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线17)重逢与离别

“……奈奈生?”

身子仿佛像羽毛一样轻,意识也连不成线,可那一声呼唤却仿佛风筝的线一般应是将她从一片虚无飘渺中拽了下来。大量新鲜的空气猛地灌进了肺里,奈奈生咳嗽了两声,错愕地眨了眨眼睛。

是熟悉的本丸天花板,一旁照顾她的身影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白色的出阵服,整整齐齐纤尘不染,随着细微的移动,窸窣的链条碰撞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紧接着,她捕捉到了一双金色的眼眸和一个促狭的微笑。鹤丸国永笑嘻嘻地拧了拧手中的湿毛巾,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奈奈生怔怔地盯着他看了很久才明白过来情况:她在本丸,她没有死,鹤丸也没消失,他们都好好的。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她还是不自觉地捏紧了身边鹤丸的衣角。

“干嘛这样腻腻歪歪的,搞得人家多不好意思啊。”鹤丸正装模作样地演出一副欲拒还迎的郁结样子,却发现捏着衣角的那只手说什么都不肯松开,只好尴尬地笑着说起了来龙去脉:“你昏迷了三天,时之政府派了很多厉害的医生过来,琥珀也有过来看过你。现在你缺失的灵力已经被补了回来,身体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很快就会没事的。”

鹤丸明朗快活的语气,轻飘飘地便为这场惊天的阴谋作出了最终总结。七海这个人物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没有任何能够证明她存在过的痕迹,即便是她给自己留下的伤痕也已经消隐无踪。她活了下来,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过不多时一切又都会回归正轨。

真的是这么简单吗?

“鹤丸,”奈奈生盯着墙壁喃喃道,“为什么所有窗子都关着?”

自她醒来就一直笑容可掬的近侍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慌乱。

“呃——那是因为——”

话音未落房间里就升腾起了一阵无来由的疾风,吹得紧闭的窗帘仿佛鼓胀的帆。终于,厚重的布料在风中飞扬了起来,窗外的阳光洒满了室内。

“奈奈生!不可以乱用灵力——”鹤丸遏制住她的行动,风静止了。飞扬的窗帘悠悠落地,但即便是一瞬间,奈奈生也已经看清了窗外的状况。

是万叶樱。万叶樱的枝条从远处的草地上一路延伸过来,攀上了外壁,包裹住屋梁,爬满了整个本丸。虬曲盘错的枝条上满是层层叠叠的粉色,本不应该在八月盛开的樱花像极了绚烂的死亡。



“灵力暴走。”狐之助言简意赅道,“救了您一命,若不是您在弥留之际忽然暴走,可能都支撑不到琥珀大人前来给您输灵力的那一刻——”

“琥珀前辈……?”奈奈生心一沉,前辈应该是不作为知情人,被自始至终排除在这件事之外的。

“我叫的。”鹤丸耸了耸肩。

“你……?”

话刚出口,奈奈生便了然了:过度释放的灵力不仅催生了万叶樱的生长,还修复好了本丸内所有的刀剑男士。她甚至可以想象出当时的场景——万叶樱虬曲的枝条疯长着遮蔽了天空,树叶落下,花朵从含苞待放直到全盛;本丸内负伤的刀剑男士也在充沛的灵力中得以苏醒,伤口愈合得像是从未有过那样……

一想到苏醒后的鹤丸拉开拉门后看到的是怎样一副光景,奈奈生忽然鼻子一酸。

“总而言之,灵力的暴走不仅阴差阳错拯救了您的本丸,还救了您一命——姑且可以这么说吧,因为它的副作用,您体内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狐之助话音刚落,奈奈生便下意识地看向了鹤丸。可出乎她意料的是,鹤丸的反应竟出乎意料地平静。他坐在奈奈生的办公桌上,侧着头无所事事地把玩着伸进窗外的樱花枝,完美的视觉盲点让她成功地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我还有……多久?”她艰难地吐字道,感觉自己的喉咙格外地干涩。

狐之助抖了抖耳朵。

“半年,最多一年。”没有生命的人工智能用没甚感情的音调宣布了她的死刑,“很遗憾,若是七海大人还活着的话,我们还有办法安排您避居现世来阻止灵力的继续衰退。可是,如今七海大人已经不在了,作为副轴上对应的她的复制品,您也会从这个世界上慢慢消失的——不仅仅是灵力的衰退,还有您的亲人和朋友,他们都会渐渐忘记您的存在……”

