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枝残叶皆是情


又去必经之路天鹤公园了。

无边落木萧萧下,踏着落叶的沙沙声,枯叶在风中乱舞,道路两旁的树叶更加渐少了,像年纪渐长的老人,头发却渐渐稀落,树木走过四季,树叶稀零散落的,渐渐露出尴尬的本身。

可它们不惧,仍在风里向我招手。

随手拍了几张,树杆还有这么多种类,笔直“个”字型的、伞状的、曲折横斜的。

秋尽江南草未凋。好在还有常青树,且看这几株柏树,四季常绿,巨型树冠下,一群老年人天天在其下,打拳、做操、谈笑、溜鸟……最喜欢树冠巨大的香樟,这个时候,看起来还是胖乎乎的,乱蓬蓬的卷发,莫名觉得萌萌的。这里有棵槭树,它的叶又似鸡爪,如小手掌,叶子红红的像被用颜料染过似的,红灿灿的,远远的就以一袭红色的长裙,吸引我的目光。深秋正是它粉墨登场的时候,红色的叶子是它的招牌色。原来我只知道枫叶在这个季节会红,想不到红的还有很多,包括槭树,真是灼灼得令我移不开眼睛。

但好多树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到了这个季节,瘦身成功,呈现骨架。只有几片枯叶,零乱地挂在枝上。北风一次,发出呼呼的哀嚎声。

而那里的栾树,露出败势,整棵树叶和果都成了驼色,且叶和果,每天都在下落,即将成光杆了。

大自然中树木似乎都是有天生的本领,抗旱耐热防冻,自有其一套独特的章法。

美人在骨不在皮,相比花朵,叶子的美,更长久,更耐看,那怕变黄变枯变残,落在泥地,更有天生的脉胳,经纬分有明、纤陌交错,又是一翻成熟美。

美貌的枝叉骨杆,铁骨铮铮,以赤裸的躯体站在凛冽的寒风中。

气势和精神,真的是感天动地的。

有些树枝与我的审美不在一个频道上,或者我欣赏不来,有些太散乱,太随意了,也就没了惊艳,甚至它横斜在小路上,影响了在底下行走的路人,没几天,那个触痛行人的枝叉,就被人硬生生锯掉了,露出一个白色的横截面。可是树没有显露柔弱无力,仍旧好好地生长着。

树会知道我在那里悲春伤秋吗?

答案是肯定的。

每一棵树都各自生长、发芽、开花、结果,各自按步就班,那管你青山悠悠,岁月绵长。

  它要做的就是生长、生长,一岁一枯荣也好,四季长青也罢,管你人类怎么欣赏、怎么利用。我的命运,我做主。

  参天大树和微末杂树,那有什么可比,树木不知,它们只顾成长,只管做好自己。

有的春天就令人惊艳,有的要到夏天才知其灿烂,有的到了秋后才知其美,有的值到冬天雪后才露出真容。

各负其责,各有其美,每一颗树,每一阶段都不同,都各成其景。

无论是生得娇艳,还是长得平平淡淡,甚至有点丑丑的。有什么可以对比,也做不得对比,树们会有感觉吗,有懂得自卑吗?哪里来的那么多伤感,哪怕人们不太喜欢的品种,栽种后,生长、盛开就是她唯一要做的事。

  太阳升起了,树木们拼命开始光合作用,呼吸间,又为人间添色彩。夕阳西下,疲倦的鸟儿归巢,树木们是它们的收容所。

  今日小雪。经过昨天的一日冷风凄雨,今晨的气温终下下降,达到零度了,出门的时候,我当然作好了准备,帽子、围巾、手套,对比毫无防冻措施的树木们,低头看看全付武装的自己,抬头,凌寒不惧的树木在林间哗哗作响,似乎在嘲疯我的娇情,可我没有恼,一种敬你是条汉子的情愫,在我心间涌动,可我不知道如何向树木们表示。

每一种植物,每一天的生命中,都有意义。

树犹如此,我们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