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房子----曹文轩《草房子》读后感

那期《朗读者》,董卿请来了温文尔雅的作家曹文轩,和我想像中的不一样,那么平和,自带着文学教授的气质。他是一位儿童文学作家,也是北京大学的教授。他朗读的选段是《草房子》的节选,主题是告别,如同草房子里的桑桑,曹文轩小时候真的是得过重病,有过一次人生虚拟的告别。但他最遗憾的是和父亲病重死前那场来不及的告别,所以,曹文轩说:那些真正让你难过的,不是告别,而是来不及告别。这样的感受我从他的名作《草房子》里已经分别感受到了,这是一本让人读来唯美又感动的书。

在中国,每个儿童几乎人手一册的《草房子》,创下了出版界的奇迹。如果说这是一本儿童读物,但我读过后,觉得它也是一本适合大人读的纯美文学。大家也许不熟悉曹文轩,但大家肯定知道《草房子》,这是老师推荐给孩子们的必读之书,我也是从孩子的书架上拿起来这本书,一读就放不下。

《草房子》讲述的是桑桑在小学六年级以前的生活,也是曹文轩的自传体回忆录。我喜欢小说的主人公桑桑,善良聪明,而陪伴他在油麻地儿时长大的小伙伴秃鹤、杜小康、纸月、细马,还有油麻地小学的老师蒋一轮和白雀的情缘纠缠,桑桑最喜欢的女老师温幼菊。正直有德行多才多艺的桑乔,孤寡的秦大奶奶,不知道生父漂亮可人的纸月,尤其红门的两篇和白雀的两篇,更是写出了成人世界的善与美。这本书里有催人泪下、感动人心的故事:少男少女之间毫无瑕疵的纯情,不幸少年与厄运相拼时的悲怆与优雅,垂暮老人在最后一瞬间所闪耀的人格光彩,在体验死亡中对生命的深切而优美的领悟,大人们之间扑朔迷离且又充满诗情画意的情感纠葛……

桑桑:是草房子里和每个人物命运和生活发生关联的主角,他也是油麻地六年人事变迁的见证者。他是油麻地小学校长桑乔的儿子,淘气敏感,更重要的是他对每个人发自内心深处的善良。他是蒋一轮老师和白雀爱情的信使,亲眼见证和间接参与了这场爱而不得的爱情纠缠与痛苦;他对小纸月有着不同朦胧的少男少女纯情;当油麻地小学所有师生排挤秦大奶奶时,本性善良的他成为了秦大奶奶的同盟军,帮助秦大奶奶获得了油麻地小学师生的理解与关爱;他是杜小康的竞争对手,却也是最懂杜小康的人,在杜小康家境破落后,是桑桑买掉了自己心爱的鸽子,将钱统统给了杜小康,帮助他渡过人生的难关;他帮细马看羊,是细马在油麻地唯一的好朋友。当他得了一种怪病而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他本性善良参与的每一件事情,深深地感动了我们,把这本书的情感内蕴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从他的身上,我们见证了人性的光辉与广大:他给饥渴的过路人端上一碗水;他甚至为养为牛为鸽子为麻雀人做任何一件事情;病重的情况仍然背着妹妹去县城看古城墙,尽显可贵的兄长情,他平静地面对所有人惊恐谈病色变,他无比刚强地跟随父亲桑乔四处求医,最终老天不负人,桑桑在省外得一老中医治疗,得的只是鼠疮,他在药寮里被温幼菊老师精心调服着特别苦的中药,这种团圆式的结局,让我们看到了油麻地人们的所有的美好和善良,让人油然而生出一种对生命的敬重和眷恋,对世间真情的渴望与珍惜。

秃鹤:这本书的开篇第一章是“秃鹤”,秃鹤是和桑桑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同班同学,但因为他是个十足的小秃子,本名叫陆鹤的他,油麻地的人都叫他秃鹤。他因为秃头的原因,受到了同学们的轻慢与侮辱,桑桑也淘气地和阿恕捉弄了他。所以,他在油麻地小学进行的片区小学会操比赛时,以他自己特有的方式,报复了大家,使得油麻地小学蒙受了“耻辱”,失去了荣誉,但秃鹤换得的是大家对他的冷淡,又是新学年开始,同学们竟然没有人愿意和他编在一个组。春节来临之际,油麻地小学接到上头的通知,将在春节期间举行全乡四十三所小学的文艺汇演。油麻地小学自从桑乔担任校长以来,年年都能取得个好名次,对于这次要再争得好名次,难度越来越大。桑乔最后定下来的剧目是蒋一轮从县文化馆同学那里取经取回来的剧目《屠桥》,里面有个关键的角色是个秃子连长。原本让一个同学戴猪尿泡扮成秃子的方法,在连试了两次后,爆了,他又不愿意剃成光头,不愿意变成像秃鹤一样因为秃头被人冷落。很快,油麻地小学传开了,《屠桥》不演了,也没法演。这时,秃鹤自动请缨,愿意试试这个角色。秃鹤从来没有演过戏,但他用出人意料的速度,将所有台词背得滚瓜烂熟,晚上自己反复进行练习,最终,秃鹤以一丝不苟的态度,把那个角色演绝了,为油麻地小学赢得了胜利。演出结束后,秃鹤不见了,桑桑找到了他,油麻地小学的师生找到了他……赢得了大家对他的尊重。