时间轴的自我纠正。奈奈生心想。原来历史的波动也是如此残酷的一件事。

“我的本丸……”

“会随着您的消失一并消失。”狐之助说道。

没有悬念的答案。奈奈生痛苦地埋下了头,这不是童话世界,一直以来都是她将一切想得过于天真了。就如同时间轴有条不紊地推进一样,不遵守规则的人也只会被历史的波动所湮没。这不是她和七海的私人恩怨,这是必然的结局。

“不好意思……你——你们能出去回避一下吗?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

“遵命。”狐之助转身就走,鹤丸却一动不动。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了盛放的樱花枝,接着却用力一折,将它硬生生地折断。



“为什么这么不小心!”

床边的琥珀简直是从未见过的气急败坏,本来削得的十分完美的苹果皮因为一个用力过猛断在了中途。琥珀干脆把削到一半的苹果连同水果刀一并拍在了床头柜上,忧心忡忡地盯着奈奈生。

“你知不知道,我要是再晚哪怕一秒钟——”

“医生和狐之助已经全身检查过了,只需要卧床静养几天就会没事的。”奈奈生拼命地憋住眼泪,对着琥珀强颜欢笑道。

琥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末了又重新拿起了水果刀和苹果。

“那就好。”

奈奈生盯着成螺旋状下垂的苹果皮,脸上带着微笑,心却如同撕裂了一般。从不撒谎的她今天竟对着最亲的前辈撒了一个弥天大谎,琥珀前辈若是知道了,会不会原谅她呢?反正她终究会忘了她,结局应该不会有太大差别。

“你啊,不要仗着自己有前辈护着就老这么胆大,你要知道,更多的时候我是没有办法帮到你的,所以你一定要尽快地成长起来,强大起来才行。特别是……”

琥珀的下一句话突然得没有征兆。

“特别是,我下个月就要辞职了。”



奈奈生感觉自己今日隐忍多时的眼泪尽数爆发在了琥珀的怀里,她靠在琥珀的怀里哭了又哭,任凭琥珀怎么劝都停不下来。

“好啦好啦,我大学毕业了可是喜事,不要这么伤感嘛。给你写封信怎么样?奈奈生知道什么是信吗?对,我写一封很长很长的,长到你都没有耐心看完的信,悄悄地埋在一个地方,等你回现世之后在取,好不好?那时候就已经变成了超过两百年的古物了哦,是不是像一场跨越时空的爱恋?”

奈奈生从琥珀的臂弯里探出头来。

“那……三日月殿他知道吗?”

一直强打精神的琥珀悠悠叹了一口气。

“三日月……他会理解我的。”

奈奈生想起了去年的冬天,那时她,琥珀,三日月和鹤丸围着暖桌谈笑打闹。现在还能忆得起嘴里蜜柑香甜的味道,心头却满是离别的苦涩。琥珀和三日月,她和鹤丸……难道人类和付丧神之间的爱恋注定就会以分离为结局,最终相忘于江湖吗?

琥珀见奈奈生安静了下来,便要从床上起身,奈奈生却搂住她的腰,怎么都不肯撒手。琥珀试探了几次,最终还是无奈地放弃了。奈奈生感觉到她细长的指尖游走在她的发丝间,又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奈奈生,我走的那天,不要来送我。”



琥珀走的那一天,奈奈生果真没有去送别。一想到曾经热闹的本丸如今是如何的冷落寂寥,想到总是为她准备甜点的光忠,出阵服像是从未脱下过的药研,为本丸忙得焦头烂额的歌仙,还有三日月殿那双千年不变,处事不惊的靛蓝色眸子……她就觉得心中空落落地疼。直到一周后她才从审神者论坛的人事变动公告中,看到琥珀前辈已经离职的消息。

琥珀走的时候已经是秋天,可奈奈生本丸疯长的万叶樱却依旧没有枯萎的迹象。付丧神们对于横亘在部屋上空,遮天蔽日的粗壮枝条或多或少有些害怕,只有近侍鹤丸毫不在乎地在纵横交错的枝叶间如履平地,炫耀他绝佳的平衡感。他本就是个不好好走路会死星人,如今更是懒得让双脚再踩上无聊平实的大地了。

自从奈奈生下床之后,两人的交流一直都不多,偶尔的聊天内容也不痛不痒,鹤丸向来是心情越不好越笑得开心的那一类,如今连奈奈生都不敢亲自确认他是不是生自己气了。两人就这样相敬如宾,客客气气地度过了2210年的最后几个月。

