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普罗米修斯)‖3

每隔百年,也许不止一百年,神都会莅临一次。见过无数的海鸟被鹰捕捉,膜拜的人类一波又一波,海水都比我的眼睛有味道。神来了很多次,可是,我一直都不曾目睹过神的尊容。

  我不信神,我只信自己,那是一种对善意的共鸣。神对我来说,可以什么都不是,也可以什么都是。天上的太阳,园圃的向日葵,还有月光下的月桂。不过,我只同意前者。我不想让灵魂成为神的奴隶,自由是我的权利,也是黑夜里不曾被月亮遮挡的星辰。

  因为一个行为,神囚禁我于悬崖,因为我藐视他的权威。在万千凡人的故事里,我偷了他的火种,然后。黑夜也可以喧嚣如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