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念,一念一人——《仙剑奇侠传6》(五)

上一篇写的是衡道众超人气的“病残弱小”四人组,感兴趣戳这里【一生一念,一念一人——《仙剑奇侠传6》(四)

在这个初雪的时刻,纷纷扬扬的雪花仿佛让人一眼万年。我想聊聊上古神兽——鲲,以及禺族们。

8、祝敔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祝敔

找鲲的名字真要命,虽说鲲的名字官方公布说是种乐器,估计也是种上古年代的老乐器,一看就是生僻字,话说仙六这次的名字汉字应该都是春秋那会就存在了,只不过现在是简体......可能也是为了增添一种古风氛围吧。

打了那么多仙剑大BOSS,鲲可以说是历代仙剑BOSS里最冤大头的了,也是仙六中人物里最冤大头的了。

明明是上古神物,最强大最有神力最神圣不可侵犯无论是哪路货色都能一律秒杀成渣渣的神兽,善良无辜,没招谁没惹谁,好好的睡个觉为完成既定使命——飞升做准备,就因为一群海马搬家不看风水,导致单纯善良的自己落得个不得不借用海马首领的身体帮人家族人收拾烂摊子,还被没自己厉害的人指责是罔顾六界生灵,因而听取了他的馊主意惨遭被人类邪念控制被女儿女婿诛杀元神受损陷入沉睡,身体被控制关进时间缝隙永囚而不得飞升,导致前几万年的积蓄白费的悲惨结局。

你说冤不冤?

从鲲开始出来就可喜欢她,温柔美丽又善良没架子的仙女谁不喜欢,还有空灵的出场曲伴奏,表明这可女神级别的,虽然都已经成女一她妈了,但对于鲲来说,这个年纪也就刚成年吧。

就是这样一条单纯善良的鱼,在北冥之海的海底,好好地睡觉,为了完成命运既定的使命——鹏化飞升而积蓄力量。然后就在她睡觉的这几万年里,有一群海马,看上了自己背上的风水,也没问过自己愿不愿意,就一大群地都搬到自己背上来了。然后这群海马有一个老大,这个老大居然在发呆的时候能进入到自己的大脑里,然后发现了自己强大的存在,虽然只是在沉睡。

等等。

编剧编到这都没觉得有问题吗。

如果海马不知道搬家搬到了一动身就可以灭它一族的鲲身上,最后被灭族了也算是不知者无罪,很值得人同情。但问题是,聆夜对祁说的是,很早就发现鲲这么强大的存在了,虽然她只是在沉睡,但是聆夜还是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接近她,就因为觉得她好像很单纯?

.......

这就跟你在原始森林里不小心误入狮子洞,然后一回头发现,吓死宝宝了,居然碰到了狮子,幸好幸好,它在沉睡。难道第一反应不是应该谢天谢地祖坟冒青烟保佑它在睡觉,然后赶紧出来跑掉离得越远越好吗?编剧的意思就是,哦,这个狮子在原始森林,所以它没有见过人类,所以它看人类还是很单纯的,那我接近接近它吧,然后就慢慢接近它摸摸它,虽然它知道你的存在,但是懒得理你,所以你就在这个山洞定居了,因为有虎的山洞就有灵气。。。。。。╭(╯^╰)╮

真心觉得鲲真单纯,老被人坑,最开始就被一群海马坑了。

聆夜估计原先的想法是鲲背上的风水这么好,鲲又这么强大又这么善良这么有好奇心,我们禺族人都很好可以和你交朋友,然后我们互相依靠,当然你要是能保护我们就更好了。

结果,很不幸的是,没她想的那么美好,要明白力量是双刃剑,人家鲲不谙世事,还有自己的使命,没想到稍稍一动身,整个族就灭了,然后只能又去找鲲,告诉鲲:这是你的不对,我们一族都因为你灭了。然后善良的鲲非常有愧疚感,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聆夜就说:反正我已经死了,你可以用我的身体和外界接触,整个禺族就交给你了。

然后鲲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一个照顾禺族还要帮助禺族人复活的重担,这本来和她有什么关系啊。她就睡个觉就摊上这么多事。

聆夜越是说抱歉啊不好意思啊这本来不是你的责任啊难为你了啊,鲲就越不好意思,越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拦,还要复活整个禺族,这样就只能把自己的使命——鹏化飞升往后搁了。

复活别人需要大量力量,鲲虽然是上古神兽,可是自己的力量都不够,需要睡觉积蓄,还需要借助九泉之一——雾魂的力量延缓鹏化,呃,对,雾魂,那干脆多借一点吧。

然后就有雾魂的守护跳出来说,本来雾魂就是看你们鲲一族鹏化太痛苦,所以才借给你一点力量帮你们的,你们怎么能不知感恩还要吸光雾魂导致六界生灵都惨遭毒手。鲲一直是有良心有责任感的三好鱼,本来明明可以一巴掌把这些阻挡的人都秒杀成渣渣,然后继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她没有。

