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行记(五十一)十天 六

     紧赶慢赶,抓紧时间拍摄好能够找到的各种唐卡。盛大的法会:“聂朗德吉”垛仪式,刚刚好开始,范老师说,要拍个有头有尾、有始有终。这里使用到的所有专业的词汇,都是来自范老师那里。我就是照本宣科,直接拿来用,至于这些词汇表示什么,我还是基本都不明白。

       我是喜欢围观的调皮鬼,看师父们做南卡:竹片扎成固定的框架,细致耐心地缠绕上彩色的线绳。 我们在拍照,有个大胡子师父拿着南卡笑的好开心。旁边酷酷帅帅的师父做南卡做的又快又好又认真。确勒师父说,中间那个黑色的表示:眼睛。

       寺院里和其他地方不同之处:很多寺院这里不许拍照,那里不许停留。师父说:“都可以拍,可以进去正在进行法会的大殿里拍。”

       太过神秘、遥远、高高在上的事物,很难人让人愿意与之走近。我不懂宗教,只是简单地认为:你那么尊崇,我如何敢靠近,大家终将遥遥相望。倘若你是我的朋友,我将不知不觉地走近你。你是我生活中不知不觉中最亲近的一部分呀。

      有师父带着,这次拍到了法会使用的各种物品:南卡(namka)、朵玛(torma)、扎嘎利。用各种树枝扎起来的垛,里面放着糌粑和其他东西做的贡品。 酥油花很漂亮哦,嗯,早上我们过来的时候确勒师父刚刚做酥油花回来。看见一盆五谷杂粮,有个师父细心地从盆里抓起来给我看盆里装的是什么,告诉我各种名字。好吧,我还是忘记了。摸摸笨猪头吧。

       带我们拍过隔壁大殿的法会之后,确勒师父也去参加法会了。诵经声在大殿里响起,我坐在门外默默地听,心中什么都不想,沉浸在我听不懂却听着很安宁的诵经声里。

      天空中有鸟飞过,我喜欢这样安详地发发呆,晒晒太阳,看看头顶的蓝天,听听师父们的诵经声。

       这次法会大约是三四天,法会结束后,要进行火供,火供在下午三四点开始。范老师去拍火供,我在拍打扫收拾大殿的师父们,可爱的师父们笑容灿烂地让我拍。看着师父们的笑脸、纯净的眼神,很开心,很开心。

       法会即将结束,顶楼传来师父们用巨大的法号吹出的庄严宏大的声音。远处夕阳下的远山很美,近处寺院的小师父们已经在玩闹成一团。我依然不懂宗教,却明白,因着这次参与拍摄、采访苯教的过程,因为寺院里的师父们平常朴实的言行举止,我这些天都是简单快乐的。谁会不喜欢简单快乐的事物呢,我们活着原本就是需要简单快乐地活着。

      采访结束,范老师也匆忙地赶着要回国,大约十一天的时间忙碌的顾不上想什么,范老师连给老婆孩子买礼物都是匆匆忙忙地买了就走。我大概会在放松后生病吧,这些日子太累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