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开始世界属于你》:我们终要和这个世界摩擦出火花

《今天开始世界属于你》是由尾崎将也导演的完全原创映画,讲述了一个关于宅女走向社会的日常物语。影片的滤镜运用得非常清新温暖,是很典型的日系风格。虽然整部电影只是叙述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但是导演从人物选角到电影整体的拍摄构架都极为细腻,使得我在观看这部影片时,能强烈地感受到“北野武”式的温暖风格。

影片围绕不擅长与人接触的主人公小沼真实展开,从一个曾经患有自闭症的普通宅女的视角,让我们跟随她的日常看她如何去慢慢接触周围的陌生人,尝试着去踏出舒适圈,渐渐融入社会并找回自我的经历。

现实社会中类似小沼真实这样的例子其实并不少见,她从高中开始的五年时间里变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家里蹲”,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去临摹喜欢的漫画和插图,以此来逃避现实。

虽然我能感受到导演想借由这部治愈系的影片去淡化那些曾经患过自闭症的人,在日常生活中给人们留下的人际交往障碍、兴趣狭窄、行为方式刻板等固有的印象,但是无论是从整部影片的配乐画面,还是导演所运用的镜头,以及电影整体的剧情走向,都能让观众感受到一种犹如冬日午后的阳光一般的清新与温暖,抚平内心的浮躁。尤其是当我看到真实从压抑自我到逐渐利用自己的兴趣去找到生活的方向时,更能让我深刻地感受到影片本身所传递的那种温暖积极的力量,也让我明白导演在拍摄这部影片时,更多的是希望能改变那些恐惧社交、内向腼腆的人群对生活的态度,让他们能体会到这个世界是充满希望和美好的。

在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以前邻居家的孩子,我比他大五岁,小的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后来他们家搬家了,我也就再没怎么见到过他了。后来听到他的消息是母亲有一天和我聊天,恰巧提起了他,说他现在患了自闭症,整个人呆呆傻傻的,和小的时候调皮捣蛋的机灵样子一点也不像。

我很诧异,完全没办法想象这样一个开朗活泼的人会得自闭症,母亲说是因为他学习不好,老是被他爸妈打骂才变成现在这样的,也许这是他逃避现实的方法吧。真相如何我们也不清楚,但是对应影片中的小沼真实来看,我确实能感受到当前社会中存在的一类特殊且普遍的人群,他们所表现出的问题,也是影片中的主人公所存在的问题。


小沼真实幼年的时候也是比较活泼好动的,但或许是受到父母婚姻的影响,她的日常行为又有些不太合群。影片中有一个片段是真实回忆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喜欢在外面捡一些别人丢弃的各种她觉得漂亮好看的小玩意,然后把它们装在一个铁盒子里,她的同学看到她在外面捡垃圾都觉得她不正常,可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小孩子的这种天性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对外界的事物充满好奇心,看到色彩鲜艳的东西觉得稀奇漂亮,想把它们收集起来也并不奇怪,可是她的母亲却觉得她收集的这些东西就是垃圾,又脏又没用,放在家里只是占地方,还不顾真实的意愿把她捡回来的这些玩意都扔掉了。

孩子的内心是敏感的,他们无法为自己争取与大人“和平谈判”的权利,也无法去理解大人眼中的所谓对“事物价值”的看法。母亲的独断专行给真实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里阴影,以至于在影片结尾她的画册丢失时,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母亲偷了她的画册,甚至去找她当面对质。

长久以来积累的不满导致了她内心对母亲的埋怨,她指责母亲总是不让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无论她想做什么母亲都会反对她。我想母亲的强势以及她后来抛弃真实父女俩的行为都是导致真实在高中时会患上自闭症的原因,真实的内向、畏惧社交、不想与人交谈、将自己关在房间的行为既像是在保护自己、杜绝外界伤害的手段,但同样这也是她逃避现实的手段。

当母亲说真实的这些行为只是她在找借口去掩盖自己的不自信时,我深刻地感觉到了导演对于这部电影的用心。虽然他讲述的事情都是些日常普通的小事,但是导演对于人物之间的对白设计和台词的处理都十分的巧妙,他深入挖掘出了人物的心理活动,每一个人物身上都有他们自身的缺陷,而恰恰是这一种缺陷,呈现出了电影的真实和自然。

孩子总是习惯将现实中的不满归咎于父母身上,可实际上这又何尝不是他们掩盖自己身上的不足,缺乏自信的表现呢?真实将自己封闭起来,宅在家里,与外界的隔绝的行为在她自己看来也是不对的。但是她长期处在这样“绝对安全”的环境中,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她既厌恶这样的自己,也依赖于这样的环境。现实中像她这样不善于社交,喜欢宅在家里的人其实不在少数,不过无论是什么原因,我觉得这都是一个相对的问题,既不能完全反对,也无法完全赞同。就像真实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母亲身上一样,其实母亲只是希望她能慎重对待自己的选择,去承担那些相应的责任,如果只是因为一时兴起,那这样的行为对她来说是不负责任的。