不知不觉,2210年只剩下最后一天。

奈奈生跪坐在桌子前,面前是她从2206年就任以来至今日,近五年的所有报告。

今天是2210年的最后一天了,大家都在忙着迎接新年的到来。除了药研和鹤丸,没有人知道这个本丸的主人生命已如风中残烛,在不久的将来随时可能熄灭。和着在雪花中怒放的万叶樱,热闹的酒会简直像是生命中最后的狂欢。

叩叩两声敲门声,很难想象这是曾经那个想进就进,嚣张跋扈的付丧神。鹤丸端着两杯茶,直愣愣地盯着满桌的狼藉良久,才开口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嗯,很需要。毕竟是最后一次述职报告了,要写得好些才行。”

奈奈生按照鹤丸理清的时间一顺翻找下去,居然翻到了她交的第一份报告。

“哈哈哈,鹤丸,这篇是你写的吧,这个字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鬼画符一般的字迹,里面还夹带了不少作为近侍和主人的私人恩怨,以及对自由的向往。报告的末尾是时之政府的批复:主次不清,内容不明,不合格。望审神者与近侍双方端正心态。

鹤丸也忍俊不禁起来。入职的第一个月,那是他和奈奈生关系最僵的时候。

“也不知道鹤丸是本来就这个字迹还是故意的……啊,第二个月的报告,这次是我写的。”

很清丽的簪花小楷,末尾的批复:已阅,合格。

“这个时候总算走上正轨了啊,果然报告这样严肃的事情就不能交给鹤丸来做……”奈奈生叹了口气。

2209年4月的报告批复:已阅。俳句不错。

“你到头来还是没把那首俳句删掉?”奈奈生难以置信,鹤丸止不住地偷笑。

2209年12月的报告批复:已阅。注意错别字。

“说你是不是当初忙着跟我谈恋爱分神了?是不是?”鹤丸带着胜利者的姿态一个劲儿穷追猛打。

两个人一面整理报告一面说说笑笑,气氛可以说是三个月内少有的融洽。奈奈生正抬手准备拿下一份报告时,房间里的照明灯忽然灭了。

“……估计是下面的人玩得太高兴跳闸了吧。真是的。你别动,我下去。”鹤丸说着就要起身。

“等等……”奈奈生一把抓住了鹤丸的手。

可能是漆黑一片的房间让她失去了距离感,也可能是方才融洽的气氛让她有了确认的勇气,奈奈生只觉得自己少见的大胆。她捏紧了手中冰凉的指尖,迟疑道:

“……鹤丸,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没有回答。只是上一秒还笑呵呵的鹤丸在她这句话后瞬间卸下了笑容的伪装,他一言不发地别过头去,清冷的表情中只有金色的瞳孔燃得如火焰一般。

奈奈生尝试着和他对视,可鹤丸却像个小孩子一般,总是别过头去不愿意对上她的视线。奈奈生左拦右截,最后情急之下竟搂着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那感觉,就像是脑海中紧绷了很久的一根弦,嘣地一声就断了。

有那么一瞬间,鹤丸的头似乎往旁边侧了一些,想要躲掉这个吻。可当两人真正嘴唇相触的时候,却又不再动弹了。奈奈生试了又试,可他的牙关咬得紧紧的,完全没有可乘之机。

果然……他是在生气么?

他心中郁结的情绪,已经压抑了多久了?

奈奈生不知道该如何取悦他,只能锲而不舍地吻了又吻。就在她快要自讨没趣,思忖着是不是应该放开他时,忽然听见鹤丸长叹了一声,扣住了她的后脑,将她推向了自己。

暧昧的吻愈渐深入,奈奈生现在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她感觉这个吻比之前所有的更深入,也更急切,她甚至可以从鹤丸吞吐的气息中感受到他内心的焦灼。不仅是这个吻,还有他的拥抱,如此地有力,仿佛想要将她融进自己的胸膛一般。突然之间,吻中断了,鹤丸猛地将她一把抱住,动作粗鲁地甚至有些孩子气。

“奈奈生,知道神隐吗?”