然后就又被人坑了,没有继续吸雾魂,而是吸收带有人类贪嗔痴念各种负面人性劣根的启魂珠,所以就导致连自己都搭进去了,自己逐渐被邪念侵蚀。

然后聆夜怕她失控最先遭殃的估计就是自己的族人了,就对她说:你要坚持,再坚持一下。街道办怕她失控又要伤及六界,也说,你再坚持一下。

然后街道办的老大非常理性,自己就身为人类根本不相信信念可以控制欲望这种鬼话,又跳出来说,这样不行,万一你被控制了,我们就都遭殃了,但是我们打不过你,所以你要和我们合作,造一个能打败你的武器。

然后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她居然又答应了,然后十月怀胎生下了专门杀自己的女儿。。。。。。她本来可是我就是老大谁能奈我何,到现在居然落到一切被别人牵着走实在不行只能被女儿杀了以谢罪了的境地(⊙o⊙)......就睡个觉连自己和女儿都搭进去了,真是史上最冤的大头。

然后女儿知道了自己被造出来的目的,非常难过地去找自己的母亲,我就是为了杀你才会存在的吗?鲲很伤心,只能抱着女儿说,你是我的女儿,我辛苦生下来的女儿,也只有你能伤我了,所以也只能你杀我了。她的女儿说:你生我了,但是你从来没养过我,我对养我的人类感情更深,所以如果你伤害他们,我虽然真的不想但是真的会杀你......

鲲有口难言,不养你是不想你被囚禁在这里,想让你好好的无忧无虑的过几年,而我日夜思念你却只能看到你的睡颜......

果不其然,鲲最后被控制了,终于开始动用自己强大的力量,谁敢不从就灭了他。但是这会街道办已经有对付她的武器了,她暗地里发现了热海,想要偷偷用热海来吸收力量,完成复活禺族和鹏化飞升。

结果又被埋名坑了,给了个假手环......

所以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任人宰割元神受损陷入沉睡关入时空缝隙永囚不得飞升。

历代仙剑在打BOSS之前都会略有紧张担忧不安之感(除了仙三楼哥之外),但这一代,自始至终都很喜欢祝敔,她虽然强大,但是一直都被街道办和埋名算计,完全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相对于祝敔,倒觉得嬴老大和埋名更深不可测,更容易成为让人提防的BOSS,而且她还是女主的母亲,在开始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会是BOSS,只是没想到剧情就朝着这个方向进行下去。

这么一条善良单纯的笨鱼,希望她下次一定要找个没人的地方鹏化飞升。╮(╯▽╰)╭

9、禺族

天晴之海

虽然整个仙六里最喜欢的是与青山,因为非常有古风,会让我想到仙四。但是禺族的天晴之海也很漂亮,不愧曾经是大海里的一颗明珠啊。

整个禺族的画风感觉和仙剑的画风不太吻合啊,虽说是为了表现异族,但是人家龙幽也是妖啊还夜叉族不也是异族就没有这么强的视觉反差,有种非常强烈的欧美动漫入侵的感觉,特别是和主角站在一起一对比,好像时空穿越了,刚开始一看到禺族就出戏,看到十方和朔璇站在一起的时候,就有种这俩八百辈子也不可能在一起啊画风都不一样不是一个剧里的吧的感觉。后来慢慢习惯了,终于不出戏了。╮(╯▽╰)╭

9.1、聆夜

聆夜

聆夜和祝敔长得一模一样,就是服饰不一样。

聆夜真的很美,但是没有祝敔美。

身为海马的老大却在搬家选址时,明明知道有个强大生物的存在,还拿整个禺族做赌注非要住在鲲身上,真是一切祸端的源头啊,果然是红颜祸水,虽然帮鲲在梦里造出个水月洞天,是祝敔没有黑化的支柱,但是由于她是罪魁祸首,实在是没有好感,把一切都推给了鲲,还一遍说着——这不是你的错本不应该你来承担之类的话,让鲲更加愧疚,还害的鲲把自己和女儿都搭上,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伪善吧。

9.2、临渊

临渊

临大叔什么时候看着都是一身正气啊。

临大叔一出场就是个硬汉形象,上来就和十方解释说自己服装奇特是因为来自于波斯,其实长得也很奇特好吗,不过看到波斯我就有种看古装电视剧的感觉。

即使临大叔对双越异乎寻常的关心以及一眼就看出的欲言又止,虽说一看就有问题觉得临大叔不简单,但是也一直没把他当成坏人,可能是本来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一诺千金的豪爽武者形象,又有着将军的谋略,可见他在整个禺族对抗外部入侵方面决定是骁勇善战禺族的一大功臣。