但是,母亲在对于真实的教育上也确实是存在许多问题的,即便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她处理问题的方式却是毫无耐心、简单粗暴的,尤其是她与真实一样将责任都推到对方身上的表现,同样是不可取的。她希望真实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选择,却从未尊重过真实的意见,当父亲说真实有绘画的天赋,在给游戏公司设计人物时,她的第一反应是对孩子的不信任,她觉得自己和真实的父亲都没有绘画的基因,真实的身体里又怎么会有绘画的天赋呢?当她和真实通电话时,她也是直接地表现出了对真实把画画当作职业的否定。

其实在真实看不见的地方,母亲经常会和她的父亲一起讨论真实的未来,她希望孩子能脚踏实地,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她与真实父亲的离婚是无可避免的,但是她从未想过要抛下真实,只是她觉得真实的父亲更能照顾好她,她也曾想过将真实带到自己身边。可现实中发生的许多事情远不是我们自己所设想的那样美好和简单的,她与真实之间存在的那些伤害和矛盾终究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一座大山。即使她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好,但有的时候恰恰是父母的“我是为了你好”,造成了许多在亲情上无法消除的误会和伤害。

真实的人生确实有不幸的地方,同时她也是幸运的,她在自闭后,缺乏信心,有些懦弱,也正因如此,她在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后更加地努力,坚持画画是如此,敢于打开内心更是如此。虽然父母在我们成长时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但成长中更多的还是要依靠自己的选择和坚持。真实逃避过,退缩过,不自信过,这其中虽然有父母给她带来的不可逆转的伤害,有外界的质疑和嘲笑让她胆怯自闭,但是在等待的过程中她同样不曾虚耗时光,她也在寻找和这个世界握手言和的机会,我想这才是她与现实中一味选择逃避的人所不同的地方,这也是影片整体格调的温暖之处。


虽然一开始我是因为《从今天开始世界属于你》这部电影的标题而被吸引的,但是这部电影的情节设计和滤镜的运用却是让我彻底喜欢上它的原因。

影片的故事节奏进展缓慢,却没有出现任何的不适应,相反我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主角身上的变化和成长是非常自然的,虽然在情节上没有太大的起伏,但是平淡如水的人生恰恰呼应了“真实”这个名字,上帝不会因为你的“自闭”“不幸”就认为你可怜,让你的人生瞬间遇到奇遇,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影片一开始,真实是在一个机械零件厂兼职,当她在走到工厂旁边的海岸,独自一人吃着午餐时,我能感受到她身上的那种习以为常的孤独感,而下一秒她因为看海里游来游去的小鱼太认真而掉进海里时,既让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逗笑,也下意识地让人联想到生活中的许多事情似乎都是不可预料的,它们有时会让人措手不及,有时又会让人以为这是我们人生的转折点。

真实因为掉进海里时扭伤了手,结果被工厂辞退了。当她以为自己要失业在家时,父亲又为她找到了一个游戏公司的工作。父亲以为她是喜欢玩游戏的,所以房间里才买了许多关于游戏人物的书,实际上真实是喜欢临摹这些游戏人物。阴差阳错中,真实确实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

真实进入公司后,被分配到测试部工作,结果来到这里之后她发现许多同事都有自己的怪癖,隔壁桌的同事喜欢把四周贴上纸盒,将自己隔绝进电脑桌里,有些员工还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游戏里的人物,进入到角色中,诸多对比之下,她的孤僻、不合群反而不那么明显了。我想这不仅仅是为了营造职场中社畜的工作境遇和压力,同时也是在暗示我们,自我所认为的那些与众不同其实并没有人会去刻意关注,现实里人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又哪里有空闲去关注别人呢?反而是当我们想积极地融入进人群中时,更能帮助我们去接触现实社会。

真实工作的第一天,又独自一人跑到公司的楼梯间去吃午餐,似乎工作环境的转变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影响。当她无意间听到设计部的辽太郎在与帮助公司修改游戏人物的漫画家马渊通电话时,她捡到了辽太郎因为交涉失败,在情绪激动中掉落在楼梯间的人物原稿,并且按照辽太郎的要求回去修改了人物造型,还默默地发到了辽太郎的邮箱里。

我一度认为这是真实的转折点,虽然她曾经患过自闭症,直到现在还无法正常地与他人接触,但是她喜欢画画,还成功地帮助辽太郎修改了符合他要求的人物稿,她应该是有特殊之处的吧,结果她并没有我预想中的崛起和光芒万丈,这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故事。

虽然辽太郎通过公司记录的邮箱地址找到了真实,还去她家看到了她曾经临摹的那些人物稿,认为她是一个极有天赋的设计师。可当他真的将设计任务交给真实时,真实却无法完成他的那些要求,不仅仅是因为真实一直以来都只是在临摹动漫人物,更是因为她无法按照具体地去进行那些所谓地自由创作,当她开始背负工作中具体的任务和压力时,她又回到了起点,甚至更加严重。

即使是电影中的主角,她也并不是有主角光环的那类人物,真实就是现实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虽然我也曾羡慕她可以将自己的兴趣作为职业,但是画技不仅仅是需要天赋,更是需要经年累月的练习的,甚至许多设计与灵感也并不是说来就来的,世上哪有那么多光芒万丈的人,他们多数都只是萤火之光,平凡世界里的小小尘埃而已。


