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6)

字数 3163阅读 186
文  傅青岩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  (5)胖芸的青梅竹马



(6)梦醒之后

昏昏沉沉中,我又开始做梦,梦里又见到了沈芳芳,自己还是个孩子,五六岁的光景,坐在小板凳上,沈芳芳边唱歌边给我梳羊角辫。

她的声音柔柔的,很好听:

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

满园芳草香也香不过她,

我有心摘一朵戴发上,

又怕来年不发芽……

这是一个温暖而忧伤的梦,醒来时我的脸上有又湿又咸的泪水。

胖芸已经去上班了,窗外阴天下着雨,雨水打在晾衣服的阳台上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

下夜班的室友陆续回来了,宿舍开始变得吵闹。刚上完夜班的她们,头发蓬乱,脸色暗沉,双目无神,一个个脾气都很大,呼啦呼拉地吃东西,大嗓门打电话或是与别人吵架。

她们很少同我讲话,从知道我是上行政班长白班文员后更是如此,胖芸说她们是白天黑夜颠倒着上班,搞得荷尔蒙失调,更年期提前了,也嫉妒我工作轻松,更不用上夜班。我本也觉得无所谓,反正以前在学校,我独来独往习惯了,也不怕别人孤立。

上午不打算起来了,我窝在床上看书,看困了又睡。中午,我饿醒了,起床梳洗了一下跑楼下食堂去吃午餐。

下了一上午的雨已经停了,探进宿舍楼员工休闲区的凤凰树枝,叶子上挂着晶莹的小水珠,用手轻轻一碰就滴了下去,滴落在水泥地上立刻破碎不见了。我刚走到对着员工餐厅大门的最后一层楼梯,看见许尹正他们一行人走过来了。

许尹正走在前面,一身白色衬衣卡其色休闲长裤,衬衣袖口随意挽起来,身材高大挺拔,在一行人里格外显眼,而他旁边身材高挑,一身剪裁合体的职业装,妆容精致的女子同样也很耀眼,她是总公司国内市场部营销主管韩娜娜,我进公司后,她来过这里一次。

文秘部里的女同事在常在背后讨论过她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好多IT男争着给她冲咖啡的趣事儿,还有关于韩娜娜显赫的背景——据说是H公司某位董事的千金。

韩娜娜的确很漂亮,普通的H公司职业装穿在她身上都那么好看——简单的白衬衣烟灰色包臀短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好身材,脚踩和短裙同色系的银色亮片细高跟鞋,一袭酒红色的长长迷人卷发,看起来成熟干练又优雅风情,周围的员工纷纷对她侧目,一位男员工从她身边经过,回头看得太久竟和别人撞了个满怀。

许尹正和韩娜娜靠得很近,边走边亲切地交谈,俩人不时笑着,韩娜娜还用手轻推了一下许尹正的胸膛,走到餐厅门口正要进去,有个员工冒冒失失地从里面推门而出,差点撞上了,韩娜娜忙避让,脚下的高跟鞋却让她重心不稳,被许尹正很自然地扶着,往边上避开了。

我站在距离他们五米开外的楼梯上,看见许尹正绅士地推开玻璃门,让后面的同事先进,自己才尾随他们一起去了排队就餐。

突然不想进去吃饭了,便去厂区后门口的小吃摊上买了个煎饼果子随便吃吃,刚好碰到胖芸和薛向宇在外面吃凉皮,胖芸叫我过去坐在他们对面。

薛向宇吃完凉皮后去旁边的超市买了两瓶优酸乳塞给我和胖芸,他自己蹲在路边一口气喝完一罐红牛,把罐子咣当扔进了垃圾桶后,突然转过身说:“小鹿,你家里不是不让你交外地的男朋友吗,你要是不想去四川,我可以去你家那边。”

中午在外面吃饭的人很多,薛向宇真会挑地方表白,很多人看着我们这里,我没有说话,胖芸却很激动,站起来说:“薛向宇,你是不是脑壳有毛病,你妈老汉可就你一个独生子——”

薛向宇没理会胖芸,他看着我,眼里充满真诚,“小鹿,我真的可以……”

看到胖芸可怜巴巴的快要哭了,我冷冷的打断,“我自己都不喜欢我家,要你去做什么。”说完后站起身便走了。

回到厂区后,我收到一条消息,是许尹正发的:他们说你今天休假了,在忙什么。

正心烦意乱时电话响了,是程岩傅打的,我握着手机条件反射地不想接。

上大学住校后,我几乎从不主动给他打电话,都是他偶尔打过来问问我,每次和他通话都是一阵阵尴尬的沉默,我们在电话里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实在找不出话来说。

