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甜蜜蜜》



吴念真在《这些人,那些事》中讲过一个重逢的故事。


中年男人创业失败,落魄到只能靠开计程车来维持生计。台北有很多这样做生意失败的人选择来开计程车。因为这样的话,还是自己当老板。但也有不好,有时候会很不凑巧遇到昔日商场上的客户或对手。


熟人不收费,自己倒贴时间和油钱这不算什么,最怕遇到的是以前的对手,车费两百三,给你三百块,奉送一句:不必找啦,留着用!外加一个奇怪的眼神和笑容,那种窝囊感让人觉得别人死了算了。所以后来他干脆专跑机场,这样可以避免在市中心写字楼之间溜达,大大降低了遇到熟人的概率。同时,他甚至还奢望能在机场见到前妻回台,这样的话还能有机会和孩子们见上一面。


孩子和前妻都没遇上,先遇上的反而是昔日的恋人。恋人一上车,他便认了出来。还是熟悉的头发和脸庞,一如当年精致干练的装扮。他装作漫不经心地地压了压车上的名牌——他担心被认出来。好在恋人只说了一个医院的名字和“麻烦你”之后便一直望向窗外。没过多久,视线收回来,便拿出电话打。


第一通电话打给澳洲雪梨的家,要一个男孩不要为了打球而找借口不去上中文课,还要一个女孩好好练钢琴,不然表演的时候会出糗。然后说见到外婆之后会替他们跟她说爱她,外婆的病一定会一日一日好起来等等。原来她此番回台是为了探望生病住院的母亲。


中年男人记起了她母亲的样子和声音,以及她做的一手好菜,更记起了两人分手后的某一天,她到公司来,哽咽地问他:“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女儿呢?”那种颤抖的语气和哀怨的眼神,直到现在想起,都还是会揪着他的心。


第二通电话打给公司,流利的英文、明确的指令,一番安排之后仍不忘关切问候下属同事。一如既往。最后车子经过敦化南路,经过昔日公司的办公室,两旁的台湾栾树正逢花季,灿烂的秋阳下一片亮眼的金黄。


后座的恋人此刻正在打第三通电话,打给之前的同事闲话家常。说台北,说澳洲,说孩子,说女人到了这个年龄阶段的感受。然后说停留的时间,想着要相约一起见面吃饭,看看彼此都变成了什么模样。


车子最后停在医院门口,他还在躲避,也犹豫着要不要跟她收费或者给她打个折,没想到后头的女人忽然出声,笑笑地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跟他说:“我都已经告诉你我所有近况,告诉你我现在的心情,告诉你我对一些人的思念……什么都告诉你了,而你……连一声hello都不肯跟我说?”


吴念真的重逢,放在了宏大的时代背景下,有一种十年恍然如一梦的唏嘘之感。这种唏嘘,弱化了人的主观感受。面对时间的洪流,人是渺小、无力的存在,不能争取、不能改变,只能被无情的岁月裹挟向前。


而陈可辛要温柔得多。他镜头下的人物也要面对漫长的时间裹挟,甚至还有遥远的距离阻隔。但这些人物并非屈从摆布,他们会重逢,并且最终一定会享受重逢的喜悦与温暖,而非吴念真笔下久别重逢后的沧海桑田。


“重逢很好,我觉得重逢往往很多事。我喜欢在电影里给人一些温暖,这可能是我的天真。”拍完《甜蜜蜜》后的陈可辛如是说。


《甜蜜蜜》



01




《甜蜜蜜》说的就是这样能给人温暖与幸福的,与重逢有关的故事。


李翘和黎小军的第一次相逢是在前往香港的火车上。两人背靠着背睡觉,但互相并不知晓。火车到站,二人收拾行李,李翘向右、黎小军向左。就此,二人便草草完成了第一次相逢与别离。这次相逢本是二人的初次邂逅,但陈可辛却放在了最后面讲,是在看完李翘和黎小军经过了长达二十年的分分合合后,我们才恍然大悟——一切竟是如命中注定般的巧合。


平静的情绪往往一带而过,一波三折、九曲回肠才最撩人。看到片子的最后,我们已经为之前李翘和黎小军之间跌宕的情感,感怀良久。但最后才揭开二人在最初踏入香港这片土地时便早已相遇的事实,这给了我们内心最大的惊涛骇浪。


《甜蜜蜜》


此后的故事,二人离开火车站,各自奔向各自的生活。李翘一心想赚钱发财,然后回家盖洋楼,扬眉吐气,要成为不被人看不起的真正的香港人。而黎小军还是个愣头青,没有良好的人脉关系,不会说粤语,也不会说英语,注定在香港很艰难得生存着。他也有盼头,他盼着多赚点钱,好早日回天津迎娶小婷,或者接远在天津的未婚妻小婷来香港和他团聚。


和李翘相比,黎小军显得有些没出息。一个想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衣锦还乡,打拼出一番自己的天地;一个只想赚点小钱,抱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过着普普通通的小日子。这两个人似乎来自不同的世界,也终将去向不同的世界。


