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精灵糖果盒-金秋九月

收集生活里的小愉快,小确幸,甜甜的如糖似蜜,暖暖的如光似火。


20200909:

今天遇见一些小美好……

早上醒来收到了覃杰关于圈子宣传推广的范文作为回复,“如果没用就真的没用”,深以为然!

早上买了香蕉和西瓜,中午和姚立棒棒一口气瓜分完了一盒西瓜。

下午五点去游泳,可以在泳池打两个来回,应该有二百米吧!希望自己可以游得越来越自然,感受到水抚摸肌肤的触感。身体划过水的声音,哗啦啦啦,像小河流淌,自然美好,手脚打水产生的泡泡也是美丽动人,晶莹剔透的。尝试了踩水但还没找到感觉,如果可以想去尝试拿个深水证。

还遇见了三个大二的小鲜肉,教他们漂和呼吸换气以及蛙泳的腿部动作。都是00后,想想如果我弟上大学的话,应该就是跟他们一个年级。有个男孩说试了换气练习“吐水200次”,有点效果。内心还是很开心的。当我发现我希望能教会他们游泳时,我有些期望过高了。我马上告诉自己,随缘吧,他们如果愿意学,回自己看视频再练习的,总会学会的,所以我提了有公号有视频,可以跟着学。我只是让他们入门简单了一点点,也就足够了。我们遇见也是一个男孩子看我尝试仰泳,才向我请教的,但我只会蛙泳。也让我想买个鼻夹,下次多尝试尝试仰泳。对我也是一种激励吧!

因为超时交了6块钱,也让我更清楚一次2h的规则。更熟悉规则是好事,方式也在能接受的范围内。

晚上回寝室,一个新生小姐姐借用我的卡洗澡,我虽因为打算去实验室犹豫了几秒,还是借给了她。

晚上的时间就跟堂弟聊了他的工作,顺便问了一下他什么时候还我那二百,也不是很急,但是确实比较缺钱。

还给妈妈打电话了,爸爸去上夜班挣钱,听到还是会心疼,想想自己的状态,有些过意不去。问了妈妈关于街坊拉她入教会的态度,她说自己学不会经常忘记祷告,不想加入他们。我表达了我的担心,担心她一个人没有朋友闺蜜什么的,会孤单。她说每天割草喂喂羊,挺好的。我提到婶婶也一个人在家,你们可以多来往,妈妈说婶婶跟着叔叔卖羊奶、收购旧纸箱,也经常出门,晚上才回来。看了婶婶不适合当说知心话的大妹子。算了,随缘吧~我还问了我是什么时间出生的,妈妈说“上午11:06”在医院出生的,我惊讶于这精确的时间,但高兴的是我终于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啦!

上午还跟晨晨师妹一起移栽了12盆苗子,也算做了件实验相关的事。

美好的一天,开学报道的第一天,遇见了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真好!

明天实验室的研一的小崽崽们就来了!期待*^_^*

我还为雪豹贡献了一份公益

20200913:

晚上留学生带他老婆孩子去清真兰州拉面吃饺子,之后就带到实验室来玩。

小孩子一岁三个月,已经有七八十公分高了,跑着踉跄的步子,在椅子上爬上爬下,玩的不亦乐乎。雪白的肌肤在楼道里跑着碰到其他实验室的小姐姐,她们说“活像个洋娃娃”,确实就是个洋娃娃。

天真活泼,可爱至极,也是不受控制,像撒了欢一样看到门就像跑进去,尤其是跑到男厕所,她妈妈一脸无奈的表情只能向她爸爸救助,留学生笑着一把把她横着抱出来,放在办公室门口,她自己一溜烟就跑进屋子脱离了视线。

小孩子天然的活力与能量也感染着每一个见到她的成年人,也可以想象到她哭闹时母亲都要招架不住的辛苦与劳累。



20200914:

今天上午完成杂交种子采收,

中午和晨晨师妹移苗花了四十分钟就完成了,

然后和姚立一起去美食城吃的炒面条。

午睡二十分钟,有点吵,但是也闭目养了神,室友关窗的瞬间,外面的嘈杂瞬间降下来,也是舒服的。

下午三点不到,跟两位新生师弟演示收种,下午一遍收种,一边聊实验室的前尘往事,师弟大概吃瓜吃的也很愉快吧。

晚上跟三位萌新研究生一起吃晚饭,两个吃麻辣烫的很快吃完了,另外两个麻辣香锅才出锅。

吃晚饭取快递,莫名的顺丰快递原来是方皿的发票,还以为是什么人给我寄的礼物呢,哈哈,想多啦!

