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之再定乾坤 65风雨欲来 下

另一头,沐慈儿也偷偷跑去了右相府,门上原本的匾额果然被摘了下来,换上了朝臣应有的门面,虽不似宫门上横九路、竖九路的金色门钉镶嵌,可也是巍峨气派,有了当朝一品大员府邸的模样。

诗儿上前叩门后,沐慈儿就轻快地跳下马车,笑道,“管家伯伯,可记得我?”

管家适才闻讯,紧赶慢赶,这会儿正好跨出府门,扬着热情过头的笑容,飞一般迎上来,“不敢不敢,沐二小姐折煞老奴了,快快请进,可是来找我家大人的?”这可是他们府里这么多年唯一能进门的女子,怎么能不记得,他都想供起来。

诗儿在一旁看着奇怪,这管家讨好的模样,怎么这么谄媚。

“不是,我来找老夫人的,她在休息吗?”

“老夫人在园中摆弄花草呢,老奴给您引路,已经派人去禀大人了,一会儿也会过来的。”

“好,那直接去老夫人那儿吧,我给她带了些药膳,温补的,老人家吃最好了。”

管家接过翠湖手中的食盒,“多谢沐二小姐。”

“您唤我慈儿吧,一口一个沐二小姐的,多别扭。”

“那唤慈儿小姐吧。”管家心中想的是:以后可是要改口唤夫人的,怎么能太没规矩呢。

沐慈儿耸耸肩,也好,亲切了些。孙风逸府里有自己的规矩,不像她们将军府都没大没小的,万一害管家伯伯被罚了可不好。


刚走进院子,就发现府内果然大变了模样,移植了不少树木,大约是冬日的缘故,倒是没什么鲜花,可也不知怎么弄的,却依旧溢满一股盎然春意。想起上次马车驶进梨花巷的时候,她就有这种感觉。

远处孙风逸一身青衣,迎面踱步而来,抑不住的笑意,“这么冷的天,怎么过来了?”

“上次不是说给老夫人带些药膳方子嘛,还顺带了些煮好的,是我和师兄亲手熬的,温和又进补,睡前也能吃。”

孙风逸略一思索,问道,“师兄?可是仁大人那个学徒?叫什么来着,小豆蔻?”

“你不是吧,怎么连小豆蔻的名字都知道!”沐慈儿越来越觉得这人不可思议,明明连她娘亲有时都会忘了小豆蔻叫什么。

孙风逸轻描淡写道,“听见过,这名字好记罢了。”没说出口的是,她身边的人,他都记着。

沐慈儿撇撇嘴,算了……看着周围绿植越来越多,随口问道,“这府里的花草不会都是老夫人打理的吧?她的身子还需要多休息调养呢,不宜太过劳累的。”

“放心,我让管家安排了好几个花匠,义母知道自己身子,都是动动嘴,打理都是花匠动的手。义母自己本也是半个行家,每日和他们一起聊花花草草的,心情也不错。”


踏进老夫人的院子后,孙风逸便扬声道,“义母,您快看谁来了。”

老夫人也听到了动静,本以为只是儿子按时每日来看他的,闻言抬头,才发现了他身边的另一个人,立马就扔了手里的东西快步走来,“慈儿来了?快过来,大冷天的,快进屋里坐。”

“来看看老夫人,身子怎么样了?”沐慈儿说着同样加快了脚步,伸手就想搭脉。

老夫人一把按住,“好着呢,自从被你这小神医治好以后,一日比一日好,走,快进屋,外头凉。”

看老夫人脸色和精神都不错,手也热热的,沐慈儿才没坚持,扶着老夫人往里头走。

孙风逸将管家手里的膳盒搁桌子上,“义母,慈儿亲自做的药膳,说是给您进补的,我刚瞧了,还温着,可要用些?”

打开盖子,一股膳食香味扑鼻而出,老夫人近来食欲并非上佳,需要调理身体却不可大补,饮食上不是易事。可目下闻了这药膳的味道却是食指大动,想来定是花了不少功夫特意给自己配的。

老夫人心里极为感动,这份心意何其珍贵,道谢太过苍白,不禁喃喃道,“老身上辈子,不知是积了多少福报呀。“

沐慈儿亲手盛了一碗,“瞧老夫人说的,如今母子团聚,共享天伦,大福气在后头呢。“

老夫人看着眼前让人垂涎欲滴的药膳,不住地点头,“是啊是啊,老身还等着三代同堂,含饴弄孙呢。“

孙风逸瞅了眼身边的沐慈儿,见她露出了一瞬的无措,笑意也大起来,“义母身体好,别说三代同堂,哪怕四代同堂也等得到。“

“既然如此,老夫人更要养好身子,日后做了祖母,可有好多事要操心呢。”沐慈儿忽视心里那一抹不自在,将一些小吃也相继拿了出来。若不是碍于老夫人在,定要问孙风逸一句:你好好跟你义母说话老盯着我做什么!还笑得跟傻子一样。

老夫人闻言更是满意,一勺一勺地吃着,以往每次谈到这个,孙风逸都是有所抗拒的,可他孝顺,也不会明着说不愿成家,每次都糊弄过去,她不想义子娶个不得心意的女子,故而也不逼他,可心里到底有个放不下。不然,也不会得了怪病也苦苦撑着。而如今大难不死,治好了病,义子成家有望,慈儿说的对,后头的大福气,才要来呢。


没吃到老夫人准备的点心,沐慈儿却坚持要回将军府了。孙风逸也还有事要做,便不留了。

将人送出府门,孙风逸小心叮嘱道,“明日一定小心,跟着你姐姐,无论发生什么,都别贸然出头。“

沐慈儿正色地点点头,“我知道,我那几招三脚猫我自己清楚,不给你们添麻烦。“

“你能这么想就好,我也不是嫌你麻烦,可若不能确定你安全,我怕我会分心。“

沐慈儿嘴角忍不住翘了翘,一推孙风逸,“行啦,你快进去吧,少操心,好好做正经事。”转身低头钻进了马车,不敢抬眼看人。

等马车动了起来,才偷偷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孙风逸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目送她渐行渐远。

待不见人影,沐慈儿才回过神,其实她也知道明日凶险,今日着实不该来打扰他,可不知怎么的,还是走了这一趟。姐姐大约也是听说她出府的,却没有拦着。沐慈儿心里乱乱的,甩甩头,双手合十,如今只愿明日平安无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