纸月:桑桑喜欢和关注的一个小姑娘,她有着谜一般的生世,不知道生身父亲是谁,她的母亲在生下她后一个月,投水塘自尽。她是由外婆一手拉扯大的,也是由外婆求桑乔,从三里外的板仓小学转学到这里的。小纸月永远是穿得干干净净的,也是个了不起的女孩子。她会写一手很正的毛笔大字,很会朗诵,作文写得好,有着其它孩子没有的灵气与书卷气。桑桑的母亲给予了纸月很多温暖,在天气不好不方便回三里外的纸月外婆家时,小纸月就住在桑桑家,和柳柳成了好朋友。一次,纸月生病没有来上学,蒋一轮老师让桑桑去板仓跑一趟,把学校布置的告诉给她,并送去作业本。在离板仓不远的大河边的树林里,桑桑无意中走近了浸月寺,见到了父亲常提起的慧思和尚。慧思和尚弹得好听的三弦,听父亲讲从前慧思和尚也是个教书先生,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谈吐风雅。桑桑凭一个孩子的直觉,无端地觉得慧思和尚的眼睛像另外一个人的眼睛,但想不出像谁。慧思和尚把桑桑送到了去板仓好一段路。小纸月病好了,但上学经常迟到,原来是板仓小学的一些孩子在来上学的路上每天截伏骚扰她,桑桑挺身而出保护她,也对以刘一水为首的那些孩子教训,最终还是桑乔校长联合了地方政府和板仓小学,平息了这些事儿,再也没有人阻挠纸月的正常上学了。在小说的最后一章,纸月的故事有了结尾,纸月的外婆去世了,桑桑在得了大病后即将病愈前夕,纸月给桑桑送来了一个她母亲生前做过的能用“很多很多很多年”的书包,几天后,纸月不再来油麻地小学上学,失踪了,连同她失踪的还有慧思和尚。仲夏时节,传来一个消息,有人在江南的一座美丽的小城看到了纸月和慧思和尚,那小城本是慧思的故乡,他还俗了。

杜小康:他是红门里的杜家少年,也是桑桑的竞争对手兼同班同学。可以说他是油麻地所有孩子羡慕的对象,是首富家的“天之骄子”。杜家多年经营着油麻地最富有的杂货铺,他可以随时从家里带来班级所需要的演出道具和物品,是连任多年的班长。他可以办到孩子们办不到的许多事情,拥有一辆连桑桑都渴望的自行车。然而,在后庄最难缠的名人朱一世揭发杜家掺假蒙人之后,杜家迅速地衰落下去,红门冷清了,杜小康也没钱上学了。突然之间经历的家境的败落,辍学后的杜小康随父亲远走芦荡养鸭,却祸不单行,鸭误吃了当地人的鱼苗,当地人扣押了杜家父子,几经转折,才回到了油麻地。放鸭失败后,杜小康唯一带来的就是五只很大、颜色青青的双黄鸭蛋,这是他从大芦荡带回来的全部财富。为了给父亲治病,为了还债,父亲把象征杜家的红门也抵押了。杜小康为了给父亲治病,家贫如洗,桑桑把自己心爱的鸽子买掉,把所有的钱给了杜小康,帮助他渡过难关。当年的红门少爷,山穷水尽之时,杜小康勇敢地站了起来,继承父业,在学校门口摆起了小摊,成长为一个坚强撑起家庭的男子汉。

细马:他是邱二妈和邱二爷领养回来的一个孩子。来到油麻地后,在学校,由于语言不通,受到了孩子们的排挤,无法适应新的生活,他选择了逃避,开始了放羊生活。善良的桑桑成了他唯一的玩伴,当他能听懂当地的方言时,他用笨拙的“骂人和打架”,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注和“招惹”,以泄他对教室里读书孩子们的嫉妒。刚开始,细马很不受邱二妈我待见,但在日久后,细马发现邱二爷越来越喜欢他。一场大水冲垮了他们家,使得邱二妈一直认为细马看中的所谓家产一夜之间沦失。邱二妈决定要送走细马回江南时,细马看到了邱二爷的不舍,还是回到了无子嗣的邱二妈邱二爷身边。不久,邱二爷身患绝症离世,细马与邱二妈相依为命,他毅然挑起了生活重担,立志要造一个大房子,俨然成长为一个独挡一面的男子汉。

秦大奶奶:这是第四章艾地的主人公。她是最让人感到脉脉温情的人,油麻地小学所在地本是她和丈夫秦大用大半生劳作换来的土地,然而,政府征用了这块地,动用了各种有趣的方法,也不能使她搬离这里,只好在油麻地小学的一角给了一小块地,也就是艾地,安居下来。所有油麻地的师生都觉得秦大奶奶是个可恶的人,就是在这样针锋相对的环境里,她依然保存着人世间最美好的善良。一次,秦大奶奶为救一个孩子落入水中,差点淹死。由此,秦大奶奶和油麻地人的关系得以改善,师生了也默认了艾地存在的合法性和必要性。然而,秦大奶奶最终还是和油麻地的人们永远的分别了,这次,她是为了油麻地小学的一只南瓜落水,她只想将那只南瓜拉出水面,不幸滑入水中,这一回,她再没有活过来。油麻地小学的师生都为她守灵,为她送行……

曹文轩写出了人生的困苦与悲怆之情,但绝不沉溺于悲切的情绪氛围里,他让读者看到即便在生命的低谷或是“绝境”当中,生命依然有它不屈与坚韧的一面,人性依然有它灿烂光辉的美质。
曹文轩的作品都是高水准的作品,无论对于孩子还是成人,读一读他的书,我们就能真正体会到什么是人性的光辉,什么是爱,什么是美。

b���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