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在这

不是一场简单的吵架


有了毛毛之后,不知为何,我和方先生开始经常吵架。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生活节奏的被打乱,渐渐的,便演变成了对彼此的不满和对未来的失望。

没有完美的婚姻,更没有完美的爱情。结婚要慎重,生孩子更要慎重。遇见每一个适婚适育的朋友,我都会语重心长的这样和别人说。甚至有时候,我开始觉得,一辈子单身也挺好,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可以面对社会对你好奇的眼光。

作为一个一直不愿走出青春期的少妇,我向往的生活无非像电影里描述的一般,有暖暖的阳光和淡淡的书香。我的先生,除了愿意共同面对人生的残酷和岁月的无情,更要和我一起分解生活的无聊和现实的琐碎。尤其是孩子刚刚降生的这几年,他打乱了你全部的计划和幻想。

而方先生却有他自己的生活,他喜欢运动,尤其喜欢游泳和滑雪。每年的夏天和冬天,一大半的时间不是在外地就是在去外地的路上。即使我跟他抱怨了很多次,孩子的成长与父亲的陪伴必不可少。方先生却总是为他的潇洒开脱,我出去旅行是为了探路,再过几年,我就可以带着你们娘俩一起在冰天雪地中驰骋。我不屑的一笑,记忆倒回到第一次跟随方先生滑雪的时候,他将我带到地方之后便去驰骋,我三步就倒,硬是在雪地里躺了半个小时才被工作人员扶起。

就在刚刚,我们彼此又进入了那个最让人讨厌的状态。那个红着眼睛满头乱发的女人,是我结婚之前最讨厌看到的人设。估计方先生也是一样吧,他和我同样站在那里,扯着嗓子,以前的小情趣哪一个都可以随时出来向对方攻击。

就这样,我一边尽量降低着语气,一边满脑子搜寻哪些可以将伤害到最高值的话语。我把吵架当成我对抗内心不安唯一的途径,放佛只要在这场短暂的战争中胜利,我就可以释放所有的压力。吵架的时候,我很少会想到毛毛

可是,毛毛却总在这个时候会突然笑出声来。


是的,你没有看错,毛毛总是会在我和方先生最紧张的时候笑出声来。他眯着眼睛看看方先生,再看看我,欢天喜地的笑出声来。每当这时,我和方先生的争吵通常也会立刻停止,就像俩只即将争斗的公鸡,被瞬间放了气。

可是,难道就这么算了嘛?我还是想做点什么。我将毛毛抱到一旁,重新站到方先生眼前,不如我们就算了吧。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并没有一个人的时候过的轻松,何必要继续折磨。除了孩子,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犹豫了半天终于对着方先生说出了这句话。纵使之前说过狠话无数,也不如这句心平气和的力道更强。

方先生楞了一下,我知道他肯定又想起了婚前我们的约定,即使双方吵架吵得再猛,也不能随便提分手离婚二字。他看了看我,一言不发径自出门。门彭的一声被关闭,毛毛跟在他的身后,挥舞着小手,爸爸,再见!

小孩子果然什么都不懂,就算他的生活即将发生巨大的改变,他还以爸爸要出去给买糖。我抱着毛毛,看着他天真纯净的眼睛,眼泪无声无息的掉了下来。从决定要孕育他的那一刻开始,我看书,听歌,就为了可以给他成长的广阔空间,因为了解了这个世界太多的无奈和无情,所以我发誓一定要让他有一个轻松舒展的童年。

然而,当他真正到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育儿是另一版本的西游,无论你读多少书,取多少经,每一个阶段都会有每阶段的妖孽。大到预防针的选择,小到衣服材质的选取,从你拥有他的那一刻开始,他便带着无数的关卡等你来通。而这一切,假如都要让一个母亲独自来面对,便是生命难以承受之重。

时间一点点的散去,直到午后的太阳变成黄昏的晚霞。短短的三个小时内,我充分发挥了我作家的职业习惯,在脑海里想象出单身妈妈独自抚养儿子的各种版本。然而,不管哪一个版本似乎都因为方先生的缺席而有了一丝遗憾。原本的三人行变成二人游,我该如何在不伤害儿子的前提下编一个巧妙而善意的谎言?面对已经渐渐老去的双方父母,我又如何向他们解释这场我自己主导的离散?当我反复在心里酝酿答案的时候,大门再次响了,方先生回来了。

和往常一样,方先生出走归来脸色依旧平静,我的话并没有在他的心中投下暴风骤雨。然而,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方先生的手中竟然破天荒的捧着一束鲜花,向日葵与满天星的搭配,一看就是他的风格。快把花收起来吧,外面的花店真黑,我去花草市场买的,只有店里一半的价钱。我没好气的接过花,却在插花的时候在花束里发现了一张瑜伽会员卡。那是一家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不去的地方,除了价钱更多的考虑还是时间。

我已经和店里的工作人员聊过了,每天晚上七点他们都有课,你可以和他们约上,孩子你不用担心,我来看。过去的这一年,我知道你很辛苦,你放心,我心里都记着。方先生转过身来,不咸不淡的对着我说。

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那个,晚饭吃点什么,那个,我给孩子煮了粥,要不再炒个菜吧!我赶紧钻进厨房,锅碗瓢盆间,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窗外的霓虹灯纷纷点亮,我在经历的,依然是我的人间烟火。

许是折腾了一天,我有些疲惫,哄完孩子便也早早的睡去。睡梦中,我到了一个人很多的商场,猛然间回头,毛毛不见了。毛毛!毛毛!我大声的喊着,恍惚间,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钻进我的怀里,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说,妈妈,我在这。我也在这,黑暗里,方先生转过身来也抱住了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