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录      第一章    智愚

一九九一年六月的一天,天空刚下了一场大雨,大雨初歇,淮河大坝的人们就已经集体出动开始忙碌了,前不久,他们还在悠哉悠哉、几人围坐一起有说有笑的谈天说地,岂料一场前所未有的洪水彻底打断了他们闲适的生活,此时的农作物尚未成熟,还未等到抢收时节,就已经被漫漫洪水淹没,看着自己辛苦耕种的庄稼就此毁于一旦,人们一开始也无法接受,慢慢的随着洪水愈来愈大,天意如此,无可奈何,只有忍痛舍弃,集中精神、全力护住自己为数不多的家产!

淮河大坝早已被临时帐篷围的水泄不通,人满为患,好多坝下的居民为将家具、粮食搬到淮河大坝上,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早已饥肠辘辘、身心俱疲,幸好坝上有亲戚居住,才得以吃上热饭,不需急搭灶台。

此时在大坝西边一间茅草房前忙碌的妇女倒没有那么幸运了,她两年前搬到坝下居住,搬走之时房屋完好,一年前的一场大风将厨房房顶上的稻草掀落在地,当时因家庭初遭变故,身心俱疲、无心修葺,才致今日要重新搭建!

 这时有位衣着简谱但很干净的女人带着一个小男孩走到她的面前弯下身,关切的说:“梅子,歇会吧!去我家吃点东西吧!忙了一天了!”说话的女人名叫胡若华,家住淮河大坝上,跟在她旁边的小男孩是其独生子,名叫孙杰,是年九岁!

“我不饿,我先把这些活干完再吃!若华姐,谢谢你!”梅子抬起头,看了一眼胡若华客气的说!

胡若华将目光转向松梅的两个孩子,说: “你不饿,两个小孩肯定饿了,先给孩子弄点吃的!”

郑豪自家中遭受变故之后,几天之间就变得非常懂事,说话做事宛如大人一般,事事为其妈妈考虑,天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给梅子捶背揉肩,直到梅子说好,然后才会乖乖的睡觉,郑豪的乖巧,让梅子有了重新微笑生活的信心。

“阿姨,我不饿,等妈妈忙好了,我和她一块做饭!”郑豪很有礼貌的说,接着转身走进屋里,搬了一条椅子,放在胡若华旁边说:“阿姨,坐吧!”

“呦!这孩子太懂事了,梅子你教育的好啊!”

 梅子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这时梅子的女儿郑雪慧突然哭了起来,大声嚷嚷:“妈,我饿了!

郑豪连忙进屋,将昨天晚上的稀饭倒在锅里,重新热了一会,盛一碗端到妹妹面前,自己先盛了一勺放在嘴里试试温热后,然后再一勺一勺的喂到雪慧嘴里!

胡若华远远的看着,说:“小孩子应该多喝点有营养的,不能老吃白米稀饭啊!放点糖也行啊!”

郑雪慧因为年小,未能体会妈妈的难处,在听到胡若华的话后,就开始边哭边嚷嚷“要吃糖要吃糖!”

梅子很是心疼,很想让孩子吃好一点,无奈现实如此,为了两个孩子,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填饱肚子,现在胡若华这么一说,她更是心如刀割!

郑豪看了妈妈一眼,连忙对妹妹说:“吃糖对牙齿不好,容易蛀牙,你看哥哥的牙齿就快掉了!”话刚说完,就用手指头来回动了一下前几天不小心磕到将要脱落的牙齿!

雪慧信以为真,没有再哭,安心的喝了一口稀饭。

“糖吃多了会蛀牙,少放点就不会,我天天吃。”

孙杰故意说道,接着张开嘴,用右手食指着自己的牙!

雪慧听孙杰这么一说,又大声哭了起来,并嚷嚷“我要吃糖,我要吃糖!”

郑豪有点恼火,很想前去扇孙杰一巴掌,教训教训他,以此惩戒并告诉他以后不要故意胡言乱语,但担心因此会得罪胡若华,连累妈妈被骂,所以只好作罢!

“唉!”胡若华叹口气,说:“家里没个男人,就是不行啊,这么大一个担子交给你一个人,真是难为你了!”

梅子强颜欢笑说:“这也没什么,一点家务活,累不倒的。”

“耿子这人也真是的,心真狠,把你们娘三个还有婶子抛在家里,自己跟个...逍遥快活,他到底怎么想的,唉!猜不透!”

