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时,你在眼前

字数 5715阅读 468
遇见你的那一天,后院的樱花开了

大概因为从小就没有运动细胞,夏曼曼格外抵触运动会,毕竟在坐在露天的操场看台上,承受着阳光的暴晒,不时地还有学生会人检查人数,想偷溜走都不行。

可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却是整个班最为期待的日子,在所有人都欢呼雀跃,为运动员加油时,夏曼曼披着一件外套,将自己缩成团状,生怕身上哪一寸被太阳公公灼伤。

她沉浸在自己的“无光”小世界里,周围是无尽的喧闹与刺耳的喊叫声,夏曼曼实在搞不懂,其他女孩子是怎么做到蹦着跳着还可以当作免费“拉拉队”,喊上一整个小时,而自己,别说喊了,在这烈阳下多说一句话都觉得喘不上气,汗流浃背。

而在这漫长的运动会过程中,唯一能让她抬起头的恐怕只有陆枫了。

陆枫是校竞走队队长,也是一举夺下省内竟走比赛第一名的校内红人,不仅整个学校都知道他的名字,就连周边学校的人也都听说过他,对于懵懂又一心追求与众不同的高中生来说,集体育生,放荡不羁,加上一副随心所欲的冰山脸于一身的陆枫刚刚好是他们追随的目标。

少年时期,你可以长得不够帅,但你一定要够冷,你可以没有幽默细胞,但你最好是坏坏的,最好像小说中狂拽酷炫的男主角,那便是年少时,大家眼中的“霸道总裁”。

夏曼曼认识陆枫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过于简单的理由,不值一提的小细节,那是一个拥挤的放学时间,夏曼曼午后需要去办公室一趟,而碰巧那天中午老师还拖堂了,因此吃饭的时间就显得尤为紧张,她匆匆忙忙赶到食堂,每一个窗口排的满满当当。

她选了一个人相对较少的窗口排队,前面的人还磨磨蹭蹭的犯了“选择恐惧症”,夏曼曼急得不停地看表,还不断地踮起脚朝前张望着,就差大喊一句妈卖批了。

不好容易排到了她前面的一个人,胜利在望时却发现距离去办公室的时间只剩下了十五分钟,她有些懊恼,这样等前一个人买完自己肯定没时间吃了,她垂下头重重叹了口气,转过身准备离开时,突然被拉住了胳膊。

“看你好像很急,你先来吧。”原本被不认识的人叫住正准备回头质问,一听见说让自己先来,没等道个感谢,便立刻扑到窗口前点了一份喜欢的红烧茄子盖浇饭。

夏曼曼喜滋滋的端着饭走出了人群,热气扑面而来,她心中暗喜:还是热乎的呢,我的小茄子,等我十分钟解决你们,嘿嘿嘿!

她吃着吃着突然感觉有一道目光正直挺挺的投射到自己身上,准确的说是投向自己正大口吞咽的饭上。

抬起头顺着视线来源望去,是陆枫,他的面前空空如也,身边坐着几个“小弟”,奇怪,他看我干嘛?夏曼曼下意识将饭靠自己拉近一些,不会是要抢走我的饭吧?

她越吃越不对味,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哦!我想起来了,他就是刚刚给我让位的人!夏曼曼回忆起买饭前的场景,虽然只是瞥了一眼但他脚上那双匡威限量版是不会看错的,她想起自己曾在官网上看到那双鞋,还惆怅过为什么男生的鞋都那么好看!

再悄悄往陆枫坐着的地方看去,他正跟旁边的人聊着天,似乎脸色不太好,但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夏曼曼的偷瞄,而他穿的正是那双让夏曼曼日思夜想的匡威鞋!

原来刚刚给自己让位的人是他啊,可时间容不得她多想,连忙向办公室奔去,临出食堂前回头看了一眼陆枫,改天再对他说谢谢吧!