然后又在她做出回答之前自我接话道:“没什么……当我什么都没说。”

“鹤丸……”不知是不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奈奈生只觉得声音堵在了喉咙口,“神隐也无法阻止时间轴的自我修正。”

有那么一瞬间,鹤丸似乎想要接些什么,但是又很快地闭了嘴,冷漠地看着窗外的月光。

感觉到环绕着她的力量渐渐地松懈了下来,奈奈生轻巧地从鹤丸的怀抱中钻了出来,抱着膝陪他一起看着月亮。

月光映照下的鹤丸的侧颜格外地好看,就像那窗外的月亮一般,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物,格外美好也格外陌生。和鹤丸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很快乐的,像这般难捱的相处还是四年以来的头一次。奈奈生不知道对面的鹤丸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同样也不知道自己会对他的反应做出怎样的反应。

“鹤丸……活一千多岁是什么感觉?”

鹤丸久久地没有作答,正当奈奈生以为他没有听见的时候,低低地回应声传了过来:

“我不知道……大概跟活二十多岁是差不多的感觉吧。”

鹤丸随意地将手搭在了一条支起的腿上。

“做刀剑的日子大部分都很无聊……一开始总是被勉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被转手来转手去,次数多了也就没有新鲜感了。在后来是长久地闲置……那就更无聊了。有的时候我甚至感觉……我在来到这个本丸后,才开始真正地活着,以前做刀剑的事情,现在想起来反倒像是别人的故事……”

不只是鹤丸,奈奈生现在想起自己在现世的生活,普通地上课下课,普通地练琴习舞的自己,同样感觉恍如隔世。她没有超能力,就连灵力值也是普普通通,她的人生本来负担不起这份拯救世界的重量,命运却仿佛玩笑一般,将所有的伤痛和真相一股脑地扔向了她。

她有时也会想:为什么是自己?如果换做是一个更坚强更优秀的人,比如琥珀前辈,比如其他精英组的前辈们,甚至比如七海,她们会处理得比她更好吗?

答案永远也不会得知了。但是既然主角是她,那么她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那个啊……故事快要结束的时候不是一般都会有一个收束总结环节吗?‘最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通过这件事情,他们成长了。’之类的。我觉得自己也需要做一些什么,否则以后如果有人想要把我的故事写出来,到最后结尾的时候肯定会很头疼吧。‘什么嘛!知道了这么多不可告人的真相,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做吗!’他肯定会这么吐槽的吧……”

奈奈生打开面前的手提电脑,对着发着光的荧屏轻轻笑了笑。

“……所以呢,为了避免以后我会被这样吐槽,我决定要为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留下点什么呢……不如就留下一条可以自发波动的时间轴吧?”

鹤丸抬起了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片漆黑中,穿着白色羽织的鹤丸仿佛就是唯一的光,奈奈生发现他在笑着,时而压抑,时而开怀。她正想好奇地问问他看到了什...
    SaikaSacred阅读 76评论 0 0
  • “做不到的,放弃吧。”鹤丸放下了往嘴里送到一半的仙贝,正色道。 “危险系数这么高的行动,就算能活着回来,不被撤职就...
    SaikaSacred阅读 114评论 0 0
  • “审神者大人,您的邮件。” “我来接,我来接。”奈奈生以少见的惊人机动赶在了所有人之前拉开了本丸大门,欲盖弥彰的拙...
    SaikaSacred阅读 212评论 0 0
  • 给隔壁琥珀小姐姐的二周年贺文!小姐姐辛苦啦!第三周年也要继续努力哦!带着奈奈生一起给你打call~ 以下是正文 -...
    SaikaSacred阅读 59评论 0 0
  • 感觉一切都又湿又黏,像是被困在了某种大蛇的胃里。奈奈生盯着眼前还在闪着光的电脑,报告的末尾,光标正在一闪一闪地跳个...
    SaikaSacred阅读 78评论 0 0
  • 这个世界很奇怪,爱情,开始的时候是蜜糖,结束后却是慢性毒药。分手后,不管多久,毒总是隐隐发作,刺痛曾经的回忆。而唯...
    Hypocrisy2阅读 53评论 0 0
  •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
    MrDu阅读 148评论 0 0
  • 草草草草草 草草草草草 草草草草草 草草草草草
    拿什么拯救地球阅读 179评论 0 0
  • EditText控件之所以重要, 是因为它允许用户在控件中输入和编辑内容, 是用户和软件进行交互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控...
    史慧君阅读 1,420评论 1 51
  •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闲聊 在大三的时候,一直就想搭建属于自己的一个博客,但由于各...
    hi小波阅读 1,43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