胡若华口中的耿子,全名郑耿,正是梅子的丈夫,两个孩子的父亲,因为同住一个村子,所以一直都以小名称呼。

胡若华看着梅子一直忙于干活,便又接着说:“梅子,你有耿子的消息吗?”

梅子尴尬的摇摇头!

“耿子变成现在这样,全都是你惯的,你看我家孩子他爸!”胡若华突转话风,指责道。

自耿子离开后,梅子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疗伤,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他的思念虽然淡了一些,但每次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心如刀绞!而且更是不敢跟年幼的子女提起,担心他们会因此被同学笑话,自尊心受挫,影响他们的成长!有一次郑豪被伙伴嘲笑以后,虽没有哭,但也是很伤心的回到家,梅子看见很是心疼,就问其原因,连续问了三遍,郑豪才轻声的问她,“爸爸是不是离家出走,不要他们,是不是再也不回来了!”

梅子强颜欢笑告诉他“不是的,爸爸一直都很爱他们,爸爸只是去外地工作了!过段时间就会回来的!”

郑豪信以为真,就在他开心转身就要离去之时,却发现她眼中噙满泪水,郑豪这才知晓伙伴们所言非虚,自此之后他也就再也没在妈妈面前提起过,慢慢的也就习惯没有他的生活!

郑豪连忙走到梅子身边,替妈妈解围说:“我爸爸只是出外打工了,他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的!”

胡若华伸出右手,准备摸摸郑豪的头,想要夸他懂事之时,郑豪却突然躲开,直接拉起梅子的手说:“妈妈,先别忙了,我们进去吧!”

胡若华心中有点不满的说:“这孩子太不懂事了。”  孙杰抬头看着妈妈,不解的问道:“妈妈,您不是和我说过,他爸爸不要他们了!”

雪慧听见孙杰这么一说突然又‘哇哇”的嚷嚷起来大声哭着说:“我要爸爸!”

郑豪连忙近前安慰:“爸爸出外打工了,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了。”

胡若华见状,故意说:“梅子,你这样和孩子说不好啊,就实话实说呗,两个孩子那么懂事,应该能够理解。”

孙杰打记事时,就整天看着胡若华在别人面前如此,喜欢直来直往,揭人伤疤,长期的耳濡目染,使得他也养成如此性格。

“你爸爸不要你了,哈哈!”孙杰甚是张狂的说。

“你再说一遍!”郑豪转身,怒目圆睁!

“再说十遍,也是如此!”孙杰没有教养、面露嘲讽之意的说!

郑豪自小梅子就教育他要有礼貌、尊敬长辈,尤其郑耿离家之后,更是经常嘱咐、教育他,少理会别人的闲言碎语,好好学习,不要和同学打架斗殴,郑豪谨记在心,未曾逾越,岂料孙杰得寸进尺,越说越凶,郑豪实在忍无可忍,举手欲狠狠扇他一把掌,以此好好的教训他一顿!胡若华吓坏了,幸得梅子及时抓住郑豪的手!孙杰才逃此一劫。

“梅子,小豪这种性格不好,小杰只是跟他开个玩笑,他就要动手打他!你教育的失败啊!”胡若华一直喜欢将责任推往别人身上,这次更不例外!

梅子并没有理会,直接拉起郑豪往屋中走去!

孙杰见状,便又不知好歹、不依不饶的大声嚷道:“你爸爸不要你了,永远不会回来了!”

郑豪早已怒火中烧,被他这样一激,便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到孙杰身边,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孙杰的脸上登时现出五个手指印,肿了起来!孙杰非常委屈,但又不敢哭出声,只得低声抽泣!

孙杰变成这样,跟胡若华的经历有很密切的关系。胡若华的求子之路异常坎坷,怀孕四五次,要么胎死腹中,不幸流产,要么出生不久不幸夭折,夫妻二人很受打击,曾一度想过放弃,后来省城一名医前往淮河省亲,在得知她家情况之后,将胡若华带往省城,经过名医的良药调理之后,才重拾信心,一年之后生下孙杰。

孙杰自出生以后,幸得上天眷顾,身体一直很好,胡若华对于这来之不易的小生命,视若珍宝,宠溺有加。胡若华丈夫孙仲春很不赞同她溺爱孙杰,夫妻二人常常因此吵架,仲春因不善言辞,每次都会被妻子以“理”驳回,时间一久,也只好依从。有了妈妈这个保护伞,孙杰开始慢慢变的没有教养,喜欢以嘲笑他人为乐。

胡若华很是心疼的用手轻柔孙杰的脸,然后冲着梅子,大声呵斥道:“梅子,你是怎么教育小孩的,小杰只是个小孩,什么都不懂,你看你家儿子,哼!”

