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人》追过风筝

“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没有那么一些人,一些事,停留在你的脑海深处,你不想要去回忆?你曾用尽全力把它们遗忘,埋葬,封印,超度……然而,当你以为已经可以遗忘到不再去想的时候,往事却又毫无征兆的在你生命某个瞬间,像电影放映一般,真实再现,一帧都没有落下……


如果说,非要问我有哪本书让你受益匪浅,那么这本我读了不下10遍的《追风筝的人》绝对算是其中的一本,虽然后来又陆续看完了《群山回唱》和《灿烂千阳》,但时至今日,后看的两本却竟已遗忘得差不多了。


哪个才是你自己?



“一个不能为自己挺身而出的孩子,长大后只能是个懦夫”


阿米尔,生性懦弱,却又一直生活在自我欺骗的强大中。他怂恿哈桑做的很多不善的恶作剧,统统都由哈桑帮他无偿的背黑锅;就连最后看到哈桑为了帮他保护追到的风筝而被人侮辱强暴的时候,他仍然懦弱的跑开了;而后,为了逃避内心的谴责和独占父亲的宠爱,阿米尔想让父亲把哈桑父子赶出家门,在被拒绝之后,又导演了一出监守自盗栽赃诬陷的把戏,企图让哈桑永远的消失在面前。


哈桑,虽出身低微,却勤劳勇敢,朴实忠贞。他以一生兑现着对阿米尔少爷的忠诚,从小为他出头,为他被黑锅,为他追风筝,为他挣名声,就连洞悉了阿米尔的诬陷把戏后,仍然一声不吭的甘愿背负。一个虽卑微,虽没有太多文化,却无限完美的男孩儿形象。


是的,曾几何时,我们都是孩子,我们都有着自己内心深处小心呵护的自尊与懦弱,我们或贫穷或富裕或懦弱或勇敢或虚伪或真实,在大人们的眼中,这或许都是小孩子的把戏,小孩子的无知,小孩子的不懂事,小孩子的无心之失。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就不能为自己和自己的伙伴挺身而出一次,那么长大之后,他就真的只能是一个懦夫。


如果你曾经是阿米尔,你会为自己的懦弱而给自己的忠诚玩伴带来的伤害而忏悔,并勇敢面对,自我救赎吗?


如果你曾经是哈桑,你会为自己有这样一个懦弱,自私,见死不救的玩伴却忠诚到底不离不弃吗?


答案或许不言自明,做阿米尔难,做哈桑更难。但哪一个才是你自己?


为你,千千万万次!



“你从我身上看到什么?”—“一辈子!”


没有读过书的哈桑,或许讲不出什么经典的语句,但每一句质朴的话,都是他用一生兑现的承诺。

哈桑从出生起叫的第一个人名就是阿米尔,一生干的最多的事,就是为阿米尔追风筝,直到最后,也是被塔利班杀害在了为阿米尔家驻守的大房子里面。


我常常在想,哈桑临死的那一刻是安然的么?是可以瞑目的么?书中没有讲,但我觉得他应该是安然的,因为以哈桑的性格,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坚守在了自己少爷家的祖宅前面,虽然那一刻,他的少爷可能已在千里之外享受这他的另一种人生,可能祖宅对他而言也没有那么的重要,但是,至少对于哈桑,他是重要的,也是这一生当中或许唯一的重要。


我们的人生有多少次承诺没有兑现?或许,是我们找了种种理由去解释它的无法兑现,以此消除我们内心的亏欠,以此自我欺骗的说服自己没有兑现的理所当然,好在以后的日子里悠然生活,安然入睡。为此,我们可能一次又一次的撒谎,骗别人也骗自己,好让自己在未来的故事里,活得坦然一些。


然而,真相就在那里,它不会因为你的无视、掩盖、编造和涂抹就变得不再真实,它永远印刻在岁月里,拷问着你的灵魂。不要以那时还小作为最好的理由,因为有人为你将承诺放在了心上,你却将它踩在脚下。


一日是一生的缩影。


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我知道电话线连着的,并不只是拉辛汗,还有我过去那些未曾赎还的罪行。”


阿米尔虽然幸运的从战乱中的阿富汗逃了出去,再后来的日子里过着平静而殷实的生活,然而他并没有能够逃过灵魂的拷问,至此以后的半生,他都反复的被自责和愧疚所煎熬着。


也许,在自责和煎熬中,阿米尔其实已经踏出了自我救赎的第一步,意识的自我救赎,至少童年的那段阴影能够笼罩他后来万里之外的人生,就证明了阿米尔骨子里的善其实一直都在,只是在懦弱和患得患失中,始终被他人性的恶所胁迫着,无法展露真容。


