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和十五

初一高冷,是万恶的怀疑论者。

她今年28岁。同龄中人已经有好几位是二孩儿的母亲。

原本是不婚主义者的她,因为父亲的突然生病,转头踏进了相亲市场。

见过几个男人,有人入了初一眼,可初一又不是别人的菜;当然也有相中初一的,奈何她又心气儿太高。

初一有一位上司,圆头凸肚,年近不惑。平时往来不多。

初冬的一天,圆头上司突然托人来打听初一的婚姻状况,第二天便委婉表示要给她介绍对象。

初一有片刻心动,但转念又以自己是不婚主义者拒绝了。

圆头的小集团,她从别处已经听说了不少。

想想还是算了。



十五帅气,却异常含蓄内敛。

今年他29岁,家族中有一位大他10岁的堂哥供职于外地一家公立学校。

他谈过几次恋爱,最后都因为他不冷不热的性格而不了了之。

他或许不适合恋爱,更加没可能和一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子走进婚姻殿堂。

初冬时节,去给堂哥送老家特产。

那天,小城下了10年来第一场雪,不大。

十五在教学楼的拐角处一眼看到了楼下角落的她。

白衣,马尾。

正在费尽全力摇动那棵不大的树,落雪纷纷扬扬掉了她满头。

她笑了,像个孩子。

他也笑了,笑那那女人真傻气。



小城的车站。

初一带弟弟去买点吃的,一路上有说有笑。

其实老远就看见他了,身姿挺拔,清瘦的书生模样,一脸忧郁。

好帅啊,快看!

初一跟弟弟打趣道。

是很不错,跟三姨家的那位很少见的表哥是同一款。

弟弟怂恿她,“你要不上去主动勾搭一下啊?”

从熟食店出来,他还在那里。

初一真的心动了,那男子是他喜欢的类型。

她还是没有行动,她摸了摸自己没来得及清洗的头发,看了看当天没有换洗的衣服。

还是算了吧。

这么优秀的男子怎么会没有伴侣呢?看他一脸忧郁的样子,有可能是刚刚和女友闹了别扭,或者是千里以外,来请求女伴原谅的,不然他怎么会刚刚在车站呢?

初一拍拍自己的头,就算真是这样,那又关自己什么事呢?

她挽着弟弟的手从小镇唯一的街道往教室宿舍走去。

她突然发现那男子就跟在自己身后,在接头拐角的药店旁边,他们离得很近,初一突然一阵慌乱。

她匆匆忙忙和弟弟交换了个位置,快步离开了。



十五离开了小城,带着落寞。

表哥看出了他的心思,说是要给他做媒,他半推半就,不置可否。

她有男朋友,意料之中。

“她恐婚,你再试试?”

“算了吧,我也不是特别喜欢。”

口是心非。

在车站外。

他远远就看见了她,和她的那个他。

他背过身去,面向街道。

看见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 他突然很嫉妒。

他悄悄跟在她的身后,看她和她的男人耍赖,看她去甜品店买一堆零食。

他在街头的药店停了下来,只是远远的看着她。

他看见她突然和身旁的男人交换了个位置,躲去了那男人背后。

难道是我打扰她了吗?是我的尾随行为,让她讨厌了吗?

十五苦苦一笑,掉头往车站走去,头也没有回。

“原来,她讨厌我。”




初一洗了头, 化了漂亮的妆,换上了最好看的衣服。

她想,如果这一次去小城街上, 他还没有走,那就勇敢的上前跟他搭话。

可惜,那天下午的小城不再有他的身影。

她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大,有些人一转身就再也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其一·风 连日起沙频,夏时方渡春。 长风不知倦,吹老戍边人。 依平水韵上十一真(平) 其二·雨 云雷怒压空,雨小势...
    大漠征鸿阅读 306评论 0 2
  • 满城风景,也不抵你桃李满天下;山南水北,也不比你桃花满面生。 于我而言,每年最重要最盛大的节日不是生日,而...
    猪姑娘阅读 209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