梅子心中明白郑豪是万般气愤之下才动手,为避免事态扩大,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我代他向你道歉。”

郑豪非常不理解妈妈为什么要道歉,明明是孙杰得寸进尺、再三相逼,不得已才出手教训,有何不可。但转念一想,妈妈这也是为他好才出此下策,可怜天下父母心!

孙杰看见妈妈出言撑腰,气势突变,指着郑豪说:“我要他道歉,跟我说对不起!”

郑豪被他如此相激,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回击:  “你说什么?是不是又想挨打了!”郑豪抬起右手,就要朝孙杰再次打去之时,梅子连忙拦住,大声呵斥:“你怎么一点都不听话,是不是我打你一顿,你才听话!”

胡若华很是开心的说:“梅子,教育孩子有时就该严厉,你要让他知道何谓对错,我家孙杰虽然有错,但他小,郑豪做哥哥的就该理解!”

梅子看了胡若华一眼,没有说话,转身继续收拾东西了,胡若华紧追不放,接着说:“梅子,你就是太善良,心太软了,对待自己男人和小孩有时就应严厉,这样惯着小豪,以后会出大问题的,知道么!”

胡若华的嚣张跋扈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刚开始梅子并不想和她斤斤计较,未曾想她得寸进尺、不依不饶的揭梅子的伤疤,让她回念旧事,悲从心生!

“若华姐,我在收拾东西,没法好好的陪你说话,希望你理解,大哥一个人在家忙碌,要

你先回去,我就不送了。”梅子未免她伤心,事态扩大,故意轻声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胡若华觉得梅子这是在赶她走,很明显不将她的好意放在心上,非常气氛,便提高语气,大声疾呼:“你什么意思,我家孙杰被你家不懂事的儿子,打了一下,我还没有和你理证,你倒好却想让我回去,我孩子脸上的手指印怎么办?”

“对不起,小豪还小,我代他向你道歉,我不想此事变大,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及两个孩子,希望你理解!”梅子很是委婉的说!

“可以,你让小豪过来,孙杰扇他一巴掌!这事就两清了。否则没门!”胡若华语气坚定,毫无回旋余地!

梅子向来论理,也知道郑豪扇孙杰一巴掌是出于气愤、忍无可忍,向孙杰道歉合情合理,但若是站着让他扇一巴掌,无论如何也不会松口答应,即使和她撕破脸皮、日后再无往来!

“道歉可以,让孙杰扇小豪一巴掌,绝不可以!”梅子强势回击!

“你是不是想吵架?”胡若华怒火中烧、大声反问!

梅子毫不示弱: “祸不是小豪引起的!不管怎样我奉陪到底!”

就这样梅子和若华,你一言我一语,二人各执一词,针锋相对。梅子较之若华更有礼貌,只用事实与道理,就可全力回击,一直处于上风,若华见状,故意提高声音,并开始蛮不讲理、无理取闹,孙杰在若华身边满脸欢喜、气势嚣张,雪慧在屋内本来睡意朦胧、快要睡着,被若华这样大声一吵,登时哇哇大哭起来。

郑豪非常生气,大声叫道:“您们别吵了,妹妹都被吓哭了!”接着,郑豪就连忙进屋,认真的哄雪慧睡觉了!