没有良心,没有美德的人,不会痛苦。


因此,阿米尔的痛苦便来自于他灵魂深处潜藏着的良心与美德,它们一直在折磨着他,也在督促着他,尽快走上自我救赎的道路。


我的离开很久远了,久远的足以遗忘,也足以被遗忘。


终于,阿米尔冒着战火硝烟回到了阿富汗,为的只是去寻找已故童年玩伴哈桑的儿子索拉博,并排除万难,将他带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时过境迁,阿米尔回到了故土,早已物是人非,曾经那个为他千千万万次追风筝的人早已逝去,有些东西,人生中错过了,就不会再得到。那些被风吹落的风筝,那些见证了你过往的人,还有那些被岁月封存的记忆,会在晨曦中拔地而起,而后飘然远去。


故事到这里,或许该结尾了,阿米尔终于在经过几十年的良心拷问和灵魂煎熬之后,冲破了那个曾经懦弱逃避的自我,重新坚强的面对自己的不堪过往,并勇敢的穿越烽火硝烟,回到那个故事最初的地方,获得了重新改写人生的机会,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我不知道,每个人的一生中,是否都有这样的机会,找到那条重新成为好人的路,或许我们都不认为自己是坏人,当然阿米尔也不是,但是,不可否认的,我们都有那个不敢面对的自己,如果可以,我说如果可以的话,你敢像阿米尔那样回到最初,翻出那个曾经不敢面对的自己,将它带出尘埃,让结局重新改写吗?


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



“我很高兴终于有人识破我的真面目,我装得太累了!”


阿米尔的前半生都在斗风筝,也是斗风筝的高手,却从未有一次去追过风筝,因为前半生,他不需要追,有他的哈桑为他去追,千千万万次。


这一次,在他的后半生里,他第一次追风筝,为哈桑的儿子索拉博而追。


我们可以相信,追回的,不只是风筝,还有那许许多多承载浸透在风筝里的说了和没有说的过往,还有那许许多多完成了和未完成的心愿。


人生上半场,我们都在拼命往前,在匆忙赶路中,不断的接受现实和丢失那个最初的自己,但我们却总是自我安慰说,这就是生活,我也是被逼无奈,于是继续伪装,继续逃避,继续自我麻醉。


我们怕回头,我们不敢回头,于是,一个个装作没有遗憾,也没有缺失一样的继续生活。


我们或多或少的,都在自己的人生中追逐着自己的那一枚风筝,为此,我们奔跑着,跳跃着,翻滚着,哭闹着,厮打着,只知向前,眼中心里想的都是得到它。 或许我们还曾为此选择放弃、背叛、欺骗、隐忍、牺牲,可是那些得到是否真是生命中的必须,而那些失去是否才真的弥足珍贵呢?


或许,人到中年,很多人已经觉得见惯了生活的残忍从而学会了自我的保护,很多人已经对自我之外的其他任何不再感兴趣,即使再有哈桑为我们无条件付出,他也觉得是理所当然;再有牺牲和背叛,他也觉得是顺理成章。


如果,之前你没有觉得这是一种负罪需要自我的救赎,你觉得不少人也都这样,所以我这样也是被逼无奈;那么之后,请你明白,你就是你,你的决定也就只是你的决定,与他人无关,即使你可以声称是受了他人的影响,是受了社会的胁迫,但请记住,你的人生最终只由你个人书写。


所以,如果在某一天里,或是读了这篇文章过后,无论是为谁,就当是为我们自己,为那些生命里为你默默付出过,你却还没来得及感谢的人,回到那里,别只顾着斗风筝,为他们追一次风筝,哪怕就一次!


“我骗过你吗,阿米尔少爷?”
刹那间我决定跟他开开玩笑:“我不知道。你会骗我吗?”
“我宁愿吃泥巴也不骗你。”他带着愤愤的表情说。
“真的吗?你会那样做?”
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做什么?”
“如果我让你吃泥巴,你会吃吗?”我说。我知道自己这样很残忍
“如果你要求,我会的。”
“你是否会让我这么做。你会吗,阿米尔少爷?”
我勉强露出一个笑脸,“别傻了,哈桑,你知道我不会的。”

哈桑报我以微笑,不过他并非强颜欢笑。“我知道。”他说。

这就是那些一诺千金的人的作风,以为别人也和他们一样……


不知道用最简单对付最狡诈是否就是一种勇气和伟大,谁胜谁负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胜负,问心无愧才是最后的赢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