧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也会被幸福所伤。趁着还没有受伤,我想就这样赶快分道扬镳。我又放出了惯用的逗笑烟幕弹。

似乎青少年的叶藏也很享受着这种过程,自己扮演小丑,逗别人笑,让别人敬佩自己,然后自己就成了别人的中心,所有人都围绕着自己转,成为众人的焦点。

即使到了中年,叶藏仍然没有放弃自己作为小丑的“身份”。

偏偏上天还赐予了他一副华美的面孔,和一颗机智的大脑。让无数的美女,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自愿被他掠夺钱财,抢劫美色。

但是叶藏感觉不到快乐。

在一次不经意间,叶藏接触到了毒品。

在吸食的一瞬间,他发疯似地迷上了这种让人沉沦的愉悦感。

第一次,叶藏感受到了做人的快乐。于是乎,叶藏将自己所有的钱财,都换成了毒品和赌博,享受这畸形的快感。

他的朋友劝他,告诉他什么是世人。

叶藏说: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道出了多少的无奈和辛酸。

他却又重复了这些罪恶。抛弃规律幸福的生活,酗酒,吐血,赌博,性爱。

叶藏也想过从这万丈深渊中爬出来,可是已经晚了。

小说的后半段,他的家人,把他当成疯子,当成神经病,送进了医院,叶藏也感觉到自己深深的罪孽。

他已经丧失了作为人的资格。

和叶藏一样,在昭和十一年,太宰就曾住进精神病院,也促成了后来这篇小说最初的源泉。

太宰治的一生,都在思考自己作为一个人,应该做什么,又为什么?自己是一个人。

也许是想的太多了吧,他得了抑郁症。

但他的自杀,真的是抑郁症导致的么?

我想也不全都是,在他最后的遗书之中,太宰治表达了自己对妻子美知子的爱,虽然,他出轨了很多次,也是挺讽刺的。

不过太宰治,或许真的也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呢,字里行间,他又是如此的温柔。

我突然明白了,为何他能够被世人瞻仰。

太宰治很伟大,对于人世间的不满,他宁愿选择伤害自己,也不伤害别人。

他不想活得虚伪。

我们总是在扮演着别人世界中的小丑,去阿谀奉承,去捧逗别人。静下心来想想,我是不是在无意之间,也丧失了作为人的资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