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同人润玉锦觅CP之《美玉衾寒谁与共》第 23 章九

文/梅姐姐

郑重声明:本人开坑,写《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锦觅CP同人小说的初衷是因为大爱我们家润玉,以及为了圆自己一个happy ending的心愿。本人尊重原著作者电线的原创版权,文中出现的大部分人物角色和IP创意版权均属原作者。本小说仅供交流娱乐,绝不以此牟利收取任何费用,或用于商业用途。

第 23 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悠悠春梦随云散(九)


萧策又被临天帝训斥了。入冬时节,御书房四面虽说已烧上了地龙,但跪在地上的萧策,依旧还是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寒意,侵入骨髓,忍不住浑身打颤。

“生为皇子,连如此简单的论题都答不上来,也不知你日日在上书房学些什么?”临天帝大声斥责道。

“父王,儿臣知错了,往后必定更加勤勉学习。还请父王息怒,保重龙体。”萧策将头埋在地上,边上伺候的宫人陪跪了一地,唯恐天子之怒殃及池鱼。

“知错,知错!更加勤勉,你哪回不是这样说?何时见你有所进益?你看看,你的兄长萧熙自幼体弱多病,连上书房都去不了。每每考他学问,总能对答如流,从不用朕操半分心。”

“萧熙,萧熙,又是萧熙,父王眼中只有那个病秧子。”萧策不由将拳头攥紧了,心中似乎有一只小兽在狂吼,面上却只能不动声色求饶:“父王息怒,儿臣真的知错了!”

宫人们也跟着求情:“陛下息怒,保重龙体。”

临天帝恨铁不成钢,本想接着训萧策,再一看案桌上厚厚一摞没批阅的奏章,只得无奈挥挥手:“出去,将此论题回去抄十遍。下回考你,再答不上来,就板子伺候。”

“是,儿臣告退。”萧策毕恭毕敬退下。才退出御书房,萧策幼稚的脸庞便一改方才的谦逊乖顺,变得无比狰狞起来。

萧熙,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想到这里,萧策直接甩掉了随身伺候的宫人,径直去往落梅轩。

任谁也没想到,他会在皇后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情形下,再次来到落梅轩。之后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人始料不及,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腥风血雨。

当萧策再见到萧熙之时,他正在站在一株梅树下。见到数月未见的皇弟,他欢快地一路小跑过来:“二弟,你果然来了。”说罢,就亲昵扯扯他的衣袖。

彼时,梅妃正在宫中小憩,伺候的宫人因此前见萧策来过一次,也见怪不怪。只当他们兄弟二人投缘,只是上前见礼罢,而后退到一旁。

身为皇子,喜怒不形于色。一路过来,萧策早将心中对萧熙的怨气隐藏了起来,不动声色回话道:“当初与皇兄相约,自然要守信。”

“走,我让下人备你喜欢的点心去。”萧熙听了很是开心,当下要牵萧策的手。

谁知,萧策却是不着痕迹将手抽了回来,问道:“不着急,皇兄方才在做什么?”

“哦,我想折一枝梅花进献给父王,父王说整个王宫,就属落梅轩的梅花开得最好。”萧熙兴致勃勃说道,“二弟,来得正好,帮着参详一下,要折哪枝梅花?”

萧熙一席话更是激起萧策埋藏在心底的疯狂嫉妒,眼底闪过一丝狠戾,却装作若无其事道:“皇兄此言差矣,约莫是你久居落梅轩,不甚外出。父王只是随口一说,若论梅花,当然是御花园那株百年老梅最佳。”

“二弟,此言当真?”萧熙觉得有些意外。

“自然不虚,若是皇兄不信,可随皇弟一道去御花园看看。”

“这……”萧熙并未即刻应允,却意外发现萧策又是只身一人前来,“二弟,你身边伺候的人呢?”

“我是偷溜出来找皇兄的,下人们跟着,如何能玩得尽兴呢?”萧策不经意说道,“走吧,不若我们一起溜达到御花园折梅。”

“这个,”萧熙有些犹豫,往内院望了一眼,“要不,我向母妃禀告一声。”

“没想到皇兄竟如此胆小怕事,不过是去趟御花园罢了,不是有我陪着你吗?”萧策有些不满,“若是如此,弟弟我下回也不便来找皇兄玩耍了。”

“二弟,”听到萧策说往后不来宫中找自己玩耍了,萧熙自然是不舍,当即就应下,“走,我们去御花园折梅。”

落梅轩的宫人知自己的小主子虽说体弱,但一贯乖巧懂事,也从不苛责下人。既然二皇子来了,就远远候着,由着他们兄弟在园中的梅树下尽兴玩耍一番。

待到他们发现两位主子不见了,这才慌慌张张禀告梅妃。

萧熙从没这样过,梅妃虽说心中着急,但也只想到两个孩子偷溜到别处玩耍。当下遣了宫中所有的人沿途找寻,并着人去了坤宁宫,想着儿子会不会被萧策带去那里。

而那厢,几经躲藏、辗转,萧熙总算是在御花园深处,见到萧策所言的百年老梅。

一路走来,虽说又冷又累,但望着鲜红胜血的梅花,却兴奋非常:“二弟果然没有骗我,不过,这梅树长得如此高,我们如何能折到枝呢?早知道,还是带着伺候的人。”

