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时间轴拉长,人生会是一部又一部的电视剧

2018-12-12@银桑


放一张今天看到的熊猫镇楼

今年是2018年,我们老倪家已经成立30年了!
其实也是我爸妈结婚30周年了!
88年父母结婚,98年全家来到深圳,08年北京奥运会,到现在18年,没想到30年就这么过去了。
(这里记录一下,原来爸妈的结婚纪念日是农历十月初七,我又不小心忘记了......没错,上面的北京奥运会只是为了等间隔而已,88、98、08、18学数学的强迫症,但是其实确实十年一瞬)

最近的我待在家里所以说会和妈妈聊天,昨天姐姐提到说要拍一张30周年的大合照。
所以今天在家就和妈妈聊了一会儿天。

发现真的时间过得很快,生活真的就是一部一部电视剧,生活可能都没有电视剧那么容易,但困难也总能过去。

(因为双12快要过去了,所以我先去京东买一双雪地靴再回来日更!)
哼哼,我回来了

因为我只是一个记录者,可能存在我记录有误的以及个人主观臆断的可能,但我还是想要记录下来。
毕竟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有误再慢慢修改

第一阶段:1988~1998:团结分裂的家族

88年的时候,二十多岁的爸妈在媒婆的介绍下结婚,妈妈来到爸爸的家中。
当时爷爷一大家子人还是生活在一起生活。爷爷没有读太多书,我爸也说自己不是学习的料,初中还没读完就开始社会大学,外出挣钱。整个大家庭的财务与日常生活由二伯负责,爸爸兄弟四人,大伯从小身体不好没有妻儿,二伯三伯均已嫁娶,二伯管家,三伯和我爸外出挣钱。

我爸有着很强的人际能力,也有胆识,敢于不断尝试,一个人奔赴天南地北。
然而,年轻的我爸同样有很明显的缺点,非常没有财务意识,也不够体贴妻子孩子。据我妈说,外出十天半个月是家常便饭,甚至最长有一个半月音讯全无,想想大哥大刚刚在中国出现的年代,沟通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当时我妈一个人带这么多孩子,我爸甚至没留给她一分钱过生活,只留下一句:“需要钱的话找我二哥拿。”就拿上皮包转身离开。

在妈妈独自照顾孩子的日子里,如果和睦家庭生活安宁,一切相安无事也还好。
但家里有一个非常有战斗欲望,超级爱吵架的二伯母就不是那么好了。
在我妈的描述中,二伯母属于没什么事硬是要找事吵的类型,和爷爷吵,和二伯吵,能吵的都找来吵。
就像是第一天和爷爷吵架结束了,没人管他们吵架。第二天还会来骂我妈和三伯母说为什么昨天不来制止她和爷爷吵架......
所以其实我妈独自带着我们的日子是不容易的。

但毕竟一大家子人还是生活在一起的,所以也算是“团结”吧。不过其实也能看出来,一大家子人多肯定是要分开的,分家大戏就上演了。

分家是在95年中旬的时候,导火索是爸爸看到做洗发水特别有市场就开始“创业”生产洗发水了。合资的股东有二伯母以及她的兄弟们(原谅我已经不懂怎么称呼这种亲戚关系了......)创业成功还好,可能一大家子人还能好好生活。但问题就是创业失败了,洗发水包装出现了问题,导致所有的产品全部不合格,没有销路。资金全都砸在手上了,一大家子人生活又不容易了,这时候二伯母开始抨击我爸了......相互埋怨战火开始蔓延。
而在分家的时候,大家发现整个大家族竟然没什么钱之后,我爸没有财务意识这个问题就很明显的暴露出来了。三伯说自己在四川攀枝花赚了多少多少钱,怎么家里会没钱?二伯也不是个能做好财务工作的人,他只好推说钱都被我爸花花完了,家里就是没钱。而我爸在外面东奔西跑辛辛苦苦但是他没办法说出自己究竟赚了多少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最后就这么分了,在95年中旬。
而我爸在家乡打拼这么多年发现确实是没什么出路了,就只身前去深圳寻找工作的机会了。

