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无道之诱(09)

柚缤满腹怨气的跑出细水宫,直奔山脚下的一间小院子。洪澜此时正在院子里头坐着,背对着阳光在做女红,刚要绣下荷包上的最后一片叶子,突然听得柚缤的叫声越来越近:“洪澜!洪澜!”

洪澜放下手里的荷包,站起身来迎出去:“小祖宗,你今日怎么过来了?我记得这两日是你爹的寿宴,你应该是忙得脱不开身才是啊!”

柚缤瞧着洪澜温和的神色,柔柔的眉眼,心里的委屈更是忍不住,眼眶更加通红。洪澜一直是柚缤的好姐妹,毕竟那细水宫里没个侍女,而柚缤自小也没有兄弟姐妹,还是后来偶然下山贪玩,才发现山脚处突然搬来一户人家,而里头住着的也是个年轻的姑娘。这可倒好,后来柚缤便时常找洪澜玩耍,若是被她爹训斥了,也喜欢找洪澜诉苦。

洪澜比柚缤大上甚多,性子又柔和,柚缤一直将她当做自己的好姐姐。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柚缤在说话。一来她好动活泼,二来洪澜更为喜静,偏偏两人撞上了倒也从无什么争执斗气,反而感情甚笃。

洪澜的阅历比柚缤而言是丰富得多,她从中州之外的地方而来,柚缤并不清楚她的过去,洪澜也从来不提,只是,她的眉眼里总是喊着一股若有如无的愁绪,想来是受过去的经历所影响。柚缤不太方便问洪澜的隐私,便只与她谈笑些女儿家的私房话以作慰藉。今日,柚缤在外头受了委屈,便也想如同往日一般来找这位好姐妹诉诉苦。

洪澜瞧出柚缤的情绪不对,便笑着拉过她的手,引她进屋里。这小小的屋子柚缤已来过无数回,洪澜最爱收拣,是以这里虽地方不大,却仍然处处透着整洁与温馨。

洪澜拉着柚缤坐下,又替她倒了一杯茶,然后开口道:“我猜猜,是惹你爹生气了吗?”

“你怎么知道啊?”柚缤一路跑过来,嗓子早就干得不行,饮了一口茶觉得舒服不少才开口。

洪澜心道这有什么好猜的,细水宫剩下的人有谁敢惹你大小姐生气的啊?洪澜笑了笑方道:“除了你爹,我倒真是想不出第二个人。”

“你只猜对了一半,”柚缤先是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其实最令我生气的,倒不是我爹,我更气的是那个妖言惑众、见死不救的姓江的!”

“他是谁?”彭澜仔细回忆了一下,细水宫似乎并没有这号人物。

柚缤也知自己说得含糊,除了自己,恐怕世上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姓江的究竟是何人,于是她又饮了口茶水才解释道:“我爹说他是尝遇真君。”

洪澜不过是妇道人家,常年隐居在此不问世事,是以柚缤本以为她从未听过尝遇真君名号,谁知洪澜竟然接口道:“是尝遇真君?竟然是他?照理说不应该啊,真君他在四方未定时各处随行征战,是为乾帝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又岂会同你一个小丫头计较?”

“他就是同我计较,还害我弄丢了我的玉佩!”柚缤可听不得洪澜为这个姜埃说话,便将之前发生在后山和结界的事都同洪澜细细说了,还不免添油加醋。

洪澜听完后脸上浮起迷惘之色:“真君他竟是如此之人吗?难怪总有不少关于他的闲言闲语传出,如今看来,也未必是空穴来风。”

柚缤心里头厌憎姜埃厌憎得紧,这会儿听说还有关于他的闲言闲语自然是争着抢着要听:“你快说你快说,赶明儿我也到他跟前去嚼嚼舌根,出口恶气!”

“其实我所听到的也不完整,不过是说他生性高傲、目中无人罢了……”

“这哪是闲言闲语,这明明说的就是事实啊。”柚缤想着,原来这么多人都和自己有相同的感觉,看来这个什么真君肯定有问题,行不正坐不直。

洪澜劝道:“算了柚缤,你斗不过他的,你爹也不会帮着你,何苦同他置气为难自己呢?”

“谁说我斗不过他?”柚缤不服气道:“你看这是什么?”边说边变出了一柄笛子。

洪澜接过笛子一看:“不过是把普通的竹笛,还能高过真君的本领吗?”

柚缤抢过笛子,恶狠狠的捏了捏,仿佛此刻她掐住的是姜埃的脖子,然后才道:“这是我从他身上顺过来的,好替本姑娘出口恶气!”

洪澜瞧着柚缤的小心思无奈摇摇头道:“不过是把竹笛子,你偷过来于他又会有多大损失呢?”

“是了,”柚缤这才会意过来,懊恼的锤锤脑袋方道:“直营仙君都说他身无长物了,我怎么给忘了?何况我那一撞之下根本容不得多想,只能逮着什么偷什么……”柚缤本来心存的高兴也被洪澜说没了几分,又续道:“你说这人贴身也不收藏点贵重东西,揣一只竹笛子做什么?”

洪澜却道:“以他今日的地位,行止却都从简,可见真是个世外的高人啊。”

柚缤不满道:“你到底帮谁啊!”说着便扔下笛子,要去挠洪澜的咯吱窝。

洪澜“啊”的叫了一声,两人笑作一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外面的喧嚣声越来越大,柚缤仙子对着铜镜又理了理头发,不住的检查妆容有否不妥的地方,今日是她爹柚威仙君的寿辰,仙界各...
    朱空文阅读 307评论 13 13
  • 柚缤回到细水宫时时候还尚早,也没碰上昨日的宾客。柚缤舒了一口气,正要私下里去寻石乔,却偏偏先遇上了直营。 直营瞧着...
    朱空文阅读 72评论 0 4
  • 直营也不否认,道:“宿微星君有何指教呢?” 柚缤闻声看去,就见到了一位面染傲色,脸上还微微带着不快的仙君。柚缤自然...
    朱空文阅读 79评论 0 8
  • 柚缤也不知是怎么了,也许是白天想起了逝去的娘有些伤心,这会儿她似乎又瞧见娘了。娘还是如记忆中一般那么美、那么温柔,...
    朱空文阅读 95评论 2 5
  • 柚缤在房间里耽搁了几个时辰,听到石乔来敲门禀报便立刻惊醒了,自然知道她爹已经从宫外回来了。柚缤有太多话想说,也关心...
    朱空文阅读 84评论 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