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小红尘

小小红尘

1

林山要送东河去当和尚,这可是个大喜事,星落村里早就传开了。

要说当和尚的好处,那可太多了。一日三餐是管饱的,住得敞亮,人前体面,就是杀人放火的兵或匪,进了寺院也得乖乖磕头拜佛。当和尚也不是个容易事儿,即便有人想出家,那也得有师父愿意收才行。东河有这命数,那可真是福气了!

星落村小,两山之间夹出来的一条沟,不过十来户人家,分散在南坡和北坡的半山腰上。

这地方偏僻,人少,又不产粮,没了皇帝后,县里的老爷天天换,对这里的态度却出奇的一致,那就是完全的“忽视”。这反倒让小山村比外面清净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谁知道村里的人这样子过了多少岁月。

沟底淌着一条溪,溪边的平地全是鹅卵石,种不了庄稼。田地都是村民在半坡上辟出来的,南坡的地好些,北坡差些,收成都不算太好。家里人少点,将就够吃;人多点的,就只能饥一顿饿一顿了,但还不至于会死人。

林山家在北坡,地不多,孩子不少,东江、东河、东湖和东海四个儿子,小溪、小水两个女儿。最大的东江刚十五,最小的小水才四岁。媳妇去年下地折了左腿,现如今也只能在家里帮衬帮衬。这一家子都是嘴,一睁眼就要吃饭。林山虽然不吭声,心里却压着一块大石头。

就在去年秋天,一个行脚僧路过星落村,看见在河边玩耍的东河,说这孩子浓眉大眼、声音透亮,有佛缘,肯定能做个好和尚。他来到东河家,一说缘由,林山立马同意了。

“小南山寺知道吧?就在邻县。我今年去云游,明年这个时候肯定回去了,到时候你把孩子送过去!”师父法名道远,拍了拍东河的头,笑眯眯地向林山说。

时间真快啊!南坡北坡上各种颜色的树叶,黄的、红的、绿的,斑驳间杂,天又蓝又高,又是秋天了。

2

出发那天一大早,乡亲们都来看东河,热闹得像是正月里走动拜年。

东河十三岁,见了来人只笑笑,就坐在角落不说话,听大人们聊天。差不多所有村民都见过了,甚至连尾随来的阿猫阿狗也见过了,可惜就是没有看见一个人——小果儿。

小果儿是南坡李叔叔家的女儿,十三岁,长得好看,麻花辫子又黑又长,说起话来眼睛一闪一闪的,像天上的星星,声音也好听,跟百灵鸟似的。

东河心里想,小果儿没来,肯定是生他的气了。

东河和小果儿总在一起玩儿,捡麦子、拾柴火、追野兔、捕鱼儿,想玩啥就玩啥。小果儿家里殷实些,常常给东河悄悄带好吃的,桂花糕啊,菜饼子啊,炒豆子啊,有啥带啥。盛夏的日子里,他俩坐在溪边树下的大白石头上,一边光脚拨弄水,一边吃着带来的东西。东河第一次看见了小果儿光脚在水里踩的时候,心里痒痒的,那双脚真白真好看。

可惜他要去当和尚,以后就没人陪小果儿玩了,小果儿是该生气的。

林山背上包袱,辞了乡亲,牵了还巴巴等着小果儿的东河,离开了星落村。小南山寺远,走去得两三天呢!

东河走路走得可认真,不然容易被林山落在后面。走了二十来里,太阳开始发白,父子俩这才准备在路边树荫下休息一会儿。东河见前面有人斜挎着包袱,好像在招手,定睛一看,觉得眼熟,再细一瞧,突然惊喜地大喊:“爹爹,是小果儿!”

说话间小果儿已经跑了过来,嘴里埋怨着:“你们好慢啊!我都等了好一会儿啦!”

“鬼丫头,你怎么跟来了?”林山嘴里斥责着小果儿,眼里却尽是关切,“回去小心你老子揍你!”

“我爹才不会呢!我跟我哥说过了,他会告诉他们的!”小果儿双手牵住林山的大手,笑嘻嘻地恳求道,“林伯伯,让我跟你去嘛!听说庙里可好玩了,我都没去过!”

“不行!”林山看看前后,不着村不着店,嘴里说着不行,心里却不知道要把这小姑娘怎么办。冒冒失失地跟来,幸好没出事,再让回去,一个人走路总归不太安全。

东河听林山这么说,急得脸都涨红了。

“好吧!你们走你们的!”小果儿撂开手,转身就走,“我自己去!”

林山笑着摇了摇头,喊住小果儿:“拿你没办法,去了可不许胡闹!”

小果儿高兴得蹦到东河面前,一把拉住他的手:“我带了好吃的!”说着从包袱里拿出个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解开裹布,是一只白瓷碗,碗里有两只兔腿。野兔是前两天哥哥逮的,兔肉是妈妈昨晚做的。

“给你!”小果儿递给东河一个,另一个给林山。

“你自己吃!”林山没接,又推给了小果儿。

“我吃过了!”小果儿再给,林山再推。

“林伯伯!”小果儿问,“当了和尚是不是就不能吃肉了?”

林山点头。

“那就你吃!”小果儿看着东河,见他吃得脸上都是油,咯咯笑了起来。

3

一路上,东河跟小果儿打打闹闹,没个消停,饿了啃窝头,渴了喝白水,倒都没喊累。就这样白天赶路,晚上找个破庙或者人家借住,经过好多个村庄和镇子,第三天的后晌,眼看要到小南山了。林山松了口气,慢悠悠跟在后边,两个小孩在前面跑跑跳跳。

“和尚每天做什么?”小果儿问。

“念经!”东河说。

“念经为什么不能吃肉?”