之后打电话问姚立,他说忘了给萌新们配钥匙,就一起去找荟五配钥匙去了,结果晚上试钥匙,才发现我给老板的是我寝室的钥匙,天知道我当时盯着寝室的钥匙在怀疑什么。

三只钥匙,该何去何从?


晚上萌新们学习陪ACC保存液,看着他们认真听着韩寒讲的英文,那种感觉还是蛮好的。

完事他们三个去收种,我把白天没有登记完的杂交材料登记完,上次处理的数据做成图,他们三个为在我身后说说笑笑,我也开怀笑了一晚上,虽然不太记得说了些什么……好像是实验室的1.5卷尺在量新生师妹的时候发现卷尺是不准的……

三只认真的萌新

20200920:

校门口看到了久违的大门口的石头和两侧的立柱,分别刻着校名和校训。去年就在这里拍照留念,所幸就今天拍吧。正好正对着大门的草坪前面有一家三口,爸爸推着婴儿车,宝宝坐在里面,在妈妈身边来回推着。妈妈坐在那里拿着手机,不知道是不是在看刚给孩子拍的照片。我抓住机会烦请那位妈妈给我拍个照片。她欣然答应了,我调好角度把手机给了她,我有些不知道站在哪里合适,生怕挡住了校名,站在很靠边的位置。“阴天有些背光”那位妈妈稍显歉意的跟我说,把手机交回给我。我拿到照片,后面几张她提高了亮度,已经很好了。道谢后我就离开去坐公交车了。

建行更新身份信息,一个大叔(可能是大厅经理)帮我一步步完成更新,差不多十几分钟就搞定了。

公交车上,两个农民工样子的大叔抬着一个小推车的行李,来不及赶到前门便一边喊一遍拍拍公交车后门,司机本来要启动发车,有重新给他们开了后门,他们两个人各自撑着伞,又一起抬着那个有些踉跄的行李。

植物园门口下了公交车,之前上公交就看到的一对母女也下了车,看来她们也是要去植物园。看到小女孩抬起胳膊护着头挡着稀稀拉拉的雨,我立马上前去给她们母女打伞。正在找伞的妈妈抬头看了看我,笑着说谢谢。他们找到伞之后,我就离开继续朝植物园门口走去,也看到女孩爸爸站在前面两三米处静静地等着他们,他也没有打伞。

我想我心里是喜欢或者说爱小孩子的,他们纯真善良美好。

植物园温室逛的时候,有一家三口站在木桥上,爸爸有些焦急的眼神扫视了附近,撞到了我的目光,他走下来,很客气的麻烦我给他们一家三口拍照,一脸拍了三张,我没有让他们换姿势什么的,然后给他们看。他们道谢后,我就继续逛去了。

出了植物园去找公交站,遇到刚下公交的一对母女,妈妈有些惊讶着急地喊着“诶呀,口罩忘带了,落在刚刚的公交车上了”双手一会再嘴巴附近,一会高举头顶,显得有些自责懊恼,更多的是着急。估计她也没看到稍远处有小卖部吧。我走上前看到女儿是戴着口罩的,跟她讲,我有口罩,可以给她一个,她很感激地说着谢谢的话,要转2块钱给我。我说没什么的。她一边戴着口罩,一边说着,“这怎么好,也没戴什么东西给你。”我笑着说:“没事,你们玩的开心就好!”一遍笑着向前走去。

这一天去建行更新了身份信息,逛了植物园,还看了电影《八佰》。而一路上的互相帮助的人情温暖也让我感到幸福,《八佰》的血腥和战争的残酷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这些幸存者的后代,要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才对得起先辈们的流血牺牲。

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