梅子也非常着急,也懒得再与胡若华据理力辩,转身就要进屋,若华见状,赶紧说:“你就按照我刚才说的,让郑豪过来,一切不就结束了吗!”此话看是替梅子解围,实则不然,梅子一听便已知晓,但她并未直言反击,而是转身很有礼貌的说:“若华姐,小豪做的确实不对,我管教不严,你可以说我,甚至骂我,我都没有怨言,这一切怪我没能给他们完整的家,别人家孩子应得的父爱他们没有,这是我的错,今天所有的错我一个人承担,望你谅解,别再为难孩子了。”

梅子的一番话护子心切、情理之中,如若放在平时若华倒也可以理解,但今日落在她心肝宝贝身上,无论如何也不能就此罢休,郑豪自小缺少父爱,这次如果放他一马,日后定会更加嚣张,若华看了看孙杰满脸委屈泪盈于框,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怒火,指着梅子大声训斥道:“你处处为你家孩子说好话,那我家孩子怎么办,他就应该挨郑豪一掌吗?你随便找个人评理,他都不会站你那边!“

若华越闹越凶,声音也越来越大,一些忙于搬家的居民在听到若华的声音后,出于好奇心,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前往梅子门口,争相看“热闹”,你一言我一语,梅子家里顿时显得热闹非凡。

若华看见来的人多了,气势突涨,并主动向他们表述其中的情况,前来看“热闹”的这一群人中,对于若华的性格及人品,早已心知肚明,其中一半以上选择支持梅子,为其说话,梅子很是感动,连声道谢!

另外一些人为免惹祸上身,便持中立态度,若华见状,非常伤心,并将怒火全部撒到梅子身上!

“你到底道不道歉,一句简单的对不起,我不会接受的!”若华语气强硬的说!

梅子沉默了一会,突然说:“够了,随便你怎么说,小豪有错,你家孙杰也有错,你应该管好你家儿子,我家小豪无需你操心!今天看来你是不达目的不罢休,那你就在这不停的说吧!”

若华叹口气,话锋一转说:“我知道我家孙杰也不对,是我教育的不好,他年纪小,但他和我一样,对人没有恶意,心直口快,有啥说啥,我诚心的劝你一句,小豪一定要教育好!”若华身边围观的人,在听到她的话后,以以往对她的了解,绝非从心而发,孰是孰非,大家心知肚明。

这时不远处走来一灰衣男子,老家梅子门口围了一群人,很是诧异,便主动上前,一探究竟。

灰衣男子走进梅子门口,拨开人群,走到前面,看见梅子泪盈于眶,关切的问:“怎么了,梅子。”

梅子揉了揉眼睛,强颜微笑说:“我没事,敬亭哥,你怎么来了,你家忙好了没有,我家里走不开,没去帮你,希望你跟嫂子不要生气。”

灰衣男子名叫张敬亭,是梅子多年的好友,自郑耿离家之后,对她一直照顾有加,梅子一直心存感激,所以便将其视作兄长,以哥哥称呼。“我家刚收拾好,我过来是接你们娘三个去我家吃饭,你嫂子已经做好了在家等着我呢!”敬亭说。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给你难堪,让你受委屈了!”张敬亭紧接着问道。

梅子云淡风轻的说:“没事,一场误会而已!”

张敬亭其实早已猜到,于是转身看着胡若华,非常严肃的说:“梅子几个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年长几岁,应该体谅一下,别再为难她了。”

胡若华倒是满腹委屈、怒火中烧,非常不爽的回道:“你说什么,我儿子被郑豪扇了一巴掌,现在还青着呢,你反而不分青红皂白,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身上,我向谁诉苦,你问问他们,他们可以给我作证!”

张敬亭看了看其他人,并没有向他们询问证据,反而将郑豪叫道身边说:“小豪,孙杰脸上是你打的吧!过去向他道歉!”

郑豪自认并没有错,所以不愿前往,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张敬亭知道郑豪生性执拗,凡是认为没有错的,无论如何也不会动摇!敬亭见状,走到郑豪的身边,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蔼的说:“听叔叔的话,去跟他说声对不起!”

“我没有错,是他先说我的,我不去!”郑豪很是坚定的说。

张敬亭并未责备他,而是深入道理,满面慈祥的说:“不管别人怎么说,动手是不对的,有些事要忍一下,要多为家人考虑,你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多爱护你妈妈,不要让她为难,听叔叔的话!”

张敬亭的一番话,让郑豪感到非常惭愧,他自认自己做的很好,很听话,其实他并未走进妈妈的内心,从心里为她分忧解难。郑豪走到胡若华身边,虽不情愿,但依旧很是恭敬的说:“阿姨,对不起,希望...”

郑豪还未说完,就被孙杰强势的语气打断,“不行,过来让我扇一巴掌!”

