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一群人坐在客栈小酒吧里听小川唱民谣,正嗨得张牙舞爪时,我也挤了进去坐在他们中间,感受这纯粹的悠闲

酒吧里只有旋转彩灯,所以看不清楚都坐了些什么人,反正我也一个不认识,看不看清楚都一样。在一群人中间,有一个戴帽子的在和着音乐打手鼓,看不清那人是谁,不过感觉打的还不错。就这么听着音乐,时间很快到了11点,小酒吧也安静了下来,刚刚还坐满的人,突然就只剩下了几个。然后开始喝着啤酒聊了起来。

那个戴帽子打鼓的端起酒杯来了一句: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接着自己先来了一句:我叫胡子!然后问起来:你是哪儿的?一个帅哥答道:广东  !

接着又问:你呢美女?一个长相乖巧一直没有说话,但看起来整个人心事重重的妹纸答道:河南  !

然后我说了声:成都!

他立即伸了手过来,这是要握手?!风花雪月的大理还流行这么绅士的社交礼仪?!

我也成都的。

哦,原来如此!

他就是胡子!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的,一个来自成都双流的流浪二痞子。

因为都是成都人,所以话题难免多了,也更有趣了。后来我一直在想他的那句话,结合起他后来跟我说过的某些个人经历,就不难懂了。

胡子现在和他的两个哥们儿从丽江流浪到大理摆摊,然而我说他更像是一个摆摊卖情怀的小贩。

灯光太昏暗照不亮也看不见

又是一个狮子座,一双永远像是没睡醒还略带邪恶的单眼皮小眼睛,什么时候都戴个帽子,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副标准的痞子相。那天晚上几个人胡吹乱侃聊到了深夜,啤酒一杯接一杯,时不时和他用我们当地的方言对话,逗得大家一起傻乐。。。最后都互加了微信,算是现代社交的一种延续方式吧。我说:你们摆摊的时候通知我,我要过来玩儿。

第一次去看他们摆摊是到大理第三天的一个下午,三个小伙坐在古城红龙井旁边,地上看似随意的铺着一大堆纹身贴纸,旁边还用一个纸箱铺了一层黑布摆满了各种藏式戒指。胡子坐在中间,左手夹着一支烟,时不时吆喝一句:纹身贴纸来看看啊,水洗不掉。。。一副看起来放荡不羁的样子,让我有一种想走上去就踹他两脚的冲动。而他的两个搭档却截然不同的一种画风,广东的阿文看起来年龄最小,斯斯文文的好像比较内向不怎么说话,应该属于腼腆型的浪子;湖南的舒耀,也不怎么讲话,只是比阿文好一点吧,他的眼神里透出一股忧伤,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距离感。看得出来胡子是他们三个的主心骨,凡事都好像他在拿主意,他们有什么问题也会问他。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搞懂他们风格迥异的三个人是怎么就搞到一起的?!

在大理摆摊的很多人,大多都是有故事的吧,我想!

三个还是三只?!
胡子给我留下的印象其实并不是他的吊样,记得有一天我也在摆摊的地方陪他们聊天吆喝,突然有人说城管来了,然后只见整条街都是各种慌乱收东西跑路的摊主,同样他们也是收完了自己的东西,然后转身回来将地上的垃圾捡的干干净净,扔到了垃圾桶里!我一直都认为算是个比较矫情的人吧,喜欢结交的人第一就是看人品,人品这东西在当今社会不值钱,却无价!后来一段时间经常跟他们摆摊,基本都到夜里1点左右,不管多晚每一次都是一样,地上的垃圾始终都是收拾的干干净净才会离开!所以,这几个放荡的流浪汉人品应该还是不错的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人生其实就是一次流浪

胡子一直喊我嬢嬢,这是咱们四川话,也不造你们能不能听懂。每次这么喊,我就随口回他一句: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由于头痛睡了一天的我,快天黑了才起床,才想起来一天都没吃饭了,胡子在楼下吼着:嬢嬢,下来耍噻,今天休息不摆摊。

然后随意穿了一条长裙,带了一条披肩下楼说出去吃饭。胡子又来一句:走,我带你去才村吃饭,顺便去老李的望海吧坐一哈。

那么巧出门的时候客栈义工说让我们骑他租的摩托车去,就这么骑出了古城,骑到了才村,我去吃饭,他去酒吧。吃完饭坐在酒吧,说想去海边转转,小志和娇妹儿我们四个人两辆车往洱海边开去。。。。来到一处开阔的海边,停了下来,看到水就忍不住脱鞋子的我,趁黑也跑到水边坐了下来。胡子不见了人,跑去找地方买他离不开的香烟,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他:为啥子你抽烟的样子我看到起就那么想揍你呢?!