可自此以后她没跟他说过一句话,谢谢二字也被生生吞进肚子里,毕竟每次他的出现总能引起一阵骚动,她可不想自己这个无辜群众因为一句道谢而被陆枫的脑残粉“撕咬”,可也正因此,她对陆枫的关注也是一天天的有增无减了。

“陆枫,加油!”“啊!陆枫!陆枫你好帅!”陆枫,这两个敏感字眼撞进了夏曼曼的耳朵,她立刻掀起蒙在头上的衣服,运动场上的陆枫远远甩开其他比赛者,终点近在眼前。

他撞掉终点的彩带,随着一声“第一名!”陆枫长舒了一口气,看台上的人群似乎同时受到了激励,高声呐喊起来,连带着夏曼曼周身的温度也急速上升,她拍拍自己的脸颊,微微发烫,心也跟着快速跳动,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到达终点的陆枫松了一口气,接过旁边同学递来的水,一饮而尽,不知是听到了大家的呼声,还是因心系他人,他竟朝向看台,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夏曼曼注意到这一点,却因自己的近视看不清陆枫的目光所及之处,暗暗懊悔出门前忘记了戴形眼镜,无奈之下她只好左顾右盼,可惜并没有人与陆枫对视,似乎全部同学中只有她发现了陆枫的回眸。

可待她瞪大眼睛想再看清陆枫的目光时,他却好像感觉到般别过了头,夏曼曼扁扁嘴,无趣地再次将自己埋进衣服里。

高考是每个考生人生中最为重要的第一个分叉路口,很多时候他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人生,所以即将备考的高三考生们都格外重视,校园中的气氛也在无形中紧张起来。

夏曼曼虽然还是高二,但也被分科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毕竟文理的选择直接关系到未来一年的学习以及自己所学的专业,每个人都要慎重考虑,夏曼曼对比了往年各科的成绩,权衡之下还是选择了文科,虽然背的东西让她很头疼,但物理简直题都读不懂啊!

分班名单出来那天夏曼曼鬼使神差的起了个大早,着了魔似的匆匆赶往学校,连平时最爱吃的红豆面包都抛在脑后。

清晨六点半的朝阳高中像一只沉睡的雄狮,安安静静,任谁都可以轻轻的摸上一把,只是偶尔树枝随风摇曳,像极了做了美梦的他的打鼾声。

教学楼左侧的公告栏中整整齐齐的贴着分班名单,夏曼曼朝着它走了过去,一步一步,秋天的校园中总是布满落叶,她踩在上面,发出树叶“沙沙”的响声,不知为何,她的心此刻竟跳的飞快。

“夏曼曼,夏曼曼……”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视线一行行扫过,“啊找到了,高二五班夏曼曼!”

她顺着五班的名单一个个看去,有些陌生的名字,但也能发现不少的熟人,突然,她的指尖停顿住,指腹处是一个熟悉的名字——陆枫。

他也选了文科?惊讶之余还有几分惊喜,她努力将自己的欣喜若狂憋回去,换上一副冷漠脸,不住地提醒自己“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想跟他道个谢而已,对,没错!”

不知为何,从公告栏到教室的这段路,夏曼曼走的有些出神,就连身后有人叫自己都没听见。

“喂!”夏曼曼感觉自己肩膀上的重量猛的多了一下,疑惑地回头看去,原来是被人抓住的书包带,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竟是刚刚自己想的陆枫!

真是神奇啊,说曹操曹操到!

还没等夏曼曼说话,陆枫就开口了“喂,我刚刚叫你呢,想什么这么出神?”

“你一直叫喂喂的,我怎么知道你在叫我?”陆枫这么出名,人人都知道他,可自己却是无名小卒,他一定是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陆枫一挑眉,“谁说我不知道的?不知道感谢的夏曼曼!”

啊?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莫非……特意打听的?夏曼曼心中不禁燃起一种特别的期待。

许是发现了夏曼曼这浮想联翩的表情,陆枫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刚刚在公告栏前你一直嘟嘟囔囔,是个人都知道了!快走吧,我们一个班!”说着就大步向前迈去。

夏曼曼的幻想瞬间破灭,撇了撇嘴,朝着陆枫背影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却还是乖乖的跟了上去。

五班的班主任是一个年轻时尚的女人,说话的时候脸颊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声音也格外温柔,“大家好,以后我就是大家的班主任啦,我叫叶蓓,我们要好好相处哦!”

