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

字数 1643阅读 13

先借用两个故事:

郑执在一席讲自己和父亲,开头讲,“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结尾讲”多年以后当我再次走进穷鬼乐园,一定会弄懂在我昂首迎接雪花降临的那个黄昏,是否跟父亲思考过同样一个问题。“

《完美的间谍》作者的父亲是一个职业骗徒,而他是一个出色的多重间谍,在80岁他仍然不敢打开母亲留下的关于父母的白箱子;

在他那本自传体小说里,男主的父亲离世,因为“弄不清父亲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男主横空消失写回忆录,当人生清理好,想起和父亲那个失落的诺言,男主自杀了。

这两个故事,都是讲的人和父母的深刻纠缠,抗拒而又重复?终己一生,去寻求或挣脱和父母的联结,或者,仅仅是开始明白……

我想我的人生故事,也可以用这样的模板去讲述,当然我的人生,故事还没进展到可以回头讲的地步。

我现在的阶段,那天卢老师说,这种想取代理想父亲的意识,是俄狄浦斯情结的二期。大概过了这一阶段,内在的真正自我力量,就可以冲破,能得以彰显、落实 ;

又或是说,我先冲破了,就算过了这一阶段。

在有一次心理剧,我哭的很厉害,

一想到自己跟我爸那么像,一想到喜欢的人也有我爸的影子,一想到这辈子都跟这样的性格命运纠缠,悲伤就那么大;

这一年年一天天,越来越印证到我是我爸的孩子,

那些不耻他的过错,我一一在犯;那些试图超越摆脱的,还是在每一次好像要改变的时候,拉住了我:

比如花钱的习惯,我也是没概念不规划假大方浪费多;

比如向韩彤哭诉抱怨的样子,从去年意识到至如今,还是难以改变模式;

比如乱糟糟的房间和只想不做的懒性子;

……


这就是命啊,

命运是逃不开的。

”命运不是风 来回吹

命运是大地 不管你走到哪儿 都在命里“(顾城)

这一领悟体会在今年一月,当我发现那时的直接领导,也是有和我爸很像的点,比如皱眉的神情、总是全盘否定别人、心急但跟人沟通思路慢(主要因为太自我)……

那一瞬我就挺绝望的,大彻大悟,放弃挣扎。

原来不论到哪儿,都会遇到我在逃离的。

毕竟我前两次离职,爆发点也在于领导有和我爸相像的,而我又难以忍受:自我、不听他人意见、情绪焦躁、会很远就大声喊我去帮他做很小的事。

当然,感受,是主观和武断的;跳离来看,自然是可以区分每任领导和我爸的区别;包括我对我爸的认知,也是武断片面的,我的测评报告提醒我,可能你父亲只是在你面前是这样的……

然而感受也是真实的,存在的——命运,已经铺好。


在入组访谈的时候,卢老师说,当我在说这些(我会很气愤我爸有时表现出来的那种”弱小无力“,更气愤他无法承载我的气愤,让我像个罪人/不孝女……我很抗拒我爸总是向我索取情感陪伴,他总是很简单的事也让我帮助)的时候,我是挺开心笑着的?

她问,你也喜欢这种”烦恼痛苦“吗?

我说,哈,要不然我怎么会走上心理咨询这条路呢。

我早有体会,在与部分来访者的互动间,有和我爸相处时的同样感受。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这样的,在不同的地方,重复同样的本质;

试图走出不一样的路,最后终于明白它______

说回我爸,他给我的太多,

比如我爸可能给我的人生下了这么几句“咒”,哦,称为“封印”更贴切:

· “你以后就不要像我这样“——然而我还是很像他,我会”复制“我曾厉声指摘他的那些错误;

· ”你这种不会说话、喜怒都形于色的在社会上是混不好”——混不好是不存在的,说话说着说着我就会了,而喜怒形于色倒真是老父亲对孩子更透彻的了解;

还有更多,我其它的大部分优点,毕竟我整个人,就是爸妈基因造的、米饭养的。

所以这些也始终是我生命来源,命运起始。

就像匡扶摇最新文章讲的故事,

我们都试图把他们推出自己的思想边界,但因为反抗,反而错过了什么;

人的叛逆真是一生那么长,有时为了叛逆而叛逆,和父母的声音对峙,可是啊,那声音,除了是父母强加的期望,是否也可能是对我们灵魂的呼唤啊;

生命,本来就是承接的,在父母的生命基础上,延续、进阶;

可是我们接的那一步往往都没有做好,因为反抗父母给予的方式,所以拒绝了内容;于是在那些叛逆的挣扎里,我们试图成为另外一个人,得花好久,才终于找回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