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贸市场

城市人口的暴增,促进了消费,商超林立,经济如坐火箭一样蓬勃发展。

各大批发市场,商品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价格也很合适,从沿海的小商品市场发回来。

乡上的农贸市场也被彻底点燃。

那些公社、学校、邮局等单位的职工家属,就有新的就业机会了。

当时大部分的单位职工配偶,都只能找周边的农民,双职工很少。

学校老师的媳妇,要么在家做农活,要么在学校食堂帮厨,要么就自己做点吃食,在娃娃吃饭时贩卖。那个时候学校做了一个大的水泥甑子,孩子们把米红苕盐菜加水一起装饭盒里,放到甑子里蒸熟。

这种长时间的加热,出来的饭食没有一点味道和食欲。那个时候做点下饭的小菜,或者用一大锅水加淀粉火腿肠,做成虾羹汤,孩子们很爱吃。

随着经济的开放,人们对物质的要求也更高了。饼干、糖果、水果、糕点等都成了孩子的新欢,还有玩具和学习用具。

那个时候没有私家车,进城都坐公交。

因为货物堆头比较大,车内装不下,就只能放到车顶的行李架上。那个时候的乡村公路狭窄还没有硬化,风沙随着车轮扑腾,公路在悬崖和盘山路上开凿出来,行路非常危险。车辆超高超重的情况比较突出,再加上路况不好,车祸时有发生。

最玄乎的是,发生车祸几乎在同一个位置。那是山顶的一个悬崖,公路是凿山而过,然后蜿蜒向下。

公路右手边就是笔直的悬崖。公路边垒砌了石头护栏。下雨天,泥土发泡了,非常湿滑。如果车子超重,控制更难。而一旦翻下去,生还的希望都很渺茫。

当年一辆客车翻下去,车祸现场之惨烈,就是人间炼狱。

搞得开车的怕,坐车的也心惊胆战。

人们在公路边上摆满了菩萨。

当时也没有钱去修整公路,只能靠司机的技术水平。

唯一把这个魔咒和恐惧打破的是一个年轻的司机。

在别的青年忙着读书,出外打工的时候,他爸开了全乡最大规模家电卖场。

那正是家电苏醒过来的时候。电视、冰箱、半自动洗衣机、风扇等,被慢慢接受,适应,然后供不应求。踩在时代的风口上,想不发财都难。

他妈因为贩卖妇女,做过牢。就是用他妈赚得的第一桶金,他爸开了家电超市。他爸用开超市的钱,建了全乡第一栋三层小楼,还买了一辆客车,解决了他娃娃的生计。

这里不做批判。很多富起来的人,第一桶金都不是很干净。

他娃娃性格很沉稳,开车的时候,就像他身体长在车上一样,人车协调一致。最关键的能力是,他对如此糟糕的乡村路,处理起来游刃有余。

从他家有车,他开车后,一直到他们后来出售了这条线路的二十多年里,每天往返一次,零事故率。

乡人们终于克服了坐车的恐惧,以及出门的恐惧。可以说,他见证了整个农村到城市迁徙的全过程。看到了无数人成就梦想或者失望败北。

整个乡村的物资也是他一车一车载回来,进入千家万户的。从胶鞋到皮鞋,从布裤子到牛仔裤等商品的演化。还有每个人的来来回回。

那条盘山路像蛇一样爬行。后来水泥硬化后,还是没有改变它的形状,也改变不了。山一直在哪里,不会移动。人要动,只能去适应它。

偌大的山村,就通过这线性的公路完成吞吐。直到后来,吐出去的再也没有回来。公路形同虚设,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有四个轮子的小汽车从它上面驶过。

但直到现在回乡,经过那个悬崖的时候,一般的人还会习惯性紧张一下。虽然后来加宽了路面,路面情况也更好。但必定那个悬崖下留下了那么多人的生命。

乡上的农贸市场,只是一个长条的街。街道两边,人们只随意放一块塑料布,然后就把杂七杂八的物品摆放上去。买的人蹲下身来,慢慢挑选,有条不紊的讲价还价。大家都是乡里乡亲,利润合适也就成交了。这种是临时摊位。每一个赶集日,大家凭本事抢位置。

第二种是固定地盘。给了费用,每一个集市,都要支起板凳和凉板,下场了再收起来。这种可以卖一些大件了。衣帽鞋袜、糖食果品等都可以。

前面这两种,基本都是胆大的农民。平时要忙地里的庄稼,闲时才出来摆一摆。不是每天都会摆摊营业的。

有固定门市,每天都开门做生意的,一般都是在乡上几个单位上班的家属。有几个还是从供销社直接转换成了个体。

这种刚开始被别人瞧不起的柜台生意,实际收入比机关单位还高。

一到赶集日,那些劳累了,被一直拴在土地里的农民,也想出来透透气,会一会亲友,互换一样物质。乡村农贸市场的繁华,胜过城市的灯红酒绿。

一条街,水泄不通。

叫卖声,讨价还价声,扯闲的声音,波频震颤,如麻雀闹林,也如一滴水掉到滚开的油锅里。

集市不但有贸易的作用,还有交流感情的作用。

有儿女初长成的家庭,在媒人的牵线搭桥下,在人多的地方先偷偷瞄一眼。看不看得上也不尴尬。互相看得上,男孩子就带女孩子去市集上买手帕,或者衣服之内的信物。后面就可以两个私下交往。

也有在市集上看到熟人,相互给亲戚带个话。那个时候没有通信工具,也没有交通工具。山与山之间,有巨大的行走距离。人们通过人传人的方式,来交流信息。

这个场你没有来,你邻居去了,也一样的。

大家虽然不常见,但人头些都熟悉。姻亲关系也盘根错节。弯来弯去都可以扯上一点关系。

不但可以带话,还可以传递物品。

那个时候人情往来很简单,礼轻人意重。一包白糖就可以送礼,送的人不嫌磕碜,收的人也兴高采烈。主要是情分感人。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770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116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656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72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0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66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35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59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82评论 1 236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8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60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26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67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44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71评论 2 265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19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