程岩傅只会对我说些,多吃饭多穿衣服学习别太辛苦注意身体之类的话,最后会说,小鹿我往卡里打了两千块钱,你要用就取,别不舍得花,女孩子对自己要大方一点……

其实我从上大学后就没用过他打在卡里的钱了,有奖学金,自己也打工挣生活费基本够用,现在我工作也有了,打算拿毕业证后把这大学四年里他打给我的钱全部还给他,到时候我就可以真正离开这个家了,再也不会生活在他们的阴影之下。

手机铃声响个不停,我磨蹭着,最后还是接了。程岩傅还是重复以前的老话,无非是把学习累不累改成了工作累不累,他在电话里不厌其烦地说着,我只嗯哦的回应他。最后听他说:“小鹿,你去东莞都快两个月了,爸爸工作忙,想去看看你又走不开……”

“我在这边挺好的,你不用来看我。”电话这头的我面无表情,将凤凰树叶子一片片扯了下来。

“小鹿啊,五一你们公司不是放假吗,你到时候回来玩两天,你小表弟那天过生日,你一定要回来哟!”电话里传来姑姑亲切的声音,原来姑姑和程岩傅在一起。

从小姑姑就对我很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没有妈妈的我,是在她的关爱下长大的,即便后来她嫁人了,还是很疼我,从小到大我也只听她的话,每次我出现让程岩傅头疼的问题,他都会找姑姑来做我思想工作。

我想了想,在电话里回决,“姑姑,小亮过生日我就不回去了,公司只放三天假,坐火车一来一去要很长时间的,等六月底我去学校拿了毕业证,顺路回金华看你们……”

“小鹿,你不用坐火车回来。”姑姑热情的打断我:“你姑父和他一个朋友过几天要去东莞,到时候你搭顺风车回来,要是不想搭车呢,我马上给你买机票,连返程的一块儿买,只要你人回来就好,姑姑和你爸都挺想你的……”

哎,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当然是没办法拒绝姑姑,而且她什么都安排得妥妥的了,我只好答应了。

星期一去上班,没见到许尹正,也许他又去深圳总部开会或是到H公司别的办事处吧,研发部的人本来就是很忙的,有时被调到海外去工作也是常有的。

下午听她们闲聊,又讲起许尹正和韩娜娜,以前也八卦过他们俩人,不过都是许尹正如何帅气如何在工作上叱咤风云,那流露出的崇拜眼神就像是许尹正的小迷妹一样,讲韩娜娜无非是讲她的性感漂亮和她的后台硬等等。

本来我平时也不怎么听她们的八卦,只是今天她们讲得内容和以前不一样,原来以前就在深圳总部工作,东莞这边建分部时才调过来的许尹正,和性感漂亮的韩娜娜本来就是情侣,怪不得韩娜娜老是出现在这边分公司。

消息一出,听见好几个女孩心碎的叹息声:唉,男神没了,原来他早就被韩娜娜这款性感尤物给收割了。

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表格,专心的核对着数据,不去理会她们说的话,在心里对自己说,程小鹿,没关系的,你来这里是为了工作的,你和他没什么,就只是同事而已。

月底放假那天傍晚,我在宿舍等姑父来接我,胖芸晚上不用加班,她陪着我一起等。她和薛向宇五一只有两天假,他们打算去深圳玩,胖芸按耐不住兴奋,向我透露准备对她男神告白啦,自从她承认暗恋薛向宇后,她就在我面前把薛向宇尊称为男神了。

其实薛向宇是想去广州长隆欢乐世界的,但胖芸坚持要去深圳小梅沙海边玩,按她的意思是,在碧海蓝天这样浪漫的旖旎风光下,薛向宇更容易“意乱情迷”之,而拜倒在她的比基尼下。

胖芸羞红着脸将她的“阴谋”对我合盘托出,却再次试探问我,“你真的不考虑薛向宇一下了吗?其实他真的挺好的,都肯为你了你去倒插门……”

我白她一眼,心想这丫头明明喜欢薛向宇喜欢得要死,却还在撮合别人,于是我拉着她的手诚恳地说:“胖芸,你和薛向宇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知道你对我还有薛向宇都特别好,我们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幸福,但我更希望你也能够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薛向宇本来就是你的,别人抢不走,你不用管我,你去争取就好……”

“小鹿,你真好。”胖芸抱着我快哭了,你是我情敌,可我却一点都不讨厌你,呜呜……”

“好了,胖芸,你的鼻涕蹭我肩膀上了……”

姑父的车晚上七点多钟才到达H公司附近,放假时后门口很拥挤,我让姑父把车停在公司前面大门口等我。

因为避开薛向宇送我,便让胖芸去找薛向宇去上网,在保安室门口,碰到许尹正从外面进来,看我手里拎着旅行包,“程小鹿,你去哪儿?”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7)回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