派这个老师来做班主任,一定是为了“镇压”班上的男生吧,不知为何,一个文科班,男生居然占据大多数,想到这里,夏曼曼小声的“啧啧”两声。

“既然我们现在都不熟悉,那大家就先按照这个座位坐吧,等第一次考试成绩下来后再分。”叶蓓笑眯眯的看着这帮学生,心中是无比欢喜,看到他们就像看到自己年少的模样,一切都那么有朝气,满满的都是希望呀!

夏曼曼听到这里也舒了一口气,她的同桌是之前班中的好友,真幸运,她可不想被调开,自己最怕跟陌生人聊天了,想想尴尬癌都要犯了!

“大家有什么意见吗?”“有!”同学们的目光纷纷被后座这个声音的主人所吸引,竟是陆枫,他怎么一开始就搞事情!

可叶蓓却不知道陆枫的样子,依旧温柔的笑着,“这位同学,你有什么想法呢?”

只见陆枫一副冷漠脸,皮笑肉不笑的说,“老师我看不见,要坐到第一排。”随说着就开始收拾东西,说是收拾东西,也不过是把桌上那唯一一支笔放进书包,斜挎着就向前排走来。

夏曼曼坐在正中间的第二排,也与她的近视有关系,她惊叹于陆枫的行为之余也期待着,说不定他会坐在自己前面,可是……她看着前面坐着的那个不认识女生,这要是没人就好了!

叶蓓看着陆枫,面部表情也僵硬了一秒,这……这还真有特别的学生啊?

陆枫径直向第一排走去,将书包放在夏曼曼前面的女生桌上,原本就高的陆枫此刻就站在那个女生旁边,“不然,我们换换位置?”

看到陆枫的表情,夏曼曼心里突然就觉得他是不是有表情障碍,活脱脱一个冰山脸,那姑娘估计也被吓得不轻,连连点头,麻溜儿的离开了自己的位置。

陆枫也名正言顺的坐了下来,拉椅子的一刻,夏曼曼注意到他好像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嘶——这么好看的人,怎么让自己浑身发冷呢!

文科并没有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轻松,需要记得东西一大堆,脑子时常化作一摊浆糊,手指也常常因为写字过多而麻木酸痛,晚自习的时间更是全部用来写作业!

可每次当夏曼曼写的“带劲”的时候,前面的陆枫总是不老实,像是屁股上生了刺儿,来回乱动,直到他又一次撞到夏曼曼桌子使得她写的字“飞”了出去,她再也忍不住了。

“陆枫!”夏曼曼一声高呼引开了周围人询问的目光,她立刻双手合十低着头作道歉状,然后又狠狠对上陆枫玩味的眼神。

“你干嘛总是乱动!”夏曼曼气的腮帮子鼓鼓的。

陆枫半个身子都转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本杂志,可惜夏曼曼没有看清名字,“因为我不会啊!”

这个理由可真是没毛病!“那您老人家可以问啊,总是晃桌子,我都写不下去啦!”夏曼曼控诉着陆枫。

“我问谁啊?问你?”陆枫突然靠近,着实吓了曼曼一跳,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不自觉的咽着口水,下意识的转移话题“啊,那个你看的什么书啊,呵呵,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哦这个啊?最世文化,你要看吗,给你。”说着陆枫就将手中的书递给了她。

夏曼曼心不在焉的接过书,又推了陆枫一把,“快回头吧,我看完还给你啊,谢谢谢谢!”

陆枫回过头后的夏曼曼看着书上格外明显的四个大字“最世文化”,心里发虚,眼神游离,瞥着前面陆枫的后背,自己竟不自觉的偷笑了起来。

在大家还沉浸在新班级的新鲜感时,第一次考试悄然将至,多数同学纷纷开始了“啃书”计划,夏曼曼也是如此,都想考个好成绩,可以选一个好座位。

可是事情不遂人愿,夏曼曼的成绩并不理想,她的选择总是巧妙的避开了正确答案,拿到成绩单的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这回怎么怎么跟爸妈交代啊,又要被絮叨应该选理科了!

“喏。”眼前突然出现一瓶可乐,“那个,多买了一瓶,给你吧。”夏曼曼有些懵的拿着可乐,常温的,递可乐的陆枫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眼神四处瞟着。

又拿出了自己的成绩条,“又没有个及格的,我爸又得揍我了!”

听完陆枫的话,夏曼曼“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好吧,你的确比我还惨,这下说不定咱俩要同桌了!”