《甜蜜蜜》


可命运偏偏将这两个人绑在了一起。不会说粤语和英语的黎小军在麦当劳和李翘再次相遇,这本来已经是二人的第二次相遇,但在当时二人的记忆里,他们素未谋面。恰好李翘会国语,于是便帮助黎小军点餐,并介绍黎小军学英语。就这样,二人正式认识了彼此。


黎小军初来乍到,没什么朋友;李翘其实也没什么朋友,看黎小军有股傻乎乎的劲儿,便多次找黎小军帮忙,黎小军也乐于帮忙。你情我愿,一来二去,两个在异乡的单身男女擦出了火花。火花出现的时候,天下大雨,昏黄的灯光下,卖邓丽君唱片的生意黄了大半截。空气中却弥漫着邓丽君绵柔的歌声,雨中还夹杂着李翘和黎小军的叫卖声,时远时近,久久散不去。


《甜蜜蜜》


火花之后,二人的关系更近一层,同时更近也预示着更远的开始。


李翘生意失败,股票失利,遭遇接连的打击后陷入了财务危机。为了尽快还清债务,她选择去做赚钱快但不那么体面的按摩师。黎小军踏实干活,存了一笔小钱,要为小婷买一个手链,拉李翘去帮忙挑选。最后,黎小军带着两个一模一样的手链走出了首饰店。一个给小婷,一个给李翘。


就是在这个时候,李翘似乎一下子醒悟过来——黎小军心里有她,但也有小婷。她不应该干涉他与小婷之间的关系,也不应该打乱黎小军来香港的目的。她应该忘掉风花雪月,忘掉儿女情长,专注赚大钱,尽早帮她妈在乡下盖上豪华的大房子。


《甜蜜蜜》


这个时候的李翘,有负罪感,有愧疚感,不忍心破坏黎小军和小婷之间的关系,尽管李翘爱黎小军。所以,才有了李翘在香港夜市街头对黎小军说的那番话:黎小军同志呀!我来香港的目的不是你,你来香港的目的也不是我。


这便是黎小军与李翘的第二次相逢后的分离,因为小婷。




02




之后,小婷来到香港,李翘和黑社会老大豹哥走在了一起。两人第三次相逢是在黎小军和小婷的婚宴上。婚宴之后,李翘和小婷成为很好的朋友。朋友交往过程中,李翘偶然间知道了黎小军过的并不幸福,心里还放不下李翘。命运弄人,相爱的人却要相离,李翘也无可奈何。


邓丽君的歌总是撩人,在二人产生火花的时候,也在二人旧情复燃的时候。伴随着《Goodbye my love》的音乐想起,二人的情绪顿时如泉水喷涌,隔着车窗,忘情拥吻。


《甜蜜蜜》


“我们终于都失败”、“我们该如何”、“我们不能再骗自己”。就像两个犯错的孩子怕受到家长的责骂,李翘和黎小军都有些愧疚与茫然。但最后她们说服了彼此:李翘要去和豹哥一刀两断,黎小军要去和小婷斩断情丝。


我们以为到这里该结束了,可是没有。黎小军和小婷告一段落了,可李翘舍不得和豹哥的江湖爱情,不忍心看着豹哥一个人去逃亡。所以,黎小军最终没能等来李翘,一个人在雨里站了很久。


《甜蜜蜜》




03




再次相逢又是很多年,中间发生了很多事。


姑妈去世了,但仍然对威廉荷顿心心念念;芥蓝和Jeremy一起染上了艾滋,两个人剩下的日子不长,一起回了印度,做了一对亡命鸳鸯;黎小军离开了香港,去了美国,朋友不断给他介绍对象,可是黎小军一个也没看上;豹哥不再是黑社会大哥了,白了头发,走路也没那么气势汹汹了,挺着大肚子坐在街边看报,却被冒失的小混混们枪杀于美国街头;李翘又回到一个人了,无依无靠,签证即将过期,要被遣送回国。


《甜蜜蜜》


第四次相逢恰好发生在李翘要被遣送回国的路上。美国警察押着李翘前往机场,此时的李翘刚刚失去了豹哥,坐在警车里,听着纽约警察数落那些来到美国的墨西哥人、印第安人、中国人,心如死灰。就在这个时候,黎小军骑车呼啸而过,还是多年前的那副模样、那个背影。李翘一眼便认出来了,疯一般地打开车门追了上去。


纽约时代广场实在太大了,她隔着不远,扯着嗓子唤着:“黎小军......”,可黎小军听不见。车流不息,人潮拥挤。嘈杂的纽约时代广场,只有乔治科翰的雕塑是安静的。一个转身便是错过。


《甜蜜蜜》


第五次相逢又隔了十年。终于在美国立足的李翘成了导游,带着香港旅游团去看自由女神像。后来回到香港,恰逢1995年,邓丽君于泰国清迈因哮喘去。街边卖电视机的橱窗里播放着邓丽君去世的新闻,李翘停下来看得入神,往事历历在目。黎小军恰好经过,原本走过去了,因为邓丽君的执念,还是忍不住回头,也停在了橱窗前。


《甜蜜蜜》


两人第五次相逢,看着对方的模样,彼此相视一笑,背景音乐想起,是邓丽君的《甜蜜蜜》。


相逢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跨越山河大海,历经光阴荏苒。所谓岁月温柔,不过是让相逢的人再相逢,让再相逢的人再相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