洱海边一直都是有故事的地方,特别是关于爱情!小志说他喜欢娇妹儿,所以在那样的氛围和怂恿下,表白就是顺理成章了。胡子,又开始成为一个像编剧加导演一样的人了,打灯、拍照、还带教别人怎么说。。。就像他最爱说的一句话:领导力是天生的!然而我却认为那是嘚瑟,天生喜欢被关注和赞赏,这也符合他的狮子座性格。

表白没有成功,否则就不会有下文了。爱情这东西有时候真的靠感觉,那一刻感觉对了,就什么都对了。四个人冷得跑到海边的烧烤店吃起烧烤来,老王的电话打过来了,这是找娇妹儿的。没多久老王骑着摩托来了,坐下没说两句话,拉起娇妹儿的手就走:我有几句话要给你说!

这样霸气的斩钉截铁,胡子转过身来我们相视一笑,默契的来了个击掌,然后哈哈笑了起来。关于这个场景,男人认可,女人同样认可,对于他一个痞子一样的人,绝对是更认可的!

烧烤店有一桌客人,喝了很多酒,一个男的据说是当地开酒店的老板,一直蹲在烧烤店老板娘的身边说着什么,老板娘一直在无声的抽泣,胡子那双略带邪恶的小眼睛不时的往那边瞟过去,几分钟后我站起来说看不下去了,然后这个痞子直接走过去用那双眼睛盯着那个人,一句话:喝了酒该干嘛干嘛,别他妈在这儿撒酒疯!~那人一直比较亢奋,许是突然被这话震住了,半天没说出话来,然后被老板娘的妈妈推着往他家的方向,自己走了。这就是那个痞子的性格吧,我想!

喝了几杯二锅头,许是带着酒劲,许是内心那股义气,管他是啥,反正我也不想去猜,老王说想带着娇妹儿去双廊看日出!那痞子又来一句:走!

7月的大理虽然不冷不热,但深夜的洱海边还是寒意浓浓,何况是开着摩托车,吹着海风。。。还是四个人两辆车,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在洱海边往双廊的方向疾驰着。我坐在胡子的后座,这个痞子时不时的油门到底来个公路漂移,我只能在后座惊叫着骂他一句:疯子,神经病!“嬢嬢,这个时候有没有感觉少女心爆棚啊,哈哈哈哈”

这还是那个痞子一样的胡子!

离开大理的前一天晚上,胡子非要说去吃东西喝酒给我践行,其实于我而言早已经习惯了路上的有聚有散,有缘自会再见!老王,河南的妹子,我和胡子,还是去了那家经常去的烧烤店,坐下去就是一人两瓶白酒,那口气不醉不归!也不知道一晚上聊了些什么,妹子先回了,留下我们三人喝到微醺。

胡子一杯一杯白酒的干,从摆摊扯到流浪,从过去扯到现在,跟老王不断的怀念双廊之夜。

从骑摩托刷街的叛逆青春扯到如今他自己说的内心已沧桑。。。到最后我只记得胡子说了几次:嬢嬢,不走嘛,过几天我们切露营!

凌晨三点,在我不断催促下终于决定撤退,他居然还要带几瓶酒让我们必须去他的小屋里继续喝。。。我和老王相对一笑,看他已经把自己灌得差不多了,去就去吧。胡子抱着酒,一路踉跄从细雨蒙蒙的古城巷子走到他们在大理临时的小屋,进屋坐下开始摆酒,又开始聊起过去。

我在想是喝了酒的人都喜欢回忆过去呢?还是人在清醒的时候都不愿意说自己的过去?应该都有吧。。。就这样扯着说着,胡子睡着了。。。留下清醒的我和老王两个人一脸懵逼的笑起来,不是说好的还要继续喝吗?!不是说喝到天亮吗?!

看着睡得像个傻子一样的胡子,突然想起来他不止一次的问过我,认为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二痞子!烂好人!

为什么这么评价我?二痞子是几个意思?烂好人又是几个意思?

我没有回答,只是想起了他的那句:

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他是胡子,一个二痞子一样的烂好人!

关于他的故事还有很多,有缘再续。。。

我有一杯酒            

可以慰风尘

倾入长江水

赠饮天下人

风尘何所以

醉眼梦花魂

春日酒醒时

惆怅满心头

愿君同把盏

共话西厢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