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那段时光

我们在时光里穿梭, 带着留恋与感动。

 回来的路,回头看那栋楼,瘪了瘪嘴,就湿了眼眶。

 说好的不难过,还会回来,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最后一天,因为科里不是很忙,我提前了一个小时说回去,其实,闲下来的时候,总要在心里想象离开时的场景,不愿面对,又不知所措。


 

下班路上

 十周的时光,每天在挣扎中起床,在楼下的食堂里匆匆吃了早饭,穿过要走十分钟的下坡路,才来到202的站台前,每个实习时候住在这里的人,一定都会对这个大坡路熟悉了又熟悉,甚至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如果实习会经过一个夏天,每天下班伴着夏日傍晚时分太阳还留恋着这片大地的余热,恐怕走到一半,也定会大汗淋漓了吧。

 “还记得吗?”

 202上人挤人的“壮观”场面;通往地铁口的那条路上,我们总是抱怨没有车礼让行人;还有地铁站发报纸的阿姨和地铁里收报纸的老爷爷

 ……

一起在最后一天等202 的小伙伴

 我还记得

 有一段时间,病案室的门口总是排满了人;科室的门口摆满了花;总有人复印完材料,关了我们那屋的灯。

哲姐DE玫瑰

 我还记得

 主任是个大高个,第一次见到就觉得是男神;檬檬姐说她要减肥,却买了一箱子的零食;哲姐说的“大活”,是让我帮她拔白头发;静姐走路很快,我追不上,就要小跑了;景姐有时很严肃,歌唱得好听,花养得也很棒;闯哥是个段子手,时不时地,就惹得大家捧腹大笑;娟姐眼镜很大,穿蓝色的衬衫很好看,嗓子要快快好起来,还有小宝宝也要健康成长;孔姐字很帅,几次在那睡午觉,安心又温暖;大哥哥也很高,夸我是个“好孩子”;对!还有郑怡姐,感染科女神一般的人物,漫漫求数据之路,幸好有你在。

 我还记得

 那天主任组织开会,自己一个人在值班室,患者家属来办手续时,由于“学艺不精”,不知道怎么办,一边笑着说让家属坐一会,一边问之前的学姐办理流程,后来虽然还是出了点问题让家属多跑了腿,但她没有责怪。

 因为那个笑容。

静姐DE肉肉
 静姐说:在最需要人的时候,你来了
我说:这就是缘分啊

 如果说在这个医院实习的我们,注定要来到这个医院,那么来到医务科,真的就是一种莫名的缘分吧。

  在这里,我们不再局限于书本,而是将它付诸实践,学到了书本里没有的东西,也能帮老师们,解决小小的问题。

 我总是记性不好,刚听到的话转身就可能忘记。

  啥?刚才静姐说的人叫啥?

  唉,先不想了,去了再问,能找到哪个屋就行。

  值班的电话多少来着?

 艾玛,哲姐让我提醒她告诉谁拿化验单,完了,她不会也忘了吧?

  我也会偶尔偷个懒,趴桌子上午睡时睡着睡着就到了一点多。

  我也会心急,有了任务就想最快的速度做完。

  我也会舍不得。

静姐值班
检查工作
聚餐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远一起, 那样美丽的谣言 。             ——《匆匆那年》

耳机里的歌曲随机播放到了《匆匆那年》

那年匆匆,还没有好好珍惜实习的时光,就说了别离。

匆匆那年,太多谢谢,还留在心中。太多的话,想说又不知如何说。

 没关系,一定还会再见。

谁说人走茶凉
想说的话太多,就先放心里。最后,还是想写一首小诗:

           不曾想

          半盏茶凉

           却难相忘

 

                                             2017.4.27

                                            作者:王绣静





说明:本文完全由作者原创,盗图必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