“不知道!”

“你想不想吃?”

“想!”

小果儿突然把嘴贴到了东河耳边,悄悄说,“我认得路了,以后给你送兔腿,好不好?”

东河耳洞麻麻的,耳朵通红,连连点头。

“那你啥时候回家?”

“过年总得回家吧!不然娘该想我了!”

“回家了还要再去庙里吗?”

“得去!不去怎么行?省我一口饭,就够弟弟妹妹吃了!”

“不怕,我悄悄给他们送些怎么样?”

“嗯!”

“那你要一直当和尚么?”

“弟弟妹妹大了,能干活了,就不当了!”

“那我等你!”

“嗯!”

“到了吧!”小果儿指着前面一座山门,“是这里吧?”

“就这里了!”林山跟了上来。

小果儿已经拉着东河跨过了山门的高门槛,一路跑去了天王殿。

小南山寺是个小庙,迎门就是天王殿,进去是大雄宝殿,钟楼鼓楼都很小巧,再有几间僧寮,住了三四个师父,就没别的什么了。

小果儿是第一次来庙里,看啥都新鲜!院子里的古柏和花草,大殿里敞着肚子笑眯眯的弥勒佛,背面拿着降魔杵的韦陀菩萨,还有两边面目狰狞的四大天王,她都没见过,也都不认识,就是觉得好看。穿过天王殿又是个院子,爬上台阶是个更大的房子,就是大雄宝殿,里面有几尊金灿灿的佛像。

“这里真好!”小果儿说。

东河也是第一次来,两只眼睛四处看个不停,心想住在这地方真不错!

4

见了道远师父,说好明天一早就给东河剃度。

剃度是有仪轨的,可是小庙不太讲究,东河也不懂,就由着道远师父摆弄。另外几位师父念了一通经就离开了,林山和小果儿在边上看着。

快要落发的时候,道远师父说:“入了这门,红尘就跟你无缘了!

小果儿问:“红尘是什么?”

“红尘嘛——”道远师父手里的剃刀悬在空中,“红尘就是这庙外面所有的东西!”

小果儿有些惊讶:“你是说东河以后不能出这个庙了吗?”

“当然能出去,但他得放下外面的所有东西了!”

小果儿又问:“那是什么意思?”

道远师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小孩解释,停顿了几秒说,“就是他不再是别人的儿子,也不再会是别人的丈夫了!”

林山听到这句时,眼睛有些涩。

小果儿更加糊涂了,继续问道:“东河不能娶——”

“对——不能娶媳妇了!”道远师父笑道,“小娃娃懂得还挺多!”

小果儿噘着嘴,跑到东河身边说:“咱们回去吧!你去我家吃饭好不好?我家有粮食的!”

东河本来坐在凳子上,听到师父的话,心里咯噔一下,拿眼睛瞄了一眼爹爹,林山赶忙低下了头。这会儿听到小果儿这么说,突然站了起来,看着林山:“爹爹,我不想当和尚了!”

林山背过身,不说话。

“尘缘未了!”道远师父笑了笑,“林施主,你还是带孩子回去吧!”

“咱们说好了的,怎么能带回去?”林山回过身,眼睛有点红。

“万事都有个缘分,缘分还没到!”道远师父收了剃刀,帮东河解了围布,笑眯眯地对他说,“有情有义,是个好孩子!”说完就离开了。

5

回去的路上。

林山跟在后面,两个孩子在前面跑跑跳跳。

“你为什么不当和尚了?”小果儿问。

“我——”东河涨红了脸。

“说嘛!为什么?”小果儿不依不饶。

“我——我要娶你的——”东河说话间一个冲刺,跑到了前边,后面那句话就跟着风散了。

“你说什么?”小果儿追在后面,“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东河停下来,回头面对着落在他身后的小果儿,两只手在嘴边围成个喇叭口,看似在大声地喊叫,其实只把刚才那句话做了口型。

小果儿看懂了,脸红一阵紫一阵,回头冲着林山告状:“林伯伯!东河欺负我——”

林山笑了,见东河一溜烟跑远了,小果儿跟着追了上去。

这俩孩子多好啊!这小小的红尘多好啊!林山突然充满了干劲,回家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你接触过SCD饮食、AIP饮食,你一定会知道这些饮食都提倡无麸质饮食。 那么,什么是无麸质饮食呢? 麸质是指小...
    胖先生_美国功能医学阅读 1,202评论 0 0
  • “众叛亲离”,这个词语给人的感觉比较严重。一般情况下,“众叛亲离”用于形容众人反对,亲人背离,不得人心,陷入完全孤...
    前端开发_小人物阅读 1,033评论 0 0
  • 缓存是什么? 将各种繁琐或简单的东西全部提取都一个大格子箱里面,下次拿的时候不需要慢慢找,直接快速的就能拿到。这是...
    逐暗者阅读 649评论 1 7
  • 人生在世,有些人活着如鱼得水,自由自在,有些人却活着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其区别就在于前者做到了人生"三不" 对朋友...
    拒绝_1eca阅读 148评论 0 0
  • 渡我不渡她 我前几世种下 不断的是牵挂 小僧回头了嘛 诵经声变沙哑 这寺下在无她 菩提不渡她 ...
    桑榆非晚LC阅读 826评论 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