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筒子楼生活(三)

文/秋波

                                              三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学校开学的日子了。我们这些留校的年轻人分别到各自所分配的系、教研室和机关科室报到上班了。

      我们宿舍的三个同学兄弟被分到了不同单位:明相分到了计算机系的计算中心、振江分在了电子机械系某教研室,而我则分到了电子工程系的信号处理研究室。其他同学有分到通信工程系、电子工程系、计算机系、电子机械系、技术物理系、天线微波系、经济管理系及基础部物理实验室的,也有分到计算机系计算中心、学校机关科室、图书馆的,还有几个分到了学校实习工厂里。从此我们这批同学就遍布在学校的各个系、室单位了,就有了新的工作、开始新的生活了。

      当时的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下设七个系、一个基础部和一个实习工厂,我们这批同学遍布学校的各个部门。所以工作后每个人所从事的专业都不一样,这促使大家更需努力学习,不断提高,以便尽快适应工作需要。

      虽然我们已经工作了,但是在大学时期养成的生活习惯仍然没有改变。每天醒来总是有人去校园里跑步锻炼,有人找一处僻静的地方学习英语。到了吃早饭的时间才回到宿舍洗漱、打饭、吃饭,按时上班。

      中午我们总是把饭菜从食堂打回来吃,有时大家会在后院聚到一起,边吃边聊。聊着单位的事、社会的事、天南海北的事。聊现在的事、也聊过去的事,聊现实的事,也聊小说中的事。有时候刮风下雨了、艳阳高照了,外面热的待不成了,就聚到某个房间去边吃边玩。

      说起玩,其实中午主要是利用吃饭时间玩玩扑克牌打发时间,有时几个人聚到一起打双扣、升级,有时聚到一起打拐三、挖坑,有时候还来个吹牛、争上游之类的玩法。想要上场的人必须抢时间争速度,否则来晚了就来不及、上不了场,只能当看客了。

      “你叫主呀,拿着牌不叫主,亏了吧!”

      “你如果叫了,我那有这么好的牌哩。”

      “出这张牌、赶紧出这张牌。”

      “哎,出的真臭,会不会打呀,不行下来让我上。”

        真是看的人比玩的人更着急,更紧张,生怕出牌人出错牌。真是旁观者清、当事者迷呀。有时为自己一张牌出错而懊恼、后悔,有时为猜到对方的牌出对而手舞足蹈,兴奋不已。也有为对方出错牌而责怪、叹息的,甚至会出现较真而红脸的,但每每牌局结束大家就会和没事一样,一切如故。

      不管是出错牌的,还是红过脸的都一笑了之。有时牌局结束,大家还要津津乐道的对出牌情况进行复盘讨论,到底刚才谁该出什么牌。

      同学之间就是这么随意、这么熟悉、这么友好。单身的生活就是这么幸福、这么无拘无束、这么无忧无虑。

      吃过晚饭,每个同学总会抓紧时间到办公室去加班工作、或学习提高。因为大家都知道上学时学到的知识有限,欠缺的知识太多,更知道年轻人学习提高的重要性,都渴望学到更多知识,能够更好的承担起自己的工作重任。

      到了周末,大家总会三五成群结队去街上逛逛,到没有去过的景点看看。也有一些同学会去访亲会友,还有一些同学会留在宿舍给家里人写信、洗衣,整理内务,更有刻苦认真的也会抓紧时间去看书学习。

    有时周末下雨出不去了,乾生也会从墙上取下他那把心爱的二胡,给大家演奏一曲拿手的“二泉映月”,他演奏出的凄切哀怨,尤为动人的音乐总会把大家的思绪带回过去,勾起大家的思乡之情。有时也会演奏一曲“万马奔腾”,那悠扬欢快的二胡声又会把人带到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听那万马奔腾的声音。

      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能留到学校成为大学老师的机会来之不易,每个同学也都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都会为自己的未来着想,大家就如同一块缺水的海绵放入知识的海洋里,如饥似渴地吸吮着知识的琼浆。

                                                                                                                                  2019年9月17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