胡若华见情势对其不利,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帮她说话,而且孙杰是整件事情的导火索,气势顿时弱了下来,连忙拉起孙杰,拐弯抹角的说:“儿子,咱们回去,不要跟他们一样,我们没错!”

孙杰很不情愿,使劲力气,挣脱开来,大声说:“妈妈,咱们没错,为什么要回去,如果这样的话,郑豪以后肯定会耀武扬威,借机欺负我,我不甘心!”

孙杰的话让胡若华重新思考她处事的方式, 孙杰自出生以来,一直娇生惯养、宠溺有加,从未受过别人欺负,而胡若华对自己的教育方式一样信心十足、赞赏有加。今日之事如果就此草草结束,肯定会在他身上留下阴影。

“不行,我儿子说的对,无论如何也要争取到底,我要给他树立一个好榜样!”胡若华依然非常坚定的说!

敬亭看在眼里、气上心头。“你这样做,并不是为他好,他眼里没有衡量好坏的标准,以后问题就会慢慢出现!”

敬亭了解胡若华的性格,怕她一怒之下会再次胡闹,只好压低语气、几近平和的说:“宠爱孩子没错,但也要有个标准,你要将眼光放的长远一些,其实你的育子方式对不对,我无权干涉,我只希望这次到此结束。”

敬亭的一番话,让胡若华陷入思考当中、无言以对,她似乎也觉察到自己的教育方式有失妥当,但由于她性格高傲、自命清高,即使犯错,也不愿轻易低头、甘心认错,无奈只好硬拉着孙杰,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那些持中立态度的人见若华走后,没了后顾之忧,便纷纷指责她蛮横无理、教子无方,同时也都竖起大拇指齐声称赞梅子不畏强势、教子有方。仿佛事先彩排好一般!

耿子深明事理,为了不给梅子带来麻烦,便略显尴尬的笑着说:“谢谢大家对梅子的照顾,现在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就在大家转身离开,刚走几步之时,一中年妇女转身很是仗义的说:“梅子,下次胡若华再来欺负你,第一时间告诉我,我替你教训她!”

同行一人面露鄙夷之色,嘲讽道:“好了,别吹牛了,再说就要露馅了,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

中年妇女预要解释,被身边一男子强行拉走了!

敬亭走进屋里抱起雪慧,并拉着郑豪的手,走到梅子面前,温和的说:“梅子先别收拾了,跟我一起去我家,婶子在那里,而且两个孩子都已经饿了,一块去吧!”

“不了,已经麻烦你很多次了,敬亭哥,你先回去吧!”梅子很是客气的说!

敬亭看着梅子,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 “别再客气了!赶紧去吧,你嫂子已经将饭菜准备好了,你要是不去的话,你嫂子肯定会骂我!”

梅子看着孩子,想到他们因为自己身单力薄、未能提前将饭菜弄好,才导致妹妹只能喝早上剩下的稀饭,心里非常难受,于是便对敬亭说:“你先把他们带过去吧,我暂时还不饿!”

敬亭知道梅子是怕麻烦他,所以才这样说,于是故意提高语调说:“我知道你的意思,其他的也别说了。走吧!”

“我真的不饿,两个小孩你先帮忙带过去吧!谢谢了!”梅子说!

敬亭故意叹口气说:“唉,每次都是这样,看来我只有让你嫂子过来‘请’你了!”

梅子连忙摆手,说:“千万别让嫂子过来,这几天太忙了!”

这时敬亭蹲下身子,轻声的对小豪说:“小豪,你去叫你妈妈去叔叔家吃饭,只有你能劝得动她!去吧!”

起初郑豪并不愿意,一则因为害怕被骂,二则因为他知道妈妈的性格,但又不敢不听敬亭的话,只好硬着头皮,壮足胆子走到梅子身边轻声说:“妈妈,我们去叔叔家吧!叔叔已经等我们很久了!”

敬亭一家人待梅子如同亲人一般,对其关心之至,令她十分感动,虽然一些喜嚼舌根之人闲来无事之时会凭空捏造流言蜚语,但清者自清,梅子也早已放开,不再计较了!

梅子微笑着看着小豪说:“好,妈妈跟你们一块过去!”接着又抬起头看着敬亭说:“敬亭哥,给你和嫂子添麻烦了!”

敬亭连忙摆手,说:“哪里话,你嫂子就喜欢跟你聊天,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