就算是像小沼真实这样的人,她所历经的那些平淡无奇的人生也会遭遇数次内心的崩溃,或许我们也曾幻想像她一样逃离这个世界,但我们终究会面临同样的艰难,渴望被认可,被接受,我们想要取得成功,却又害怕辜负期待;想要改变自己,却又迷茫不安,踟蹰不前。

真实以为自己可以按照辽太郎的要求去完成人物稿,结果在辽太郎等了一周后亲自登门时,她因为自己无法完成画稿,只能选择退出设计部。最后,辽太郎只能跑去求原来那个收费又贵,脾气又差的马渊来完成人物稿,还要被对方狠狠奚落一番。影片中虽然导演没有过多地去展现现实中职场的黑暗和勾心斗角,但我们仍能从导演为主角所构建的电影框架中体会到身处职场的心酸不易,步入社会中的我们总会面临来自各阶层的压力,而小沼真实不仅仅只是一个趋于理想中的立体人物,也是基于现实所诞生的人们诟病的角色。

我们既希翼自己能成为一个具有某种技能天赋却愿意勤奋努力,还能得到相应的机遇,最后取得成功的人,但是我们又不希望自己遭遇不幸,甚至要经历几番波折和苦难,才能有机会尝试去走正确地人生道路。可现实里哪有这样完美无缺,一番风顺的人生赢家呢?茨威格说:“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已经暗中标好了价格”,我们无法逃避这个世界,即使前路再艰难,也终要学会面对现实,与世界擦出火花,这不仅仅是真实所要面临的人生选择,也是我们所要经历的人生旅程。

影片中与小沼真实一起长大的小学同学虽然没有像真实那样将自己封闭起来,却整日游手好闲,不愿意出去找工作。当真实父亲劝他出去找工作时,他第一次正视这个问题,认真地问道:“工作会快乐吗?”真实的父亲本想说工作只是一种让我们生存下去的方式,不存在快乐与否,即使是不快乐又如何,我们还是要在这个社会中生存下去。这个问题也让我想到曾经在网上看到的段子:

我工作就是为了钱,

你却和我谈理想,

我的理想就是不工作也能有钱啊!

然而坐在一旁的喝酒的辽太郎却默默地插进了这个话题,“工作确实很快乐啊,虽然有时候很辛苦,但我喜欢我的工作。”结果真实的父亲直接回了一句:他是个例外。

辽太郎认真的样子让我有些羞愧,虽然我们都是在社会中勤恳工作的普通人,但是我的境界远比不上他,我实在无法骄傲地说一句:工作使我快乐,我爱我的工作。所以当真实的父亲因为女儿可以将画画当作职业来赚钱时,他是无比欣慰和羡慕的:用喜欢的事情赚钱,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我想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真实确实找到了人生中值得努力的方向。


影片中真实前期为了避免和人交谈,才跑去工厂做兼职,然而父亲为她找的兼职又开启了她人生的另一片天地,或许生活就是如此,总是在我们以为自己要得过且过下去时,又重新开始导航,为我们规划出另一条通往人生终点的截然不同的道路。

尽管在这条路上,她也并非行走得一帆风顺,可只有找到自己喜欢走的路,人生才会有努力下去的动力和方向。真实并非没有画出人物稿的能力,只是从前的生活和工作环境都是在帮助她偏离社会的,现在她要完成的工作在引导她走出舒适圈,融进真正的社会职场中,她不仅仅要学习工作技能,更要学习与周围人的相处之道。

虽然这个过程对她而言会很艰难,可身处在这个时代,谁又能完全远离人群呢?我们所谓的“宅”,其实不一定是要彻底远离人群,同样的如果在我们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还是大胆地去尝试接触人群的环境,虽然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选择方式,不应该去强求改变自己认为舒适的生活方式,不过基于影片的立意来看,导演更想表达的是:提升自我的重要性。

无论是长时间呆在家里,或者积极地去融入社会,都是人们所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重要的是我们的选择能否帮助到自己,去提升自我。即使是影片中的真实,她在做选择时也始终未曾放弃过对于自身的修炼,这也是她最终能达成目标的底线。

影片结尾,真实找回了被人拿走的画册,也加入到马渊的工作室成为了他的助理,当朋友问她为什么不自己单干时,她回答:一步一步来。真实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积极又不失谨慎的踏步前行。虽然许多时候,我们同样可以选择不出门,拒绝进入这个复杂的社会,但当下真实让我看到的是:人生最重要的,是不可以抛弃自己的人生。

人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我们的出场方式是独来独往,偏偏我们又是社会型的群居动物,所以我们注定在偶尔一个人、偶尔一群人的摇摆不定中生活。不过,这世界本就是如此,我们要找到它的出口,然后一步一步,将自己融入这个世界,最终找到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与它摩擦出火花,到那时我们可以骄傲地向世界宣布:从此刻起,世界属于我。


很高兴与你相遇,更多精彩好文欢迎关注自媒体:无物永驻,多平台同名。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