萧策不着痕迹一笑,眼睛则转向梅树旁尚未结冰的池子:“这还不简单,皇兄踩着我的肩,爬到树上,不就行了。”

“这如何使得?”萧熙不答应,义气说道,“你是弟弟,我是哥哥,也应当我在下头。”

“兄长身子不好,切莫推辞。再说,都是给父王尽孝,我们兄弟间分什么彼此呢。”萧策的声音有些凉意。

“好,那就辛苦二弟了,我爬上去折梅。”长这么大,萧熙第一次做“出格”之事,小脸涨得通红。

当萧熙爬上萧策的肩头之时,萧策这才感觉他的身体的确有些单薄,虽有重量却绝非难以承受。

只听见,他轻咳了几声,掩盖不住欣喜道:“二弟,再往左边一点,我就快够到那枝最茂盛的梅花了,父王一定会喜欢的。”

“是啊,父王一定会喜欢的。”萧策喃喃道,心中则想起父王不久前对自己的雷霆之怒,为什么同是儿子,差别如此之大。

“对啊,每年只要我敬献梅花,父王都会龙心大悦,给母妃好多赏赐。再一点点,就够着了……”此刻,萧熙整个人几乎要立起来,颤巍巍伸出一只手欲要折梅,另一个手只是虚搭在萧策肩头。

“龙心大悦,好多赏赐……”萧策恨得咬牙切齿。猛地将身子往池子那头一倾,果然肩上的萧熙一个不稳,就直接跌落到池子中。

冬日的池水,寒冷刺骨,萧熙不会凫水,挣扎出水面,喊了声:“二弟,救我……”却是灌了好几口冰水,手中却还死死攥着梅枝不放。没折腾几下,人便沉了下去。

眼见萧熙被池水没顶,水面上的红梅刺眼非常,萧策忽然醒悟过来,大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大皇子落水啦!”

萧熙快死了,一个半大不小的孩童在冬日冰冷刺骨的池水泡上一刻钟,哪怕是身体康健,也得去半条命,何况是萧熙这种病秧子。

人救上来之时,便只有进气没了出气,此后就是高热不退,陷入昏迷当中。

皇帝震怒,当下就召来太医院的一众御医会诊。萧熙的情况很不好,萧策自知闯了大祸,缩在宫殿的一角,眼见着父王红着眼推倒了御案,吼叫着要将跪在地上的无能御医拉出去砍头。

闻讯而来的梅妃哭着求情道:“陛下,饶了御医们吧!医得了病,医不了命,都是臣妾的错啊!”说罢,一口鲜血呕出,就不省人事了。

梅妃倒下了,御医们要施救,一干人的性命算是保住了。可是,未曾想,梅妃这一怒急攻心,原本孱弱多病的身体就承受不住了,毫无生气地躺着,眼见就要和大皇子萧熙一起去了的架势。

见此情形,临天帝像是疯了一般,当众扇了皇后两个耳光,怒骂道:“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怎配母仪天下?当初要不是看在你父亲两朝太师,乃是先帝留给朕的顾命大臣,当时你又身怀有孕。否则,也不会在你荼毒梅妃和腹中胎儿之时,装作不知情,没能为他们母子俩做主,眼睁睁看着他们常年受病痛折磨,还让你忝居中宫之位。”

“是朕一念之差啊!蛇蝎毒妇生出一个黑心肝的孩子,”临天帝转头,一把将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萧策拉了出来,恶狠狠道,“如若梅妃他们母子二人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母子就给他们偿命吧!”

“不,陛下!”原本骤然受了两耳光的皇后,还死命维护着一丝体面,挺直了腰杆站着。在听到皇帝要唯一的儿子萧策偿命之时,就慌忙跪下拼命磕头,将头都磕破了,

“臣妾有罪,死不足惜。策儿只是一时糊涂,犯下大错,还请陛下饶他一命。”头发已散乱,额头的血缓缓淌了下来。

临天帝却是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冷冷下旨:“晚了……来人,将皇后和二皇子分别关押起来,严加看管,无旨不得外出。”

顿了顿,又下了一道旨意:“将近身伺候大皇子和二皇子的宫人,全部拖出去杖毙。”

一时间,又是哭喊讨饶声一片,却再也没有人敢出来求情,说上一句话。萧策看着狼狈不堪的母后,身边伺候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被拉出了大殿,觉得四肢百骸似乎都被冻住了。

只希望时光倒转重来,让自己不要闯下这弥天大祸。原本他也没想萧熙死的,只是想出出气罢了。

等见到自己的乳母被拉出去的那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磕头求情:“父王,你饶了嬷嬷一命吧!儿臣不想她死。”

“你不想她死,她却挑唆你,谋害自己的兄长。她不但要死,还要五马分尸。”此刻的临天帝早已杀红了眼,再也没人可以阻止他杀人泄恨。


上一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 悠悠春梦随云散(八)
下一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 悠悠春梦随云散 (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