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子为何如此重视画眉?万千风情,尽在眉间

物道君语:

眉,似一幅画,画尽女子这一生的爱恨喜愁,画尽女子这一生的各种心境。

在古人看来,颜值的第一标准是眉毛。“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双眉似苍翠小山,波如水,山水相宜,方是美人。

诗人木心说:“眉是定型而静态的,眉一旦动起来比眼还迷人。”眼为臣,而眉则为君。正所谓,眉目传情。

因此,对女子来说,画眉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深、浅、长、短,眉形几何,何人相画,各有讲究。

一颦一笑,一描一画,皆是付诸情意。

古人将眉称为“七情之虹”。万千风情,尽在眉间。

汉朝时流行“远山眉”。《西京杂记》曾记载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说的便是才女卓文君。她的眉细长,颜色略淡,舒扬而明朗。相爱时便私奔,得知对方要变心时,自己先写好一封《诀别书》。有些女子便是如此,光风霁月,如这远山朗朗。

到了唐代,眉妆样式便极为繁盛,唐玄宗曾令画工作《十眉图》,鸳鸯眉、小山眉、涵烟眉、倒晕眉……远不止这些,唐代女子画眉,可三百六十五天不带重样。

而长安城内的女子们,最喜画的是蛾眉。

杨贵妃的三姐虢国夫人,素日里喜欢素面朝天,常嫌“脂粉污颜色”,唯有面圣时描绘一双蛾眉,便骑马入宫门。蛾眉眉型短阔,末端上扬,是于眉头画下浓烈的一笔。虢国夫人单靠一双蛾眉,尽显天生丽质,自信洒脱的唐女子风采。

知眉识人,初识一人,看双眉便可知一二。

就像林黛玉,宝玉初见她时”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走近细细打量一番,见她眉尖若蹙,若有若无地轻皱眉头,孱孱弱弱如西子胜三分,便想为黛玉取字。又因“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后为其取“ 颦颦”二字,可谓妙极。

美人的眉型千态百态,却有一番百媚横生,万千风情。

望眉,是风情万种。而画眉,却有绵绵情意。

西汉京兆尹张敞,怜惜妻子眉头有疤,日日早起为她画眉。

天色刚清明,床畔的锦帘仍半垂半卷,张敞便与爱人对镜嗔共照。此刻男儿本色尽化为绕指柔,一手轻托对方下巴,一手取笔蘸饱眉墨,勾勒出眉型,再轻轻描绘,手势极为熟练。偶时低头笑问,所画如何。直到眼前此人,流波盼顾间嫣然一笑,方才放心搁下眉笔。

这样一个静好的早晨,镜中两人含情相对,温柔缱绻,相看无厌。在这一描一画间,尽显夫妻情深。

而对朝中大臣的议论纷纷,张敞也满不在意,说道,“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画眉对于夫妻二人来说,是闺阁之乐,也是夫妻之情,极为重要。

当女子把手中的眉笔交予他人,便是心有所属,情到浓时。是想要获得一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诺言,也想要感受一笔一画慢慢诉说一朝一夕的情意。

在《倚天屠龙记》的结尾,赵敏要求张无忌从今而后,天天为她画眉,便是为此。

张无忌笑着应允,说罢便提起笔来。却在看到窗外的周芷若后,“霎时之间百感交集,也不知是喜是忧,手一颤,一枝笔掉在桌上”。

赵敏挚爱张无忌,而他却并非唯赵敏一人不可,若是男子如他这般用情不一,徘徊不定,这份画眉之情,不要也可罢。

方寸闺阁里,夫妻二人间,无论是”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还是”抬手为你画眉搁下最后一笔“,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不仅是为了美丽的妆扮,更是多了些二人间的许诺和情深。

让情意绵绵,化作朝朝为你画眉。

古人含蓄,情不外露,却寄于眉语。

有言道:双眉如许,能载闲愁。山若欲雨,眉亦应语。少女怀春时“开眉一见君”,心事几万重便“闲蹙黛眉慵不语”,通过一双眉语可道出许多儿女情思。

《甄嬛传》说尽甄嬛这一生,她爱恨喜愁的各种心境,一一显露在这双眉上。

初初入宫时,身着浅绿色裙装,眉毛弯弯,颜色淡雅,如她进宫第一天佩戴的白芙蓉般,有一股朦朦胧胧的美,透着不谙世事却俏皮灵动的气息。

深宫内机关算尽,陷入失宠困境里的甄嬛,双眉变得更细更轻,眉梢微微往下走,此时的她受尽委屈,也更加隐忍和低眉顺眼。

在甄嬛决心回宫后,眉梢变得上扬,眉尾处更加尖细,带着恨意和战斗力的女子,更具侵略感和犀利。

十几年的岁月,甄嬛不再是当年初入宫时的豆蔻少女,她历经各种沧桑,也更为明白人心险恶。

人的一生,不可能永远保持同一份心境,或喜或悲,或懵懂或成熟,总是在不断变化,不断成长。

而这份来自女子心底里的情思变化,便交予眉间来说。

“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女子从很小便开始画眉,直到白发苍苍。有人说,每个女人的一生都会画一幅画,画的就是自己的眉毛。

千百年来,女子们总是毫不懈怠地装扮自己,诉说着美的故事,诉说着人生的故事。

眉,似一幅画,画尽女子这一生的爱恨喜愁,画尽女子这一生的各种心境。说到底,女子终究是在描绘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意。

她们一生画啊画啊,用这一双双眉毛,诉说一份份的情意,画出一幅幅唤为”情“的画。

 

情归何处?情为己。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