临大叔非常有自己的原则,如果不是事关禺族的兴衰荣辱,他会对所有的生命都持敬重和爱护的态度,无论是不是自己的同族。

当昭言对他说“武者之死,在侠,在义,不在己身”时,临大叔笑的有多么的无奈,他的君上为禺一族要破六界灵脉毁六界生灵他又岂会不知,他已尽力说服只是他也无奈,他不是蛮不讲理之人,也不是自私自利的宵小之徒,只是他是禺族的将军,生而就是为了禺族战死沙场,在他的天平上,禺族比任何一切都重要,甚至是他的命。他临渊之死,也绝不会在己身,我们会战,只是因为立场不同而已,我无法背叛我的族人,只能拼死一搏。

他其实和龙溟很像,但不同点在于,对于龙溟来说,只要是能兴盛夜叉,无论何种手段都会使用无论何人都会利用。但临大叔不同,他是纯粹的武者,虽有将军的足智多谋,但还不屑于阴谋诡计手段心机。

他,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坦坦荡荡。

让我想起来了谢大叔,T_T,只是谢大叔比他自由多了,也没那么多牵绊和挂念,洒脱的只要有酒就可以今朝有酒今朝醉了。

最终,临大叔为救人而身受重伤,又在说服祝敔时,被失控的祝敔视为临阵倒戈的叛徒而吸了生命力变成魂鱼一直呆在鲲的意识里。

不管怎样,他还存活着。而且临大叔非常明事理,也有着武者的豁达,即使被永囚在时空缝隙里,也能豁达地看到好的一面,并以他的豁达去感染着周围的人,他清楚呆在时空缝隙里是他们族人唯一的生存希望,而且有无穷的时光不正也意味着拥有无穷的希望吗?只要他们族人还活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临大叔,应该算的上是禺族的丞相了吧,有斯将领,禺族定会繁荣如初

9.3、朔璇

朔璇

这可是十方的心上人哦。O(∩_∩)O~

其实刚看到这个名字,我就想到了仙四里的怀朔和璇玑,难道不是为了纪念他俩吗?连名字缩写的字都一模一样。我搜朔璇的图片出来的都是仙四╭(╯^╰)╮看来连百度都这么认为。好吧,不过没看出来有什么关系。

朔璇在海马里算长得很漂亮了,脾气真的属辣椒,一上场就要挖十方眼珠,虽然十方也有错,最后还是洛爷把辣椒说通了,如果不是在仙剑里,怕是朔璇连看都不会看十方一眼吧,十方真可怜。

其实朔璇也挺倒霉的,本来有个疼爱自己的母亲,爱戴自己的禺族,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少君,她本来应该过着平静的日子,保卫的自己的子民,然后继承君上之位,管理着自己的国家。

可是在她出生之后没多久,母亲就去世了,鲲接替她母亲的身躯成为新的君上,每日看到自己母亲的身体却不能叫她母亲,还要看着她对别人极尽母爱,这是种什么悲凉,实在无法体会,但是却可以理解。

所以她才会一直嫉妒着祁,嫉妒着祝敔对她的爱,所以朔璇才会在听到祁对祝敔说“可是你从来都没养过我”时,独自在旁边默默地说“没养过又怎样,你还抢了别人的母亲呢”。

是啊,她一直觉得祁抢了她的母亲,她一直觉得,祝敔就是她的母亲,她一直不愿意相信,她的母亲其实早已去世,那只是和她母亲一模一样的上古神兽——祝敔。

刚开始遇到十方的时候,十方的脾气真的是和她们禺族英伟的男子形象不符啊,不过,也只有像朔璇这样的小辣椒才会说出“靠近我十步之内就杀了你啊”这样的话,虽然一次都没有真正动手。

十方的改变估计她是看的最清楚的,从开始连看她都不敢到最后居然敢和她叫板,她虽然每次都冷言冷语,可是自从十方向她告白并依她要求打了一架之后,她每次看到主角团的出现,视线都会落到十方身上。即使是在最后,应十方要求和他单挑,都没有真正想杀他,虽然在立场上,他是她的敌人,她只是想让他认清实力乖乖回去,也没想着让他死啊。

甚至是到了最后,十方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把朔璇伤回了天晴之海疗伤,她其实都不曾怨恨过他,她说的只是“明明......明明只是个废物......他白痴啊”,虽然依旧是那样的话语,但是却是悲伤的色彩,她在为他难过,她不想他死,虽然他一直都算不上她心中的大英雄,他本不应该承担这一切的,但是他却有他想保护的东西,他有他的勇气,有他的坚持,因而才走上这样的路,这些都是让她动容的。

如果十方没有死,最后没有那场大战,祝敔平安地把禺族治好,他们会不会有可能真的成为一对幸福的CP,应该会吧。

可是没有如果,甚至连十方最后真的成了大英雄,她都不知道,因为她也有她想要守护的东西,她是禺族的少君,她不会放弃她的族人、她的母亲,即使她的选择让她进入时间缝隙里永囚,她也无怨无悔。

她是一个好的少君,只是还需要成长,临大叔陪在她身边的那些无尽的岁月里,足够她慢慢成长了吧,也许等她再出来,就真的担得起禺族这个重担了吧。

我们期待,一个重生的禺族~O(∩_∩)O~(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