霾这个字,很早以前是藏匿在文艺青年的词典里的。他们要是写点儿什么东西,文章里暗藏一个笔画复杂的字眼,很能彰显自己的逼格。然后在某一日,它被眼尖细心的某个永远不担心会下岗失业,拥有全社会最完善的社保的人挑了出来,一脚踢到了公众眼前,让它为“重度环境污染”这六个字遮挡门面。

请大家给我念 雾(WU) 霾(MAI)。

“喔…….”乌压压的人群中,男女老少似懂非懂的,跟个系着红领巾的小屁孩儿似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集会散去,这个国的人们,化整为零,在街头巷尾,在茶余饭后,翘着脚的,抖着腿的,嗑着瓜子儿的,打着毛衣的,捧着个咖啡杯的,晒太阳的,射完精的,都在津津乐道于横空出世的“自然现象”—-雾霾。

其实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度荒谬可笑的事儿。官方让你怎么念,那你就怎么念。它从字眼入手,在你的大脑皮层切开一个入口,伸进一只手,扭动某个阀门,调整某个螺丝,然后你自然而然的觉得,喔,这无非就是一种天气现象嘛。而背后到底谁应该承担责任,是谁将成本分摊给所有人,就没人再问了。

从字眼上你可以看出,它就像是一个状如狐狸的怪物,拥有细长的眼睛,大而蓬松的尾巴,但身体却异常的臃肿。从远处看一座城市,它盘踞在上面,就像是城市本来就是它的一个巢穴。一切都被它包裹住了,城市的主色调成了灰黑色。而在它身体里出行的人们,心情想必也无法灿烂起来。那种阴沉的、暴戾的、焦躁的、苦恼的表情走马灯似的出现。人们不敢大口喘气,在几米之外便是迷雾的空间中,行色匆匆。

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姓奥名威尔字乔治的古人曾经写过一部小说,就跟现在挺像的。沉寂、灰暗,一切半死不活的,耸拉着脑袋的,看上去每个人都没像是活着,但却又没真正死去。 安静的街道上忽然一辆画着红色独眼怪物的车子驰骋而来,屁股后面缀着一串子轻狂虚假的笑声,转瞬而来,然后一个转向就消失在街角了。似乎这又是一个节日一样。

这是节日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雾霾时期的爱情。一对恋人,异时空,相恋十年...... 文 | 一枕清风 切齿痛恨而切肤痛惜的才是情人 ——木心 ...
    一枕清风阅读 1,689评论 11 12
  • 雾霾严重,行走其中,你有什么发现?不少于100字。 刘盈瑞:虽说已是早上六点了,窗外的夜色还如墨般浓稠,以往零星的...
    灵动语文阅读 926评论 0 5
  • 心情不好去五星级饭店吃饭,点了八个菜,特意要了一只大龙虾,自己干了一瓶三十年的茅台,还喝两碗鱼翅。酒足饭饱!一掏钱...
    古墓道人阅读 150评论 0 0
  • 佛教中有一个词叫“解脱”,我们一听到这个词就会想到六道轮回,想到生死,想到西天极乐世界。其实,佛教的解脱,是让你看...
    不猛不疯阅读 145评论 0 3
  • 还是桂花老师上课,没什么要记的
    儒鹿阅读 57评论 0 0
  • 氢可以提供电池电源的替代品 以非常不寻常的方式意外发现与水反应的新型铝合金可能是恢复氢气经济困难的第一步。它可...
    约你一生阅读 60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