说完这句话的夏曼曼与陆枫彼此看着对方,空气中似乎多了些不知名的味道,使得两人都有些恍惚,夏曼曼想着,要是时间静止在这里就好了,那他就一辈子只看着我了。

最终夏曼曼与陆枫依旧没有做成同桌,反而换了一个不熟悉的男生,周围的同学也不是当初的面孔,曼曼本就不擅长与人交流,这样一来,说的话就更少了。

一次体育课后,大家都热的大汗淋漓,纷纷去超市买凉饮,夏曼曼只想赶紧回去坐一会,便没有跟随大部队去超市,而是一个人匆匆回教室。

快到教室时,她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个人,会不会是陆枫?这节课没有看到他,自从换了座位,他们的交流便几乎没有了,若是他在,还可以跟他打个招呼。

夏曼曼换上笑脸,心中还有些激动,一边脑补着见到陆枫的画面,一边朝着教室走去。

可到了门口,她才发现门口站着的不仅有陆枫,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生。

显然他们二人发现了夏曼曼,陆枫便叫着那个女生走开了,在这个过程中,好像都没有看过夏曼曼一眼。

嗨,我自己在乱期待什么呀,那个女生这么好看,他们在一起很相配啊呵呵呵……夏曼曼这样安慰着自己,试图打起精神,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从那以后,夏曼曼刻意躲着陆枫,陆枫在的场合她一定找借口离开,在食堂偶遇了,她也好像做错事的孩子,立刻掉头就走,宁可不吃饭,就连目光都避免相遇。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段时间,夏曼曼也开始主动交朋友,她也不再寂寞,跟同桌也搞好了关系,好像这些新来的人完全可以弥补陆枫带走的空缺。

在某一天的大课间时,夏曼曼正跟同桌专心致志的研究一道数学题,文科生的软肋就是数学啊!

突然桌子一震,自己也由于惊吓抖了抖,她感觉一个黑影笼罩了自己,头顶上方是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声音,“你,让开。”

接着,夏曼曼发现自己的同桌悻悻的离开了,平时自己让他帮个忙都没这么快!

夏曼曼迟迟没有回头,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陆枫,也许他只是来问自己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呢?

直到这时,夏曼曼才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没有忘记他。

果然啊,一眼就心动的人,怎么可能忘记的那么轻易。

“喂,夏曼曼,你打算保持这个状态到什么时候?”

“那个……那个你有事吗?”夏曼曼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僵硬了,手心渗出汗珠,她悄悄从衣服上抹了几把。

“当然有啊!”陆枫看着这样的夏曼曼,不觉有些好笑。

“什么啊?”

“那件事就是……”夏曼曼感觉自己的耳边有了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她紧张的瞬间就脸红了。

“我想你了。”陆枫的话像平地一声雷,“轰”的一声炸裂在夏曼曼脑中,脑袋里嗡嗡直响,压抑许久的情感在那一刹那爆发出来。

她猛的回头,正对上陆枫那放大的帅脸,她刻意将脑袋向后移动了移动。

“你什么意思啊?你不是有女朋……”夏曼曼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另一个温暖的唇瓣覆盖,她惊的瞪大了眼睛,耳边似乎是大家的惊呼声,她赶紧着急的推开他。

被推开的陆枫依旧直勾勾盯着夏曼曼,眸子中的深情是她从未感受过的。

“这可是我的初吻,被我盖章后就是我的人了,以后我想你的时候你要立刻出现在我眼前!”

夏曼曼听到陆枫的话,心中虽有害羞,兴奋却占了大多数,这家伙,告白都那么霸道!

“这么多人看着呢!”夏曼曼嗔怪着。

“这有什么,以后你就是我陆枫的女朋友!”说着,陆枫突然凑近,就在夏曼曼准备捂住嘴的时候,他压低声音说道,“我喜欢你很久了,你看见的那个是我表妹,以后不许再多想躲着我了!”

夏曼曼心中的乌云在陆枫的解释后瞬间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斑斓的彩虹,她朝陆枫浅笑着点点头,那一刻,整个冬天似乎都变成了粉红色的春日,娇艳欲滴的风信子随风飘散,似是寄托着他们彼此的思念。

你想我时,我在你的眼前;我想你时,你一直在我的心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