之后就是98年举家前去深圳,老倪家扎根深圳。

第二阶段:1998~2008:奋斗打拼的岁月

浮浮又沉沉
全家来到深圳,我们住在了安置区。

爸爸在深圳做过很多很多工作,最开始是宰杀清理鸽子送到酒楼,两年后限制在市内宰杀活禽,爸爸开始做布料生意,在竹子林租了个铺子,卖布料。而我的记忆也从这里开始。小时候会有卡车送大卷的布料到家里,其实也就是卡车开到楼下,我们搬到家里,但我只记得是搬不动的。也是两年,竹子林的布料生意就转让了。家里的布料也不见了,以前妈妈还会用布料给我们做衣服做被子,但渐渐妈妈已经很久没用过缝纫机了。之后爸爸在华强北找到了电子市场的商机,盘下了两个小柜面,和一个叔叔合作开始做电子生意,只记得家中渐渐多了很多电路板以及电子元件,妈妈时常要去送饭,我也跟着一起。但生意开始变差,我已经不记得是不是有卖过手机了,只知道这个生意也结束了,电子元件也渐渐看不到了。

之后几年爸爸找不到什么正式的工作,卖掉的小柜面换来的几万块钱投入了股市,家里一度揭不开锅。爸爸把在股市缩水的钱狠心取出来供以家用,我只记得那段时间是家里吵架最凶的日子了。
我也记得爸爸在后来曾经用开玩笑的口吻说他当时想说去应聘快递公司,可是人家嫌弃他年纪大了就不肯要他。
还好,困难的日子没有一直继续下去。
我想是上帝的预备吧,也是我爸妈的不断坚持和努力吧。





年少的我们

第三阶段:2008~2018:稳定安静的生活

慢慢变好
08年还是09年,家里搬到了一个商住两用的屋子,其实也就是房子其实是一个店铺,但店铺后面是能住人的。
阴暗的居住环境有点像是阴暗的地下室,但确切的来说应该不能算是地下室,顶多算是地面一层吧,是的我们住在一楼。一楼的话呢就会有很多虫子,我一直记得自己见到的巴掌大的蜘蛛,可惜我没被咬到,没办法变成蜘蛛侠。

为什么住在一楼呢?因为便宜啊。不过其实也是因为爸爸决定开始做纸箱包材的生意(据说原本住在这里是爸爸想做餐饮生意的,可惜没谈成)所以,前面的大铺面就用作仓库的功能,用来存放纸箱胶带之类的。曾经忙碌的时候需要全家总动员。爸爸一大早去到坂田观澜之类偏远的回收站收干净完好的纸箱(后来改为向纸箱厂进货),装满一大卡车。趁着还没中午到家,大家一起把货物搬到家里。可能这时候需要有人先去华强北开店卖纸箱,总之孩子们课余时间是需要搭把手的,那时爸爸还雇佣了老家的亲戚们来帮忙。

因为生意不错,大概有六七年时间每天爸妈早出晚归。
很快我们也搬离了一楼,到了二楼,再到三楼。

现在……
慢慢的纸箱包材的市场开始饱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一行。所以最近几年生意也慢慢变差,爸妈工作也不会那么辛苦。
还好我们都长大了,也开始要有自己打拼的人生了。
也开始能照顾爸爸妈妈了,像姐姐也有了自己的孩子,要照顾自己的孩子。

前段时间绿色出行全家福

其实为什么说“将时间轴拉长,人生会是一部又一部的电视剧”

这是我在和妈妈聊天的时候突然感概觉得的,也许这也是因为妈妈最近看的电视剧《要过好日子》就是在讲家里人争着分家的事情吧。
所以在妈妈讲到95年分家的时候,我真的觉得生活就像电视剧。
也许还是那句话:艺术源自于生活,但高于生活。

爸爸妈妈这三十年,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我们都好好的成长了。
这在我看来已经是是莫大的恩典了。
还是很想成为让父母骄傲的孩子啊~
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