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之的心理蜕变

字数 2100阅读 276

仗剑天涯以前有一篇文章,叫《花落花开平坦之》,写的就是林平之和游坦之,这两位本是家境优渥的大户人家子弟,忽然飞来横祸,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金庸仿佛是在跟这两个人的命运开玩笑一样,将他们的名字取为平之坦之,然而他们的人生半点也不平坦,充满了机关算尽、人心险恶。对于游坦之这个SM爱好者(虽然是被迫的),我一向十分不喜,此处略过。我想说说林平之。

林平之无疑是受到了很好的家庭教育,虽然父母宝爱非常,却并没有把林平之宠坏成一个纨绔子弟,他依然保持着一份纯善正直的心灵。在光景好的时候,他豁达仁义,路见不平会挺身而出;而在落魄的时候,他克制隐忍,也没有想过去偷去抢去骗。这些不仅仅是他原本高洁的心性所致,也有林震南夫妇平时谆谆教诲的功劳。

然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林家祖传不世神功辟邪剑法,不知怎地,走漏了风声,引得青城在明、华山在暗两路人马同时出动,竟对这个世代走镖护宝、致力与人结交、化干戈为玉帛的林家成合围之势,终于一朝灭门。

一夜之间,大厦忽倾。这是林平之遭逢的第一次理想覆灭。

万贯家业散尽,本是养尊处优的锦衣少年沦落到被农妇羞辱,乞讨为生。向来慈爱的爹爹妈妈受尽凌辱折磨而死。

血海深仇,无力以报。这是林平之遭逢的第二次理想覆灭。

第一个覆灭,使原本无忧无虑的林家少爷认识了这个世界的险恶。第二个覆灭,则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无能与脆弱。

他迅速地从一个飞扬跳脱的少年,蜕变成了沉默寡言、勤修苦练的林门遗孤。

拜在岳不群门下,本来该是他人生新的开始。

首先,他从江湖走镖人家第一次得以进入武学正宗,窥见武学真谛,这于他个人武学修为而言,自然拓开了一番新天地。

第二,他获得岳灵珊芳心垂青,这位姑娘貌美可爱,又是掌门人的独生爱女,人生大事可算得其所哉。

事业和爱情,似乎都在入华山门后得以圆满。

抛却陆大有为首的“大师兄党”对他的不满和挤兑,林平之对自己的境遇应该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

只有爹娘大仇未报。

然而只要跟随师父修习,终有一日习得上乘武功,堂堂正正为父母手刃仇人;再与岳灵珊缔结鸳盟,继而接掌华山门户,也是指日可待。几乎可以按部就班步上人生巅峰。

这一切并没有想象中美好。林平之遭遇了人生第三次理想的覆灭,这一次则将他打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师门被成不忧等人挑战,被桃谷六仙侵扰,被迫离开华山远赴嵩山,在雨夜中被十几名高手伏击于破庙百死一生……都预示着,江湖路,从来都不会容易走。

与师父师娘,还有自己的倾心恋人一同回到福州老家,本是一段幸福时光。却在寻找向阳老宅的祖传宝物时,被人伏击,继而从背后受人暗算,深受重伤,差一点命赴黄泉。

在绝望痛苦的生死之际,他听到八师兄英白罗被人砍死前那声呼喊:“师父”。

这个师父不是别人,正是林平之敬爱有加的华山掌门人,君子剑岳不群。

书中没有对林平之养伤期间的细节多加描写。但我推测,他挣扎在生死存亡之际,备受煎熬之时,内心千回百转的念头,就是对师父的怀疑。

是不是师父对自己下了毒手?如果是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家的剑谱去哪里了?有没有给人抢了去?爹爹妈妈呢?他们在哪里?他们抛下了平儿,独个儿死了,我又该怎么去报仇呢?

人在快死的时候,多半会把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翻来覆去地琢磨个透。

对师父生出的疑惑,就像一个火种,无论如何也无法熄灭了。

重伤痊愈后的林平之,看待这个世界的眼神已经全然不同了。

这之后,林平之自然会暗自查证剑谱的去向,师父行为中的种种不合理之处,甚至包括师父收徒的动机、岳灵珊钟情的真实性。

师父包藏祸心,徒弟胸怀鬼胎,这之后种种,不过是相互角力的暗中博弈了。

我推测,林平之伺伏在岳不群宁中则夫妇房间窗外的夜晚,是他心灵深处对这个世界最后残存希望的时刻。

当岳不群亲口对妻子承认自己拿到了辟邪剑谱的袈裟时,林平之已经全然明白自己的人生就是被追逐的猎物的一生。

余沧海、木高峰是明抢。岳不群则是深谋远虑,引君入瓮。而岳灵珊在这中间是棋子还是机关呢?她的形象在林平之的心中自也已然不堪。

剑谱被林平之不顾性命地用脚一勾,未至落入深谷。但他的信仰,此时却彻底地坠落深渊。师父是假的,爱人是假的,报仇雪恨的希望也是假的。

他还有什么选择呢?眼前已是一片漆黑,身后又有无限火海。除了引刀自宫,修炼家传绝学,让自己变强,才不至于被险恶江湖吞噬,才不至于因无法报双亲大仇而羞愤致死。

我无意于为他之后亲自手刃妻子而辩护,他辜负了岳灵珊的一片真情,而她也许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林震南夫妇之外唯一真正爱着自己的人。

我只是想,在万念俱灰的时刻,林平之有没有更好的选择?在新婚夜前夕,他断绝了自己对世俗生活最后的念想,亲手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残缺的人。这一步,他走得跌跌撞撞,步履维艰,终于破釜沉舟。

那之后,人生便不再是人生,而是为了复仇而燃烧的炼狱。

笑傲江湖中《复仇》一章,看得惊心动魄。他被木高峰毒瞎了双眼,脸颊被余沧海活生生咬下一块肉之后,不顾伤重,满脸鲜血地狂笑:“我报了仇了!我报了仇了!”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早已顾不得计较了。多年来的心愿一朝得偿,快慰异常。虽然这代价太也惨重。

在时的林平之,不再是人,他的心已入魔道。那个正直骄傲,肯为一个卖酒丑女出头,肯不顾凶险出声搭救令狐冲的纯良少年人,就此死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